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八章 阴灵入体
        “清水诀?”

         千觉听得这杂乱的惊呼声,心里一荡,旋即想起了那部在功法阁吃灰的功法,自己在很多年前的时候,也曾对那门功法起过心思,不过还是没有下定决心。

         难道眼下有人修习了那部功法么?

         是张千么?

         千觉想着向张千望去。

         一袭外门弟子的普通衣袍,挺拔消瘦的身材,正在擂台上站立。

         此时的张千没有丝毫有着面对着阴灵功这种功法而有所畏惧,反而眼睛显得格外明亮。

         只见那淡淡的半透明青色的法力在张千的身上覆盖,那温润舒适的感觉,和阴灵功泾渭分明,使得擂台好似变成了两个颜色一般。

         左边清澈如水,右面漆黑如墨。好似形成了两个极端。

         “还真是清水诀”千觉看到这一幕直接面色奇怪了起来,杏眸睁大,久久不能言语。

         “真是修炼了清水诀啊”白化也罕见的扁了扁嘴,也没有说什么话。

         而阴山老人则面目微寒,讥笑说道“现在的门内弟子,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清水诀这鸡肋的功法也敢修炼,也就是宗门大比,否则恐怕在外面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是啊,看这样的法力威压,还真的和传闻类似,这小子估计是前二层的水准”旁边的四谷主也一脸惋惜的摇头。

         “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轻重”五谷谷主接着也对这张千下定了死刑。

         其实它们都知道,张千这炼气六层的实力,在外门弟子之中已经是属于不错,不过他确是选择了清水诀这门功法,谁人都知道这门功法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修炼速度快,那张千的动机就显而易见了,这不是急于求成是什么?

         要知道在修真界急于求成是大忌,所以它们认为张千不会有太大的成就了,因为功法可以费些时间重修,但是道心却是谁都帮不了你。

         再看张千此时的模样,虽然眼下看上去和那阴灵功的小子旗鼓相当,可是时间一长,必定会因为法力不支而失败。

         张千也知道自己失败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对面的阴风变成了黑色之后,他的压力是最明显的。

         那漆黑如墨的黑风肆虐在他的耳边,居然有种让他心神不宁之感,再加上对面那法力之中那强横的威压,双管齐下,他此时也知道,自己碰上了硬茬。

         他现在才知道,对面这个小子刚才在对付灵儿的时候,根本就没用出全力!

         不过么,还好,根据他的推断,他的功法应该对那漆黑的阴风有着一些天生的克制之效,导致两人的差距拉近了些。

         那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速战速决!

         想着张千便动了!因为被动的防御,不是张千的作风,他一贯的习惯就是进攻。

         所以他左手先是掐了一个水球术,然后抛出,之后身形猛的一晃,直接一拳向着对面那小子轰去。

         拳劲猛烈,张千在此时已经用了全力,那如铁石般的拳头紧随在水球术之后,而后张千的眉毛微动,法力鱼贯而出,拳头开始在半途中就亮起了浓郁的青光,青光弥漫间拳头投出一个巨大的拳影,猛地冲着对面轰击了过去。

         “我没看错吧,居然还用水球术,这人是从宗门哪个山头出来的老弟子么?”

         “是啊,水球术,完了,还寻思能看上两场,没想到这刚交手就要败了”

         “咦,不对啊,这个水球术,我看对面怎么很吃力的样子?”这时有着惊异声传了过来。

         赵厉确实很吃力,那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水球术,不知道为何,居然让他的法力节节败退之感,他心中警兆大起,因为这感觉和一开始张千出手时一样,不过好在他的法力精深,才能堪堪承受得住。

         只见赵厉先用团团的黑气将水球术包裹,然后在将其泯灭,而后他刚要施展功法中的秘术给张千好看的时候,却猛然发现,一个大拳印向着自己而来。

         “妈的,真无耻”赵厉暗骂一声,浑然忘记了刚才他用炼气六层欺压炼气五层的事情。

         但是他的反应也是不慢,只见她看着那巨大的拳印和闪烁着的青色光芒,直接一个快速闪身,而后侧面对着拳印一个拍掌拍了过去。

         按照常理,这拳印就会在他厚重的漆黑掌印之下溃散,可是他一掌拍下去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他这一生都不能忘记的一幕。

         拳印居然未动分毫!,这真是见了鬼了,以自己的实力,全力一掌拍下去,在同时运用阴灵功,一座小山丘都会眨眼无踪,而这区区拳印居然没消散?

         “这……这真是清水诀吗?”

         座椅上的弟子们自然也看见了这诡异的一幕,全都张大了嘴惊叹。

         这一切好像都突出了它们的认知,他们不是没有见过修炼清水诀的弟子,可是那个弟子的法力子啊修炼清水诀之后,就和普通的清水一般,淡淡的透明的,没有半分威力,而后那个人出门做任务,就没然后了。

         可是这次,这清水诀这是怎了?

         先把对面那漆黑如墨的浑厚法力逼的不稳定不说,还像一把坚韧的利剑一般,直直的插入了王厉的身前,而王厉还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难道他们是在假打么”这时一位弟子颤颤巍巍的说出了这句话。

         而这句话刚说出口的时候,这弟子旁的众人就像看待白痴一般看着这个弟子,因为这弟子说的不可能成立。

         在清穆宗之中,你想假打?,那么被查出之后,只有一个下场,那么就是被剥夺出宗门。

         再说了,看对面王厉那咬牙切齿的样子,这能是假打么?假打哪有这么逼真的?

         不说别人了,眼下就连张千都有些纳闷了,这真是自己发出的么?他可没想到是这种结果,张千的内心古怪之色一闪而过,而后猛然想到了什么。

         难道他这门功法,和刚才的阴风,是同源?而且这门功法比刚才的功法还要浓郁,或者是现在王厉使用的才是这门功法的真正模样?

         所以克制之力也变的很大?

         不得不说,张千的这个猜测已经无尽的接近了现实。

         王厉一开始用的功法确实是这个阴灵功的入门简化版,是阴灵老人怕他初学阴灵功,会被里面的阴晦之力伤到自己,所以为了循序渐进以便以后更好的掌握阴灵功,阴灵老人这才专门为他煞费了一番苦心想出了这么个法子。

         可是王厉这次却要哭了,往常无往不利的阴灵功,每次在用出来之后,那简直就是利器,杀手锏的存在,可是眼下居然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阶梯座椅之上周围弟子看他的眼神,那眼神就和看白痴一样,这才是他不能接受的!

         想着王厉内心哀嚎一声,努力的将要拍到自己的拳印打散,之后就猛的大喊一声,并且用手指努力点了点全身的各处穴道。

         一瞬间,所有的黑风都被他吸入了体内,而他也变的阴沉沉起来。

         “阴灵入体,张千,这次我看你还怎么克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