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阵法基础篇?
        星辰遍布,撒下无数银色光辉。

         月光也不甘示弱,拼命的散发着莹白色的柔和光线,为这清冷的大地披上外衣。

         两者交织,恰好编制出了一个美丽而不枯燥的夜晚。

         清风山

         山洞入口处。

         “嘶”

         张千挣扎着起身,连忙捂着头部。

         头部的胀痛不断传来,一股一股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破他的脑海一样。

         少顷之后,张千放下那全是汗水的手,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显然头疼虽然还在持续,可是已经没有刚醒那般剧烈。

         张千抬头看了看自身的位置,苦笑一声。

         “就知道会昏迷”

         这次说来真的是在太过凶险,要不是他凭借着以前的战斗感觉拼命一搏,恐怕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毕竟那个长天宗的大汉,一身的怪力真是防不胜防。

         “刚刚苏醒归来,就碰上这么一个怪胎,真的不是个好事啊”

         张千叹了一声。

         而且就连一个小小的宗门外门弟子都知道了自己当年的存在,恐怕当年自己作的那些事留下的印象,比自己想的还要深。

         他自己以后也要更加注意,一定不能暴露身份。

         最主要的是,他以前凭借炮火无往不利,这次在苏醒而来,恐怕会有人迅速通过当年他的攻击方式,从而找出他的攻击手段。

         如果再像以前那样的话,他死都不知道怎么写,呃,不对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这样一来,加入宗门的事情,就更加急切了。

         如果一个科技怪人,你们能挡。

         那一个科技怪人,在加一个修仙狂魔呢?

         这两者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

         他相信,自己会让那些人再度颤抖,还是那种拿自己毫无办法的颤抖!

         想着张千握紧了双拳。

         “咕咕”

         此时肚子在此时好像在配合他的动作,恰好的响了起来。

         “伟大的梦想,总是需要填饱肚子再说么”

         张千捂着肚子自嘲的说了一句。

         又好像是在催促张千,张千话音刚落,一种深深的饥饿感,从身体不知道哪个地方,马上蔓延到了身体各处。

         无力,还是无力。

         张千漫无目的的四下寻找着可以吃的东西,因为那辟谷丹,已经被自己吃完了。

         “嗯?这个倒是忘记了”

         张千看到了放在自己身边的储物袋,这个储物袋上面没有补丁,是那个大汉的。

         “看看有什么好东西,辟谷丹肯定是有的”

         张千想着试探性往里面,输入一丝法力。

         半晌,没有任何反应,储物袋还是那个黑色的布袋子。

         “看来还是得用老办法”

         张千奸笑了一声。

         因为这是个练气五层的储物袋,所以张千打不开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他打不开,不代表系统打不开。

         这一点,他以前就想到了办法,那就是————。

         “系统,启动熔炼分支”

         “熔炼分支,已启动”

         张千看了看自己手上闪烁的泊泊蓝光,点了点头,将储物袋扫描而进。

         “当前储物袋,有阵法基础篇(残缺),辟谷丹二瓶,回气丹二瓶,养气丹一瓶,身份令牌一张,低级土盾符箓一张…………”

         “合计89点兑换值,是否熔炼”

         “这么多?”

         张千有点纳闷,这些东西以前自己都当垃圾熔炼,哪能熔炼这么多兑换值。

         “难道是这个阵法基础篇?”张千看着眼睛光幕中的一本破旧的玉简。

         玉简发黄,颜色也斑驳杂乱,一看就不是块好的玉简。

         既然不是好的玉简,那么兑换值这么高,肯定是阵法基础篇价值高。

         张千想着点了点了头,以前他也听说过阵法之道,不过那需要极高的天赋和一个重要条件。

         那就是——有钱!

         所以这两点把无数的人都生生的拦在了门槛之外。

         毕竟有钱还搞这个阵法干嘛,都用在了提高自己的修为之上。

         而且阵法之道,博大精深,玄奥复杂,不是时间短就可以初窥门径的。

         当然,阵法的威力和用处,也当得起他的门槛。

         不说别的,就张千用蘑菇炸的那个宗门,他在外面拿导弹轰了一天,就是让一个阵法给拦下了。

         害的他还得伪装成那个宗门弟子,才把蘑菇放了进去。

         “取消熔炼”想着张千在心底出声。

         “当前物品已全部取消熔炼,宿主可自行选择熔炼物品进行熔炼”

         听到这张千点了点头,嗯,系统还是那个乐于助人的系统,就这样帮自己把储物袋解开了。

         “嗯,这个,还有这个,熔炼掉”

         “当前物品以熔炼,当前宿主剩余兑换点20点”

         听得这声音,张千点了点头,果然么。

         自己留下了一瓶辟谷丹,一瓶回气和养气丹,还有那个阵法基础残篇。

         结果就熔炼出了20点兑换值。

         那么这个阵法残篇,看来价值在50到60兑换点左右。

         “先看看,实在不行在熔炼回去”

         想着张千把玉简放在了自己那个破烂的储物袋之中。由于没有熔炼成功,所以物品都被放在了刚才储物袋的位置。

         “20兑换值么,兑换什么好呢”

         张千盯在了光幕之上,一个一个的寻找着。

         光幕之上,种类繁多,有许多张千几千解锁的东西存在,不过那些东西都变成了灰色。

         灰色就代表着兑换值不够的意思,所以张千直接找发亮的东西就行了。

         “嗯?这个不是我现在正需要的么”

         眼神向着光幕最下一角一个闪烁着微光的东西看了过去。

         低级消音器

         低级消音器作用:当声波进入阻性消声器时,一部分声能在多孔材料的孔隙中摩擦而转化成热能耗散掉,使通过消声器的声波减弱?。

         兑换值20点

         “呃……”

         张千举棋不定了起来,自己的54式,用了3颗子弹,如果兑换消音的话,就不能补满子弹。

         而且兑换消音器的话,对于自己进入宗门是个大助力,毕竟那枪的声响太过骇人,容易让人猜疑到自己的身份。

         而使用消音器,完全就可以把这个弊端掩盖掉,虽然只是低级消音,不过在外门弟子中也够用了。

         “不兑换的话,一枪都发不出去,兑换的话,小心的话就可以打几枪”

         那么,兑换!

         “兑换成功,当前宿主剩余兑换点为0点”

         张千已经来不及在听系统说什么了,赶紧打量起眼前的消音器来。

         “低级的消音器完全和在地球上的一样,作用应该也差不多”

         张千仔细的端详了一番,满意的把枪拿出来,拧在了上面,然后放回了储物袋里。

         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大事了啊,那就是阵法!

         想着张千从地上把辟谷丹拿了过来。

         “先把饿肚子解决”

         因为阵法是玉简,会直接烙印在自己的脑海里,所以应该先保持好状态。

         自己这样没有多少法力,精神萎靡,还饿着肚子直接上的话,估计下场会颇为凄惨。

         张千在以前就出过这样的笑话。

         因为玉简这种东西都是筑基期的大能才能做的。

         是用强悍的神识,直接烙印在其上。

         一般的话分为两种。

         一种是当你放在头顶的时候,玉简直接会把东西灌输给你。

         另一种是玉简里面会有一种禁制,禁制会判断你有没有达到某种条件。

         达到了会灌输给你,不达到的话,就代表你没资格。

         所以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是必须的。

         张千想着,那土黄色的辟谷丹,也随之吃了下去。

         一会,那饥肠辘辘的感觉已然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的感觉。

         张千满意的伸了伸懒腰,对着空气打了几拳,开始盘膝打坐。

         月光越发皎洁,在张千打坐之后,洞口也安静起来。

         纱装的月光微微偏斜,慢慢的进入到了洞中,铺满了张千的脸庞,使之变的神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