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清水初现
        语气淡淡,却如惊雷炸起,让在场的人都是一阵寂静。

         这个说出此话的青年,此时手掌正微微前伸,嘴角含笑的站立在那满是狼藉:的擂台上。

         那犹如清水般舒爽的细小威压,也淡淡从此人的身上弥漫而开,让在场的人都是微微的肃穆。

         细雨将阴霾荡尽,使得青年的身影也变得异常挺拔,那刚才犹如雷霆般的手段,此时深深的刻在了外门弟子的心中。

         不过在短暂的寂静之后,随着在场众弟子的醒悟,各种惊疑声也传了出来。

         “这人是?”

         “不知道,没见过啊”

         “就凭这小子,就想英雄救美,恐怕没那个资格吧?”

         “是啊,现在什么狗东西,都敢上来叫唤两声”

         “看不清人家是炼气六层么?他是狗东西,那咱们是什么?”

         “什么!炼气六层?这……真的是外门弟子?”

         各种议论声,使得所有人都看向了张千,不过那越看越陌生的身影,却使得场内的气氛越发浓烈和沸腾,导致众人眼中的好奇不减反增。

         而这细小的议论之声,也从阶梯之上传到了灵儿的耳朵里,使得灵儿的睫毛微微颤抖美目也随之张开。

         “又是你么,我就知道”

         看的那熟悉的身影和自己心中的身影重叠,细小的呢喃声音也从灵儿那有些苍白的俏脸上吐了出来。

         而后那娇美的小脸袋又猛地挂上欣喜,不过这欣喜却是掺杂着那少许的泪珠在内。

         泪珠开始点点滴落,水雾也开始在自己的眼中集结,灵儿见状急忙用纤细的玉指胡乱的抹了抹。不是怕自己哭,而是怕水雾遮挡了自己眼前的身影。

         “你这丫头,不是和你说了,打不过就认输,挣那些没用的干什么”

         此时淡淡的笑骂声音从张千的嘴里说出,而张千也是一脸笑意的回过了头,眼中有着淡淡的感动划过,好久没有人对自己这样了啊,上次是多久的事情了?

         “啊……我……我……知道了”

         灵儿看的那熟悉的面容和语气,脸色微红,只有鬼才知道她刚才想了什么,而过了一会之后,灵儿发现张千还在面色奇怪的望着自己,这才急忙想起自己刚才都没有应声回答。所以惊慌失措犹如小兔子一般赶紧回答。

         “好了,去一旁休息把,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好了”

         张千笑着吩咐了一句,而后就转过了身。

         “嗯……”

         细小的应答声从灵儿的嘴中传出,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灵儿听得此话之后却展颜一笑。

         那淡如青莲的纯洁笑容此时在少女的脸上绽放,使得在场的众人都是微微一愣,眼中闪过惊艳之色。

         “让你的狗主人滚出来,你没听见么?”

         看的灵儿走了下去,张千的目光开始突兀变得寒冷,那寒冷之下隐藏这令人心悸的冷冽和淡漠,让对面那人都有了小许畏惧之意。

         那人眼角偷偷的瞄过杨鸿的身影,看到杨鸿那一动不动的面色之后,他的心猛的一颤,而后笑容狰狞了起来。

         “大言不惭,就凭你也配?”

         “配不配,恐怕一会你就知道了”依旧是淡淡的平淡声音,可是这声音之内有着绝对的自信。

         那人听得张千的话依旧如此强硬,猛地想到了那神秘的破解了自己功法的一击,心里闪过迷惑之意。

         不过这迷惑之意马上就被自己所推翻,继而变成了一股凶残。

         “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那人依旧狞笑道。

         同时伴随着那人的话音落下,那人猛地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瞬间一股阴风开始了弥漫,法力开始在那人的身上涌出,顷刻爬满了身体表面。

         一股炼气六层的气势也在那人身上流露而出,而且看这气势,这人分明是晋升到炼气六层已久!

         然而这还不是停止,只见在这之后,那人的法力开始逐渐浓郁,不一会那弥漫在身体表面的法力竟然变成了黑色。

         黑色的法力使得那阴风也变得漆黑如墨,与此同时一股冰冷阴寒之意也从那人身上传了出来。

         “阴灵功?”

         在远处见到这一幕的白化目光微微一愣,而后变得恍然大悟,他说怎么看着有些不对劲,原来是修炼了阴灵功。

         “阴山老人,你这徒弟什么时候收的,我可是一点都不知情啊”

         识破了那人跟脚,白化也就不客气起来,向这身旁的阴山老人开始了盘问。

         其实宗内那隐晦的规矩他多少还是明白一些,可是这样肆无忌惮的使用,却是有些过分了。

         要知道这阴灵功,可也是算上是这清穆宗数得上的功法,其中蕴含的秘术和功法带来的浑厚法力,根本就不是那功法阁中的功法能比的。

         “呵呵,白谷主莫怪,这个小老儿一时手痒,莫怪莫怪”

         阴山老人听得白谷主的质问之声,那老脸也是变得有些不太好看,随后浑浊的老眼转了转,一番说辞就从口中脱口而出。

         然后也在心中暗骂,这个不知来路的臭小子是从哪里出来的,竟然将我教厉儿的阴灵功都逼了出来?

         “哼,装模作样”

         然而就在老者将心思放在张千的身影之上的时候,一声冷哼突然又传了出来,只见千觉此时满脸寒霜,脸上嘲讽的神色明晃晃的挂在脸上。

         “哈哈,千谷主也莫怪,这个我担保下次不会再提前收徒了,还望你在宗主和五峰首座那里美言几句”

         看到千觉脸上的表情,阴山老人心里也是暗骂,这个臭寡妇怎么一老来坏自己的事?

         “我可没有这么大面子,你提前收徒,那是不是我也可以提前收徒呢,白谷主?”

         谁知千觉根本没理会阴山老人,只是红唇轻启,那一番话向炮弹般向白化问了过去。

         “这……”

         白化一下子犯了难,他是想着大家和和气气的,毕竟清穆宗的处境不是太好,可是,……“唉”,白化叹了叹气。

         “千谷主,这山老也是一时爱才心切嘛,我等就不要追究了”

         这时那五谷主看的这几人的反应,连忙出来打哈哈。

         “是啊,千谷主,这事就算了如何,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一个徒弟,你看是不是?”

         五谷主的话一出,剩余的几个谷主也开始附和。

         “是啊千谷主,我等与天挣命之人,之乎者也,……”

         听到众人的话,白化微微放了放心,随后试探的问了千觉一句。

         “这……大家都这么说,千谷主,你看?”

         “哼”

         千觉那绝色的脸闻言冷哼一声,随后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刚要说话,却是被现场的嘈杂打断。

         “这是?清水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