•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article></track>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两张符箓
        雾气成团状,在张千的身体周围四散而开。

         呈白灰色,和普通的雾气没有丝毫的差别,

         可是这雾气却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加深颜色,慢慢的张千用肉眼都已经有些看不真切。

         “这玉简里面说,这雾气可以隔绝神识和视觉探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张千看着那一团慢慢弥漫到整个屋子的雾气慢慢揉了揉眉心。

         旋即用神识向前查看了一番。

         可是神识看到居然也是一团迷蒙,根本看不清雾气中心的样子。

         “是真的?”

         张千脸上的意外之色一闪而过,他倒是没想到这雾气居然厉害到这种程度,居然连神识也查探不得。

         想着张千随便拿起一物扔向了雾气的中心,然后又试探了一遍。

         还是灰蒙蒙的,根本就看不清雾气的中心有着神秘东西。

         而后张千心神一动,又将神识放到基础阵盘之中。

         只见一丝丝的细线在他的眼中丝毫必现,而雾气在他的眼中也变了样子。

         变得有些发淡和透明,再也没有了一开始那般浓郁。

         “只有自己才能看见么,这个倒是极好”张千微微笑了笑,这迷字阵简直好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

         如今他有了这雾气,也就是说可以再雾气里面肆无忌惮的使用武器,而外人根本看到,这不是量身定做的是什么。

         “不过……这一阶迷阵说只能防止筑基期以下的神识,只有到了二阶迷阵才可以防止筑基期的神识探查”

         张千想着微微皱了皱眉,就连最为简单的一阶迷阵他也是费尽了好多周章,失败了许多次,才侥幸成功,那么二阶迷阵的构架得难成什么样?

         而且这东西不是说自己坚持就可以的,天赋,神识强度,在加上那一丝运气,才有可能成功。

         所以说张千在不到一晚上的时间就通了一阶迷阵,可以说是走了狗屎运。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张千发现那细线有了一丝不稳,开始颤抖了起来。

         “怎么回事,嘶!”

         张千刚想探查一番,结果马上头疼欲裂。

         而那细丝线也在张千的头疼之时开始了溃散,就像是坚持没多久的水线,开始了崩溃。

         “这么一会,我的神识就完全使用没了?”

         张千知道这是神识使用过度的反噬,急忙的将有些发淡的阵盘收回了脑海之中。

         “这维持一阶迷阵的神识,可以说是用恐怖二字来形容!”

         张千稍微休息了一会,勉强大起了一丝精神,查看起了,脑海中的神识。

         只见那一开始如水洼般的神识,只剩下了一层浅浅的底。

         不过还好,那株神秘的小树,一直在反哺神识,如果不是这小树,张千估计,自己可能又晕过去了。

         “嗯,从一开始摆出一阶迷阵,到现在,大约过去了100息的时间,也就是说……”

         “我必须在这100息之内解决对手么,否则的话,就有可能暴露我自己”

         张千开始了深思,过了一会好像是想通了什么,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

         “100息的时间对我而言,已经足够,这样一来终于不用把别人打晕了”

         张千如释重负的笑了笑,想起了那时被自己打昏的青柔雨那一刻脸上的惊讶和迷茫,和灵儿的不知所措的样子。

         “但是这100息的时间,说快也快,自己必须合理的规划一下,否则身份一旦暴露,不知道在清穆宗会引发什么变故”

         “虽然说清穆宗和我没有什么大的仇怨,不过一切以小心为上”想着张千自顾自的点了点头。

         那么就剩最后两件事情了,那就是大清希音和那个小鼎。

         大清希音么,先不用理会,因为自从张千那日得到它以来,除了第一次的时候让自己的神识壮大了数分,就没有了什么变化,无论自己怎么修炼,都感觉像是隔着一层薄膜一样,没有丝毫变化。

         张千推测可能是自己的修为没到的原因,毕竟神识类的功法,都是在筑基之后才能修炼的。

         那么就剩下那个神奇的小鼎了。

         不知道是不是那日自己的方法不对还是什么,小鼎一直没有什么变化。

         想着张千手心一翻将小鼎拿了出来。

         三足小鼎,呈现的是漆黑的颜色,上面有着模糊的花纹,像是被什么东西磨过了一般。

         “那日看着那大汉居然用它发出了电光,究竟是如何用的呢”

         张千看着小鼎一阵发呆,思来想去,还是灌注了一丝那淡青色的法力进去。

         没有反应……。

         那么试试神识?

         于是张千又挤出一小丝神识,向着小鼎而去。

         这次小鼎终于有了变化,只见小鼎的表面电光一闪,变得发亮起来。

         细小的电光在小鼎的表面开始了迸射,还分出许多的细茬,就好像是闪电一般。

         不过显然这闪电比起那真正的闪电无论大小还是威力都差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不过这样也足够让张千满足了。

         因为雷的特殊麻痹属性和强大的破坏力,导致了雷灵根的修真弟子,无一不是宗门的天才之流。

         张千这里所指的天才可不是单纯的修炼速度快,而是那种真正有实力的天才。

         “不过……”

         这小鼎好像只能这样使用,连炼化成为自己的法器都做不到么?

         想着张千又加大了一丝神识,将小鼎浮起,使得上面的电光在猛烈数分,然后猛地向地面砸去。

         “轰”

         一个焦黑的大坑出现在了地面,大坑周围还有着许多的细小电光来不及散去。

         “这威力,根本就不下于高级法器了”张千看着地下的焦黑大坑目瞪口呆。

         那自己完全就可以将它当做法器使用,就是要小心一些,免得被别人抢到。

         因为这小鼎不能炼化,所以比张千强大的神识,恐怕轻易的就能将这小鼎抢走。

         张千思来想去,下定了主意,这小鼎自己不能炼化之前,一定要小心的使用,毕竟这可是自己唯一的法器。

         “咦,怎么头又疼了”

         谁知张千刚刚想到这里,头部就又传来了一阵头疼。

         “糟糕,忘记了。这小鼎也是用神识催动的!”

         张千一脸无奈,这简直是两个吸食自己神识的怪物。

         “一定要小心,不要被吸成了白痴才好”

         张千一脸生无可恋的神情,本来自己有了奇遇和小树,神识已经比同阶的强出太多,可以说张千现在炼气六层,而神识都相当于炼气八层的存在了,可是对于一阶迷阵和这个小鼎,却只能堪堪使用,这样的结果真是让人郁闷无比。

         “嗖”

         就在张千郁闷无比的时候,这时候突然从窗外飞来一个符箓。

         张千接过符箓微微意外,谁会在这么晚的时候找自己?

         抬头一看天色居然已经大亮,轻笑一声,打开了符箓。

         是灵儿那温软空灵的声音。

         “张千师兄,门派大比,明天就要开始了,张千师兄一定要参加哦”

         声音软软麻麻,张千仿佛能看见,灵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红的模样。

         “门派大比?自己哪有时间去参加这个东西”张千笑着摇了摇头,刚想拒绝,结果又从门外传来了一个符箓。

         “顾辰?他给我传信干什么?”张千看着符箓,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张千师弟,宗门大比与今日开始,师兄已经帮你报名,不用担心”

         声音淡淡,可是却让张千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张千抬头看了看剑锋的方向,仿佛看到了此时顾辰的揶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