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另一种重生
        清风山中部,一个巨大的山洞之内,有一个深及千丈的大坑,大坑一望不到底部,有附近好奇的村民往下丢了一块大巨石,不过好久却没有听到回音的传来,那人大惊失色,匆忙的跑回了村中。

         从此这个大坑就被附近的村民称为能够下达黄泉的道路,在附近的山村之中也留下了不少另人惊惧的各种故事版本,甚至有的时候能够夜止小孩啼哭。

         大坑的宽度约五丈左右,参差不齐,周围全是碎石。

         然而就在这一日,大坑中却有着异样的动静传来。

         声音悉悉索索,有点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往上爬一般,时不时的还传来距离的喘息声和叫骂声。

         突然,大坑的边缘位置,忽然上来一只手,那手细嫩修长,乍一看去像是一个女人手般白嫩。

         可是仔细观察,又感觉那手其实骨节粗壮手掌宽大,明显是一个男人的手。

         奇异的是,那手的主人在坑崖搭上一只手之后,忽然好久没有了什么动静,好像是在休息一般,过了好一会才慢腾腾的将另一只也搭在了坑崖之上。

         紧接着一顿急促的微小声随之传来,坑中的边缘猛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人影出来之后,连忙用双手挡住洞口的光线,并且直接就躺了下去。

         “居然爬了这么久,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无聊,竟做出如此之事!”

         这人自然就是张千,只见此时的张千衣衫褴褛,仿佛如乞丐一般,直直的躺在了山洞之内,一动不动,正在细小叫骂着。

         张千躺了一会才慢腾腾的起身,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勉强能看出的清穆宗外门弟子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浑身的物品,就直直的向洞口看去。

         洞口不算太大,和普通的山洞一样,甚至洞口外面的景色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就是有一片湛蓝色的天空和能看到的几颗小树。

         可张千却笑了起来,那笑声越来越大,有一种解脱,有一种希望,慢慢的甚至在张千的眼角露出一滴泪水。

         “终于出来了”张千贪婪的吸了一口空气,甚至顾不得打坐调息,就直接向外面跑去。

         洞口的视野极为开阔,在加上是在半山腰的位置,甚至可以看见极远的地方。

         只见近处的小草生意盎然,彼此依偎,层起彼伏,好像是因为前些天才下完雨的缘故,小草仿佛极为满足,正在努力的挺直腰身贪婪的吸取那和煦的阳光。

         而远处有几个规模极小的村落,此时正在冒着屡屡炊烟,小风拂过,炊烟变得微微弯腰好似在和微风鞠躬致意。

         至于更远处则就是一片湛蓝的天空,天空之上飘着几朵互相凝视的白云,好像是在赌气一般一动不动。

         张千看得这赏心悦目的一幕,身体慢慢踱步到前面的位置,仔仔细细的横扫了一周。

         之后又好像是随意又像是刻意的弯了弯腰,摸了摸脚下的小草头部。

         绒绒的草叶触感传来,张千表情开始变得极为满足。

         在观察了好一阵之后,张千才静下心神,在附近找了一颗大树,在大树之下静心的打坐起来。

         微风拂过,阳光倾撒,张千就这样过了大约半日的光景才慢慢起身。

         起身之后再度吃了一颗辟谷丹,等待那丹药发挥作用,那一丝饥饿感也随之而去。

         “功法有了一丝精进么”饥饿感消失之后,张千再度运转了几遍功法,感觉出其中的精进,有些高兴的低头自语。

         “不过,那回气丹也是用没了”原来这些日子,张千在下面为了熟悉自己的法术,不停的在攀爬的过程中释放那些小法术,导致回气丹在上来的前一天就已然用光。

         “估计那张千要是看到我这样用他的回气丹,恐怕活了也得被气死一遍”张千笑着摇了摇头把目光看向了远方。

         看了一会张千的目光露出怀念之意“也不知道,铁蛋和王家那丫头它们还有几个活在这世上”

         张千想着叹了叹气,就往那熟悉的村庄而去。

         既然活了过来,就去看一眼吧,也算断了自己的仙凡之恋。

         村庄不大,只是有少数的五十几户人,可是这村庄在这片清风山的土地之下,已经度过了一百个年头。

         一百个年头在强大修真者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可是在这片淳朴的村民身上却是沧海桑田。

         原来张千居住的村庄居然整体的向南移了一里的样子,让张千一阵唏嘘。

         而且以前张千的村口有一颗数人才能怀抱的大树,而现在这颗大树居然变成了村子的尾端。

         张千从远处看去,大树在岁月的流逝之下仿佛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好像更加充满生机。

         而且在此时的大树之下,坐着一个老头,老头在大树周围的石凳上坐着,披着一身灰色补丁的衣物,正在一口一口抽着那自己种植的烟草。

         “大伯,你知道王虎这个人吗?”张千走近用细小的声音询问。

         那老头闻言抬了抬头,满脸的皱纹一抖,眯着眼看了看张千,好久之后回道“王什么?”

         “王虎大伯,叫王虎!”张千笑着回道,同时加大了一丝音量。

         老头低头思量了一阵,又冲张千回道“什么虎?”说着还抽了一口旱烟。

         “王虎啊,大伯,叫王虎”张千有点郁闷,又加大了一丝音量。

         “昂,王虎啊,那个老不死在家抱孙子呢”老头好像才听明白,咳了咳烟枪,并指了指。

         张千心底一喜,同时又有点哀伤。

         快速谢过老者之后,向着老者指的方向往村子里走去。

         而在张千走了大约数十步,之后老者好像才听明白这位少年说的是什么,暗自嘟囔一句不用谢,又说了一句这孩子怎么头发这么白的话。

         张千闻言踉跄一下,苦笑一声,自己都快将近九十岁的人了,却被人称作孩子。

         “不过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啊”张千在心里想着,同时快步向王虎家走去。

         一个不大的小院子,院子里面有着一些粮食,和几颗小树,此时院子之内有一个老人正满心欢喜的抱着一个不大的小男孩不停摇晃着。

         被摇晃的小男孩咿呀咿呀的笑着,老者也一脸的幸福之意。

         老人的脸部非常苍老,上面有着许许多多的老人斑,眼睛也变得小了很多,不过张千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身份。

         自己小时候的玩伴,王虎!

         张千躲在外面看了许久,眼睛微微湿润,一甲子之后在见故人,没想到故人以老,这是何等萧索。

         修真,修真,到底什么是真。

         张千微微一叹,旋即眼神就坚毅起来,他一定要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修真。

         张千转身欲走,不想在打扰自己的这位故人,对他而言,见这一面就已足够!

         然而就在张千转身的时候,脑海里徒然传来了一个细小声音,逼他不得不停住脚步。

         “警告,有修真者快速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