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清风山上有蔓根
        清风山上有蔓根,蔓根攀折如龙身。

         清风山是长天州西境的一座大山,大山一望无边,常年山雾缭绕,每到月圆之夜星辰满布之时,山体根部就会发出奇异的泊泊荧光,荧光有时忽闪忽灭,犹如沉睡呼吸般的巨兽。

         最为奇异的是,清风山每年在不固定的日子之中会引得亿万星光垂下,到那时整个山体都宛如披上了一件乳白色的外衣,威严而神秘莫测。

         刚开始,附近以清穆宗为首的修仙门派,都以为远故神物出世,遂派门下弟子纷纷前来探查,可是竟然一无所获,整个清风山竟然没有丝毫异常,就是一座普通的凡山。

         最后甚至有一位修为高深的卓绝前辈亲自探寻,在这足足浪费了三年的时光,将清风山所有的花草树木都仔仔细细的观看了一遍,也没有所谓的远古神物和天材地宝的一丝痕迹。

         于是这名前辈一怒之下仰天长啸,凭借御剑之术,在中间将整个山体挖空,一口气挖到了地下五千丈之下,最后留下一句自古奇物有缘者居之的话,垂足叹息的离去,此事在长天州西境还掀起不小的风波,当然那名前辈也被冠上了“不正常的”的帽子直至如今。

         光阴查查,时光如水,眨眼间此事就过去了四五十年之久。

         凡人时节谷雨前后,清风山却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

         ……

         “嗡嗡”

         细小的声音徒然在空荡的巨坑中响起,仿佛吞噬人的巨大蜂类猛兽一般。

         冷风呼啸,攀爬在巨坑中央的张千蓦然吓出一身冷汗,他转身谨慎的看了看四周,四周空无一物,除了漆黑如墨的山石和盘旋的呜咽风声,什么都没有。

         “奇怪。刚才明明听见声音”

         张千嘟囔了一句,腾出的手指捻动掐个了印决,顿时在整片巨坑中部亮起一团约两尺宽的火光,火光瞬间照亮了四周,像是在夜空中点亮了一颗最亮的星星般夺目,可是仅仅持续了不到半刻钟,火光就泯灭。

         “唉,第三个火球术了,也不知道这次的法力能不能支撑我在下去一点,早知道还不如去威胁那个县令夫人,让她在伺候本仙长一番”

         想着张千叹息了一声,脸上布满不甘之色,旋即又在身旁的破烂布袋中拿出一颗泥黄色的丹药,思虑了一会,慢慢将丹药吞下。

         在丹药吞下之后不久,一股淡淡的热力在丹田之中慢慢升腾而去,同时法力也充盈起来,疲惫好像都随着这丹药冲淡了不少。

         “这次我一定要得到神物,突破这该死的炼气三层,然后把县令的千金抢过来,玩弄一番,看看她女儿和她有什么不一样”张千的脸上仿佛做白日梦般,浮现一股淫荡的笑容,再度凭借着薄弱的目力向下爬去。

         冷风依旧呼啸,但是仿佛比往日更加急促,那“嗡嗡”声也时不时响起,让张千更确定了神物将要出世的可能,于是咬咬牙暗自加快了几分速度,向着坑底而去。

         十五天之后,在巨坑的底部,上面忽然落下了许多细小碎石,紧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从上面一跃而下,还不及到地面,就赶紧仔细的观看起来。

         地面坑坑洼洼,全是碎石和往日很多劈砍的剑痕,但是在时光和坑底冷风的磨灭之下,就连剑痕也模模糊糊起来。

         至于神物?,他张千连味道都没闻见,有的只是石头和泥土的气息。

         张千再看了一会直接坐到了地上,脸上浮现一股失望之色,骂骂咧咧起来“本仙长费了大劲积攒六年的回气丹,和从师弟那骗来的辟谷丹,都赔到姥姥家去了”

         这巨大的落差感和美梦破裂,让张千有些恼怒,在骂了一会之后,张千脸上徒然升起一股怒气“回去之后,我定要杀几个蝼蚁泄泄愤”说罢之后,再度看了一眼地面的碎石,转身准备离去。

         “系统启动中……”这在这时,细小不含感情的机械话语猛然响起。

         “什么人!”张千猛的回头,同时左手伸进了破布袋之中好像要拿出什么东西一般,眼神恐惧,紧紧的盯着四周。

         “何人故弄玄虚,何不出来一见!”张千见没人答话,大声给自己壮了壮胆。可是坑洞中只有他自己的回音,一层传向一层,倒是平添了几分鬼魅之感。

         “冰封保护机制将结束,倒计时五十秒”然而就在张千疑惑丛生之时,这仿佛凭空出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次的声音更为清晰,好像离张千更近!

         诡异而毛骨悚然的声音仿佛在张千的耳边响起,另张千直接一个哆嗦,吓摊在了地上!

         “只闻其声,未见其人,难道是哪个前辈在这里闭关?”

         想到这里张千心里蓦的一颤,如果他现在有后悔药,他恨不得倒出来全吃了。

         “仙长,小的是清穆宗外门弟子张千,无意叨扰仙长清修,请仙长绕我一命”说着对地面不停的磕头,眼神还不停的瞄着周围。

         “砰砰”磕头声不断响起,为了活下去,张千磕的特别的卖力。

         不过其右手却总是放在离布袋不远的地方,不知道想的是什么鬼主意。

         然而就在这时“轰隆”突然一声响起!

         好像张千确实把清修的仙长惹怒一般,地面开始震动起来,坑底的大风更加猛烈,坑道上的碎石也不断刮落,好像整个清风山就要坍塌了一样。

         同时巨大的轰鸣声在底下响起,并且越来越近,成片成片的石灰不停的在上面撒下,而坑底的中心位置快速的变得龟裂起来,那裂痕顺着中心的一物蔓延而开,看上去触目惊心,神鬼莫测!

         而且就在坑中那东西出现的时候,瞬间一道横扫天际的蓝色光线猛地在坑底中间部位垂直向上射出!

         顺着光束看过去,好像隐隐能看到巨坑的顶部一般,甚至那空气中裸漏的灰尘都在蓝色光束的扫荡之下无所遁形。

         不过张千却没有向上看去,因为他已经吓得直接呆在了那。

         因为发出蓝色光色的源头,居然是一口冰棺!

         准确的说也不是一个冰棺,可是上面却散发着白色的雾气,还有一些不知道的字符在不停的流动,冰棺两头还被黑色疑似玄铁的东西包裹,而且上面还有些一些细小的空洞。

         “难道是万年玄冰?”张千浑身颤抖心里猛地跳出这样一个想法。

         “可是看外表也不像,况且也没听说过玄冰上面还有字符流动”张千摇了摇头,同时身体不找痕迹的向前蹭了一块。

         然而他下一瞬间就为自己偷偷的举动而后悔不已,直接从地上跳起,左手掐了一个决,同时身体在瞬间爬到了巨坑的的坑壁上面。

         因为他看到里面居然出现了一个人!

         张千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

         岁数看上去也不大的样子,可是那只是这个人的脸,这个人的躯体都像经过了多少年的岁月一样,已经到了暮年的状态,上面的皱纹密密麻麻清晰可见。

         最恐怖的是这个人居然有着长长的白发!

         “老怪物!”张千咽了一口吐沫,他以前在和宗门的弟子瞎侃的时候,偶尔听到的传闻,老怪物就是这个样子。

         张千更不敢多呆了,但是下一瞬间他又停住了。

         他想到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这个人身上没有任何修为气息,是个凡人!

         因为凡人和修仙者他还是能分辨出的。

         更为主要的是,从一开始到最后,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他看到的。

         也就是说这都是从他的眼里出现的东西,这东西上面根本就没有修真气息的出现。

         就和凡人的东西一样,没有丝毫不同,要说不同之处也就是给他造成的视觉冲击强罢了。

         “难道是幻觉?”张千又摇了摇头。

         不过另一个想法伴随着他的摇头,在他的心里猛地发了芽。

         凡人!

         里面是一个凡人!

         这冰棺自己看不出是不是宝物,毕竟自己才练气三层,但是里面躺的确实是一个凡人,这点张千可以明确的肯定。

         “或者是一个死了的强者,那个只是他的遗蜕?”张千好像想到了什么。

         这种事在修仙界比比皆是,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么?

         想到这张千从那坑壁上面又跳了下来,甚至深深的剁了一脚。

         刻意的跺脚声传递的非常之快。

         “没有反应!”张千心里一喜。

         不过一切还是以谨慎为上!所以恭敬的声音在他的嘴中轻轻传出。

         “前辈?”

         “前辈?”

         同时伴随着声音的询问,张千也慢慢的向冰棺靠近。

         还是没有反应……

         张千心里一热,开始肆无忌惮的打量起来,这么大个冰棺,自己还看不透,“难道是法器之流的东西?”

         张千感觉自己的口水好像都流了出来。

         张千开始围绕着冰棺开始踱步观赏起来,想着自己拿着它大杀四方,让一大片小师妹倾心的样子。

         想着想着张千笑了出来,那笑声越来越大,透出一股张狂和坏人得逞的味道。

         “嗯?”忽然张千的眼神一凝,看向了冰棺里的人。

         “区区凡人,也敢窥伺本仙长的宝物,真是不知死活!”

         想着试探着用力,谁知竟然轻轻一推就将那冰棺盖推到了一旁,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不过张千没有在意,就是冰棺上面的字符,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圆形。

         “看来我就是那有缘人,你个蝼蚁之辈,还不给本仙长滚开!,别污了我的法宝!”

         说着心中运转功法,手指亮出薄弱的荧光,“这一掌以他区区凡人只身,恐怕要抓个大洞才是”

         不过就在手掌堪堪落下之际,冰棺中的人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双眼!

         那眼神透出一股沧桑和灰败之意,正在直直的盯着张千。

         张千感觉自己的脖子后猛的吹过一股凉气,竟然被棺中人的气势下的退了一步。

         “哼!你是何方蝼蚁,你这个法器,本仙长要了,还不快快滚开!”张千只是一会就缓过神来,对着冰棺中睁着眼睛那人冷喝出声。

         “哬哬”

         对方好像在回应他的话,不过那干枯的嗓子中居然传来了一阵像是两块铁片互划的声音,难听至极。

         “算了,管你是什么怪物,应该早点将你化为灰烬才是”张千听得这不像人发出的声音,皱了周围,缓缓出声。

         说着再度快速掐了个诀,一团火花只是片刻就浮现在他的手上,正当他想要将其发出之时,却发现冰棺中的人居然拿出了一个黑黑的向是茄子一样的东西对准了自己。

         这时那道最开始不像人的冰冷声音又再度响起。

         当前宿主遭遇危险……

         提示:当前武器库仅剩武器为,54式,口径为7.62毫米,采用自动方式采用枪管短后座式;闭锁方式采用枪管摆动式,保险装置为击锤保险。

         剩余子弹一发……。有效攻击50米,适应修仙者练气一层到四层不等。

         当前武器是否装备……

         “装备”沙哑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好像多久没有说话了一般,那声音在张千听来像是掺杂了沙子,让他听得非常不舒服。

         “哼!装神弄鬼”张千弯腰冲着冰棺吐了口吐沫。

         “砰”

         就在张千弯腰之际,一声巨响响彻天际,张千只觉的耳中忽然嗡嗡的好像失聪了一样,居然什么也听不见了。

         他急忙抬头找声音的源头,发现那个奇怪“茄子”样的东西顶端变成了红色,同时一个黑点迅速向自己飞来,那速度之快,自己根本躲不开的样子。

         张千顿时骇然,“这……什么法术!”。

         张千只来得急想这些,黑点就从他头上穿透而过。

         “果然是幻术,居然敢戏虐本仙长”张千冷哼出声,但是在出声的瞬间他发现头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留了下来,他下意识的一抹,居然是一片红白之物,之后便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

         他盯着冰棺人手中奇怪的东西,好像想到了什么,之后他就眼前一黑,栽倒了下去,再也没有声息。

         冰棺中人没有理会已经死了的张千,慢慢的坐了起来,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坑洞,苍老的眼神中露出浑浊和落寞之意,久久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