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选择
        “有修真者靠近?,这怎么可能”张千听得系统的提示,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不过探测仪是绝对不会有错的,张千这点非常坚信。

         “修真者靠近这里肯定不是自己,那么难道是王虎手中的孩子!难道又是以前的伎俩?,附近的仙门还在不停的寻找着能修仙的孩童么?”张千猛的将视线看向了王虎。

         隔着黄土块搭成的院墙,使得张千可以凭借自己的目力清楚的看到院子内的情景。

         王虎还在一脸幸福的抱着他那不大的孙儿,浑然不知道危险的到来。

         张千低头思量了一阵,咬了咬牙,一句话最终从心里问出。

         “检测靠近修真者等级”

         “当前修真者等级为炼气五层,”

         “五层么!”张千喃喃自语,脸色变得不太好看起来。

         因为五层是练气期的一个质变,五层就代表着踏入了练气的中期,无论是从力量,速度,还有法术的掌握和体内法力的浑厚程度,都不是他可以比的。

         别说是自己现在这个半吊子四层水准,就是真正的炼气四层,遇见五层也是抱头鼠窜的份。

         最主要的是,自己的,54式,对于练气五层的伤害甚微,系统给出的也是伤害判断也是练气一到四层。

         不过么……

         系统的话,不能全信……,张千幸亏知道这点,比如以前他用榴弹炮轰一个筑基期大能的时候,系统给出的判断是伤害在可攻范围之内。

         结果一炮下去,对方仅仅是受了点伤,那次就差一点他就去见阎王了,现在想起还心有余悸。

         因为对方的法力竟然比常人浑厚数倍,实力也远超同阶,是那种真正的天才之流。

         所以系统只能判断出一个修真者的表面实力,而不是真正的战斗力。

         这样的话,他的54式,如果能靠近对面一米之内的极短距离的话,同样能够造成巨大伤害。

         五层又怎么样?,不死也得脱层皮!

         想到这张千的目光变得阴狠起来,一句话在心里响起“帮我查到这个人的具体位置”

         “当前位置以确定”

         系统在心中答复的同时,一道地图在张千的眼中闪现而出。

         地图上面有着并不复杂的路线,并且上面还有一个红色的标识。

         张千知道,这就是那个人的具体位置,在度看了一眼王虎,快速向标识的位置跑了过去,甚至还用了一种加快速度的轻功身法,并且将体内的法力加持在其上。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那个人到来之前,截住他!

         他不能让数年之前的事情发生!

         无论那个人的目标是王虎手中的孩子,还是这个村子的人。

         既然他在这里,这样的事情,他就不会允许发生!

         张千的速度开始有意识的不断的在增快,马上的就到达了村口,但是张千却猛的一转向着旁边而去,同时在快速行走的过程中,故意的泄露了一丝法力的气息。

         “我就不信你会这么任凭我在你眼前跑过去!”张千此时故意露出一股非常急切的表情,快速奔跑着。

         终于在快速的不断奔跑之下,张千慢慢的靠近了那个修真者,那个人衣着长天宗的外门弟子衣袍,脸庞粗狂,神情阴狠,典型一副大汉的样子,此时正在不停的向着村子的方向跑去。

         张千看到那个人距离自己的位置越来越近,脸色的神情也变的不安起来,同时速度更加急切,同时还把头偏过了一边,好像不敢看这个大汉一般。

         “轰”

         两道身影的快速前进带动着两人身后的尘土快速对撞,就在下一瞬间两人擦肩而过。

         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那个人的目光向着张千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看到张千的脸上露出了一股不敢与其对视的神情,那人疑惑了一下,同时速度变的慢了起来。

         而张千变得有些害怕,速度又特意的加快了几分。

         “等一下!,这位道友怎么如此匆忙?”大汉看着张千的表情,顿时停下问道。

         张千好似没有听见一般,头也没回,速度更为加快。

         那位大汉看到张千这个样子,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漏出一抹阴笑,又再度大喊“道友可是遇见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在下愿意帮助一二!”

         几乎在大汉说话的同时,大汉也已经转头向着张千的位置疾驰而来。

         而张千好像更为惶恐,听见了大汉的声音,浑身假意的颤抖一下,也没回头,直接继续向前跑了过去。

         张千的这个样子落在大汉的眼中,使得大汉更为确定了心中的那个猜想,心中微微一喜,暗自加快了几分速度,脸上适当的表示出一丝真的很担心张千的神情,向张千靠近而去。

         两个人的快速奔跑,直接带起了这片土地的两道小型黄色风暴,声势浩大,骇人之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汉也距离张千的距离越来越近。

         这一点张千一点也不意外,练气五层,本就和四层有着很大差距,大汉追上自己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事情。

         感受了一下体内法力的剩余还有大约五成的样子,张千开始了慢慢准备。

         因为自己的法力还剩下五成许,那大汉的法力也不会剩下太多。

         就算练气五层的法力比四层浑厚许多,但是可别忘了那大汉来的时候也是跑着来的。

         所以只怕一会,这个大汉就要拦住自己了。

         果然就在张千刚刚想到这个问题,大汉猛地一个加速,直接停在了自己的身前,逼得张千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大汉的脸色露出一股气愤之意,神色冷酷,此时正在上下打量着张千。

         看的大汉的眼神直直的向自己扫来,张千的目光开始躲闪,不等大汉说话,张千一个躬身,双手抱拳就向大汉询问了起来。

         “这位道友,可是有事?”张千在说话的时候,低着头,面色急切,同时还有一丝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的样子。

         这时这位大汉已经打量完张千,看张千一身破破烂烂,顿时露出一个股轻蔑之意,尤其在看清了张千的修为真的只有练气四层的时候,那轻蔑更加明显的表现出来。

         “我看道友脸色急切,想着道友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事,本想着帮一帮道友,可是道友竟然无视与我,将我这样的放在身后,可是耍我?”大汉没有拱手,神色冷漠就这样居高临下的向其质问。

         “这个……这个实不相瞒,在下确实有要事在身,所以……”张千故意将语气颤抖了起来,并且再度向前躬了躬身子。

         看的张千的谦卑样子,大汉心里暗自冷笑,“我倒要看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大汉想着脸色故意露出一股好奇的样子,假装热心的询问道“道友遇到了什么要事,我乃是长天宗的弟子,我们两宗也算是同气连枝的正派,既然遇到了,我怎么也要帮上一帮才是”

         “也没什么大事,我再此谢过道友好意,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张千低头回应,说着咬了咬牙就要起身而走。

         “走?,道友,哪有得了宝物就要走的道理,既然我李某看见了,道友不拿出来分上一分,不合适吧?”大汉冷哼一声,直接拦在了张千的面前。

         张千闻言顿时大骇,脸上惊慌之色一闪而过,苦笑着说道“哪里有什么宝物,道友可能是看错了,看错了”

         大汉看的张千的这幅表情,心中更为笃定,也是在懒得在隐藏下去,嘴角开始阴狠起来说道“道友如若在不说实话,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话的同时练气五层的气势慢慢流露而出,开始压迫张千。

         俗话说炼气一层,隔层如隔山,这五层的修为,慢慢的压迫到了张千的身上,那压力可是真的实实在在的,让张千有一种浑身都没一座庞然大物压住了的感觉。

         过了一会,大汉看的张千不说话,左手摸向了身体左侧的储物袋,同时一句话在度脱口而出“道友别敬酒不成吃罚酒才是!”

         张千脸色露出不甘,踌躇了一会,嘴角漏出苦涩,慢慢说道。

         “我说了,道友可不可以不杀我?”

         听得这服软式的话语,大汉心中大喜,自己刚才果然没有猜错,假装露出真诚回应道“我怎么会杀道友,虽然我比道友修为高出一层,可是我长天宗怎么也说是长天州的第一大宗门,怎么会作出如此之事。道友尽管放心说才是”

         张千在痛苦的思虑了一阵,小心的看了看四周说道“刚才那个村子……,以前出过道法高深的前辈道友可知道此事?”

         大汉听得张千的话顿时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是知晓的,清穆宗不正有个霜仙子,是出自这个村子,而且不瞒道友,我来此就是为了寻找有灵根的孩童,好交了我宗田长老的任务”

         “田长老?霜仙子?”张千心里一阵疑惑。

         “霜仙子!,出自这个村子,难道是三儿?”张千心里好像想到了什么,竟然不在言语起来。

         “道友?”看的张千居然不再说话,大汉顿时大急。

         听得大汉的声音,张千心里一惊,目光变得清明起来“不可能了,这么多年了,一甲子的时间都过去了,不知道有多少名字带霜的孩童才是”

         “是这样的,我刚才是为了宗门长老的任务,来调查那个人的事情!”张千缓了缓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个人?”大汗的脸色漏出疑惑。

         大汉捂头想了一会,身体居然颤抖起来。

         “你是说蘑菇?”大汉担惊受怕的咽了口吐沫,想起了一个传说,慢慢小心问道。

         “嘘!,正是他!,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隔了这么久宗门会让我来调查这个事情”张千露出嘘的手势缓缓说道。

         同时在心底暗笑“什么蘑菇,那个就是自己,看来隔了这么久,还有人记得自己的凶名,没想到以前那个最后的蘑菇给它们的震撼如此之大”

         “难道……难道道友找到了,那种惊人至极的蘑菇术法?”大汉看的张千的表情,心里一阵忐忑,天啊,那……那可是蘑菇术法!

         “没有直接找到,不过……”张千看见已经把大汉的胃口吊了起来,话说到了一半不在言语。

         “不过什么?”大汉心中此时犹如一万个蚂蚁爬过,痒得不行,同时一股巨大的贪婪之意流露而出。

         “不过也快找到了,你看这个!,而且那人的邻居还说,答案就在这附近的清风山上的一个位置”说着张千把54式的弹夹拿出。

         大汉疑惑,看了一眼那个造型奇特的弹夹,过了好像想到了什么,脑海巨震,“这个难道是?”

         张千甚至都不在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大汉心里顿时一阵翻江倒海,这等惊人的法术,眼下居然有了线索,还是在这么个臭小子这里发现的,如果…如果自己能得到那种法术的话……。

         想到这大汉的心中顿时热切起来,思量了一阵,脸色露出阴狠“那个人还活着么?”

         张千假装没有看到大汉脸上的阴狠之意,下意识说道“那个人当然已经被我杀了”

         “这样啊”大汉自己喃喃,脸上一阵失落,旋即眼神炙热的马上看向了张千。

         “你知道那个位置对不对?,带我去!”大汉直接上去一步对着张千说道。

         “我知道啊,不过我为什么带你去?,我已经把事情告诉你了,你现在应该放我走了”张千一脸不耐。

         “哼,蠢货,你如果不说这件事,我或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不过你现在没有别人选择了,带我去,或者死”大汉露出嘲讽的笑容,心里也在暗想“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人,想必以前没出过宗门才是,真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你……你居然骗我?”张千的脸色露出痛苦和害怕的神色。

         “少他妈废话,赶紧带路,要不老子在这就结果了你”大汉直接把手伸进了储物袋,盯着张千狠狠的说道。

         “别害怕,等到了地方,我会放了你,杀了你对我也没什么好处,是不是?”大汉看的吓住了张千,又开始徐徐善诱的继续说道。

         “这……好吧”张千剧烈的挣扎了一阵,目光看了看那大汉伸在储物袋中的左手,答应了下来。

         “嘿嘿,这样才对,小兄弟,你带路,我在后面跟着就行,我答应你一定不杀你”大汉一顿阴笑,冲张千挪了挪头。

         张千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向着清风山的方向走去。

         然而张千的嘴角在大汉看不到的位置却划上一抹笑容。

         那笑容乍一看像不远村子孩童的天真笑容一般,只有仔细看去才能看到,那天真之下隐藏的阴狠和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