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赌博
        村子距离清风山不是特别远的距离,甚至用肉眼就可以看到那山上繁茂的绿荫和那高耸入云的山顶。

         山上芳草萋萋,眼下正是凡人的谷雨季节,正巧前几日下了雨,整个山都浮现出一种生机勃勃的状态。

         张千此时正在战战兢兢的带路,而大汉则贪婪着打量着四周,连一草一木都仔细的观察丝毫也不放过,仿佛那惊人至极的蘑菇法术就隐藏在那凡间的花草上面。

         此时二人已经到了山脚下,张千看了看四周,心底有一丝无奈闪过。

         “今天刚从这里爬出来,眼下还没到晚上,就又回来了”

         人生的机遇真是太过无常,张千摇了摇头。

         “小子,你摇什么头呢,这么久了还没到吗?”

         大汉看张千摇头,心底有一丝惊慌之意,原来在路上那大汉早就把那法术当做自己的囊中之物,眼下看的张千居然停在了山脚不在前行,只得愤恨出声。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真的一点也没错”

         张千仿佛是在回应大汉的相问,转头对着大汉说了这么一句。

         张千说话的语气淡淡,眼中的恐惧和惊慌居然全部消失不见,有的只是那恢复平淡的黑色眼瞳。

         黑色眼瞳深邃无底,仿佛能够看穿大汉的心,那其中的戏虐意味,像一把利剑一样,直直的插入了大汉的眼中。

         “什……什么意思”大汉被张千这突如其来的平静和眼神吓了一跳,不自主的向后挪了一步。

         这一刻大汉仿佛被那利剑眼光中隐藏的沧桑和怜悯所击中,浑然忘记了自己是练气五层的修为。

         “你是在耍我?”

         大汉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浑身颤抖着问出了这句话。

         张千不为所动,没有争辩,也没有说话。

         这种突如其来的美梦破裂,让大汉有点一时不能接受,尤其是,这个小子在他面前露出的这种目光,竟然让他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大汉的身体浑身颤抖的更为剧烈,牙齿紧咬,拳头也紧紧攥起,上面青筋暴起,显然大汉在这一刻已经暴怒!

         “我……”

         “要……”

         “你死!”

         声音几乎是咆哮着发出,那浑厚的嗓音也变的有些沙哑。并且其中蕴含着无数的杀气。

         这时大汉那练气五层的修为,随着大汉的咆哮声,也瞬间向四周猛烈的席卷而出!

         风沙渐起,那惊人的气势卷带着细小的风沙直接向张千的面部扑来,将张千的破旧清穆宗衣袍也吹得啪啪直响。

         张千下意识的掩面,并且用手挡住了那细小的沙砾,然后就在下一瞬间,张千直接猛的向后退了几步。

         因为张千看见大汉已经攥拳直接向他冲来!

         拳风浩荡,未到张千的身侧,就被张千闪躲而开,但是那快速的拳风却刮得张千脸生生的疼了起来。

         “不是一般的炼气五层么”

         张千的眼神眯起在心底说了一句,至于眯眼,这是张千以前的习惯。

         在以前张千有眼疾,想要集中注意的时候,总会眯起眼睛。

         “小子,躲得还挺快!”

         大汉一拳未中,有些意外的说了一句。

         大汉自己清楚,能够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躲开自己一拳的练气四层真的很少见。

         因为他不是普通的炼气五层,他那双拳中蕴含的力量,就连练气六层的存在见到了也赞叹不已。

         所以这个小子,足够让他重视起来!

         “那么速战速决吧”大汉对着张千狞笑了一声。

         说着大汉的双拳紧握,一股不同于刚才的气息开始在大汉的身上浮现而出,同时大汉的法力也疯狂的运转起来,那浑身四泄的狂乱法力,以大汉为中心,将其身周的小草,生生的吹成了一个梯形。

         “是因为功法么?”

         张千看的大汉如此惊人的气势,眼神凝重起来。

         张千不得不凝重,按照修真的说法,只有到达了五层才是真正的对于仙道一途初窥门径,因为五层就可以挑选适合自己的功法加以修炼。

         五层和四层最大的差别就是因为功法,因为那强大的功法在配合天地灵气形成的惊天战斗力,让张千一直心向往之,不过他以前一直不屑一顾,直到最后才明白其功法的重要性!

         “小子,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还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看的张千的表情,大汉的表情狰狞起来,不过好像还有那么一丝不甘心,所以又再度试探了一句。

         张千还是依旧摇头,但是却将左手慢慢的放在了储物袋之上。

         “妈的,真是找死!”

         看的张千的反应,大汉又骂了一句。

         只是这次大汉的话音刚落,其身体就如刚发射的炮弹一般,迅速的冲着张千的方向轰击而去。

         张千在这一瞬间就感觉好像自己是站在了一个发怒的狂牛的前面,那骇人的力量,甚至让他的白发向后垂直的飘起在了空中。

         大汉的力量很强,同时身影在刚才功法的加持之下,也快到了极致,模模糊糊居然看不真切。

         “该死,托大了么!”

         张千低头骂了一句,因为他意料到大汉的力量,却没有意料到他的速度!

         不过现在想这些已经是无用,张千看着越来越大的拳头强行定了定心神,瞬间就地一滚,堪堪的将其躲过。

         “嘶”

         刚刚在地上爬起,张千就感觉到了一股剧痛在胳膊的位置传来。

         张千下意识向胳膊看去,只见胳膊之上鲜血淋漓,一道长长的刮痕,泛着血肉,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

         原来在刚才的一瞬间,虽然大汉那刚烈的拳头虽然没有打中张千,但是那拳风也将张千的胳膊生生的刮了一个道深深的擦痕。

         “好险!”

         张千擦了擦汗,可是还没多想,张千就感觉到了一股炙热的温度传来,张千甚至都隐隐的闻到了自己头发烧焦的味道。

         张千连忙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巨大的火球,直接向自己冲来了过来,而且距离自己只有不到一丈的距离!

         火球的温度极高,火球所有经过之处,所有的小草迅速变得枯萎起来,就连远处的大树都变得开始发黑。

         可想而知,如果这个火球真的打中了张千,那么张千的下场恐怕都不如那些烧焦成灰的小草。

         张千咬了咬牙,那牙龈在张千的剧烈用力之下,都已经开始泛出血丝,眼睛也在张千的过度使用之下也一片通红,只不过那漆黑的瞳孔却变得越来越深邃。

         张千没有躲!

         因为张千知道,就算他躲开了这次,那接下来的攻击,绝对不是他能抵挡的!

         他要的就是现在!

         张千开始闭目,左手快速的掐诀,只是一会一团同样的火球,也在他的左手浮现而出,只不过这团火,无论是大小还是色泽都照大汉的差了不知凡几。

         可是张千没有在意,他只是看了看狞笑的大汉,用力将火球推了出去!

         一大一小的火球在空中猛然开始了对撞。

         “轰”

         一片耀眼的火光瞬间闪过,两团火光在此时真正的对撞在了一起,一大一小的火团,在空中开始了僵持,那恐怖的剧烈高温,直接将旁边的树木烧了起来,就连天空的白云都已经仿佛被烤的隐隐发黑。

         “哼,不知死活!”

         大汉看的这幅场景,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他不知道对面那个小子是如何想的,一个区区四层的存在,也和自己硬拼?

         更何况自己在五层之中也是实力突出之辈,所以在他看来,对面那个小子真是找死!

         依他所看,只怕下一个瞬间,那小子的火球就会涅灭,而那小子运气好的话,兴许能变成一堆发黑的骨头!

         “砰!砰!砰”

         就在大汉暗自高兴之际,三声惊天的巨响突然传来!

         声音低沉震耳欲聋,并且穿透力极强。

         远处的鸟雀在这一瞬间全部被惊吓而飞,大汉面前的空气好像都变的稀薄了好多。

         大汉有些恐惧,这声音凭空而来,仿佛死神的号角,让他有一种颤抖的感觉。

         未知的都是恐惧的,大汉有些害怕起来,不停的四下张望!

         “到底是什么声音?”

         大汉有些疑问,因为自己发出的法术,从来也没通过这种声响。

         突然!热风呼啸而至。

         大汉猛的转头看向了张千的方向,他看到了那一团大火,他也看到了那火光中的三个黑点。

         三个黑点前后冲着自己而来,身后带着长长的火尾,黑点呈一个锥子型,漂亮的像是一种灵蝶在飞舞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大汉居然一动不动起来,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三个螺旋而来的黑点,呆在了那里。

         三个黑点的具体形状,他看清了,那是一个明黄色的物体,前尖后圆,前窄后宽,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丽,像是一个精心雕琢的法器。

         高速旋转的的黑点,像极了宗中他垂涎的的仙子在蹁跹而舞,快速的向自己飞来。

         “原来你就是他”大汉知道自己躲不过去,冲着张千笑了笑,仰面栽倒。

         鲜血在大汉的头上慢慢的流了出来,三个小拇指粗细的洞,赫然在大汉的额头之上!

         “呼”

         这时张千也开始剧烈的喘着粗气,右手拿着54式,用力捂着左手手臂的受伤处,不停喘息。

         手臂伤的不严重,可是更多的是心中的疲累,今天如果有一块出错的地方,那么躺在这里的绝对是他!

         刚才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张千快速发出了火球术,同时几乎在瞬间,开了三枪,之后就快速向周围滚了过去,避免剩下的法术打到自己身上。

         因为火球的原因,大汉看不到他开枪,可是他也看不到大汉的具体位置!

         他就像是在赌博!

         他赌那个大汉不会离开!

         而眼下也终于赌赢了!

         躺着的张千看了看烧焦的四周,挣扎着起身榨干了那体内仅有的法力,将大汉的身体烧为灰烬,又拿起大汉的储物袋,向着那个山洞走了过去。

         身影踉跄,一种深深疲惫感,随之传来。

         张千刚到洞口,就一头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