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我就是张千
        杀猪般的叫声透过坑道层层传递而开,仿佛这深达五千丈的坑道之内真的有屠宰户杀猪一般。

         “该死,以前有麻醉药剂的时候,简直是给我挠痒痒”张千咬牙切齿的出声。

         此时他的脸庞在带上伪装面具之后,伪装面具已经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

         只见此时的面具向外发出白色的射线,正照耀在漆黑的坑道之中,光亮把坑道照的犹如白昼,同时“咔嚓”声也不断响起,仿佛在拆卸张千的脸部骨骼一般。

         在面具的顶部还有一道蓝色的光线,自下而上的不断扫描,并且面具上的花纹好像在拼凑一样在不停的变换着位置。

         “啪嗒”终于第一块面具的碎片已经掉到了地上,并且迅速变成了灰烬。

         如果在这时看去,那面具掉落之后露出的新下颌竟然和死去的“张千”的下颌部分一模一样。

         而在第一个面具碎片掉落之后,又紧接着有不断的面具掉在地上,不多时地面之上就多了一堆黑灰。

         很显然伪装面具的易容马上就要完成。

         就在这时,那细胞分裂液也开始发生作用。

         张千的浑身皮肤开始快速收紧并且掉落一些死皮。

         而死皮掉落的地方也有了新的皮肤出现,那皮肤在面具的白色光线照射下,宛如新生儿的皮肤一般,娇嫩白晢,极有光泽。

         如果要让修真界的女修看到这一幕,估计所以的女修都会惊为天人,不计一切代价的向张千讨要这细胞分裂液和面具,毕竟爱美貌似在哪个世界都是女性的专利。

         不过张千却没有想这些,他现在只是在想这痛苦的“宰猪”终于结束了,但是想到在一年之后他还要在进行一次这样的手段,他的身体瞬间有了一些细小的颤抖。

         “啪嗒”

         就在张千想这些无关要紧的事情的时候,伴随着最后一块面色碎片的掉落,伪装面具的作用也终于结束。

         慢慢看去,只见一张如“张千”一般无二的脸出现了这个坑道之内。

         甚至就连肤色和细微部分的皱纹都一般无二。

         张千满意的摸着自己的新“脸”时不时的点点头,伪装面具的手段,他还是信得过的。

         这样以来恐怕谁都会认为他是张千了。

         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细胞分裂液也结束了么,只不过……,这新生出的肌肤和小孩一般滑嫩,有一些不妥”这时张千皱了皱眉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恐怕要暴晒几天才是”张千嘟囔了一句。

         就这样女修们梦寐以求的肌肤,被张千审判了命运。

         满意的活动了一会,张千开始运转功法,在以前他就是一个有灵根的存在,不光如此,它们姐妹三人都有灵根,而且大哥和小妹的灵根还不错。

         只不过他的灵根是修真界公认的废材灵根,比起那张千来说都有些不如。

         传说中的最废柴灵根,“五行灵根”。

         要不他以前杀强敌夺宝无数,虽然没怎么用心,但是要是一般的灵根,也早就筑基。

         不过他却也不灰心,因为他在冰封自己之前,就听说了一门功法,可以再一定程度上提高灵根,只不过那功法被那个宗门当为镇宗之宝,不是那么轻易得到,恐怕也只有亲传弟子才能有机会一观。

         要说也是有缘,那个宗门恰恰就是张千的所在宗门。

         那么张千的目的就已经确定,他要成为那个宗门的亲传弟子!

         亲传弟子,说来简单,但能达到的无一不是修真界的妖孽,自己想到追赶上它们,在别人说来无意识痴人说梦。

         不过张千却不太担心,因为自己有系统的帮助,只要努力小心一些,用时间磨也能当上亲传弟子。

         不过这时间就恰恰是张千现在面临的最大困境和问题。

         张千的寿命只剩下了三年,因为透支了自己生命的原因,他的寿命只剩下了三年,虽然用细胞分裂液暂时将自己的身体状态恢复到了最佳,但那只是表象。

         简单的来说他现在是一个有着三年寿命的年轻人。

         所以他必须要抓紧一切时间来修炼,三年之内如果不筑基,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三年筑基听着好像是白日梦一般,但是张千没有选择,他只能拼命一博,在这条道路上披荆斩棘的砍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否则还谈什么复仇,谈什么问鼎大道。

         而且据他所知,那个女人可还活的好好的,如果这些年以来没有大意外的话,那个女人境界现在应该极为可怕,毕竟在当年来说她的修为进境的速度就让张千有些咋舌。

         不过当年他是抱着特别开心的态度,而现在,他感觉有一些恐惧。

         那个女人是最为了解自己的人,甚至就连自己的说话习惯,语气的大小,也摸得一清二楚,如果张千不作出极大的改变,即使他换了面容,但是恐怕在那个女人看见自己的一瞬间就会暴露。

         绝对没有别的可能!

         想到这张千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最为了解你的人,往往在打击你的时候也一击致命”

         他可不想出去就夭折在那个女人手上。

         仔细的思考了一阵之后,张千把这些计划都放在心里,等出去之后一个一个的实施。

         那么……“就剩最后一个问题了”

         那就是怎么出去……。

         张千抬头望了望一望无边的坑道,有些郁闷,谁闲得没事来这挖了一个大坑?

         这些修真者的心思有时候也真的太难懂了些。

         叹了口气张千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物品。

         初级回气丹三个,辟谷丹四个,“嗯……自己坚持一下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休息了一会之后,张千掐了一个不太稳定的水球术,将自己清洗干净。

         又蹩脚的捏了一个火球术,将地上的混迹烧为灰烬。

         做完这些事情的时候,张千已经浑身大汗,顾不得休息,他将浑身的东西整理一番,又将白发扎了起来。

         抬头再度打量了一下坑道,上面一片漆黑,好像是通往地狱的道路。

         不过张千知道那是通往出去的路,是新生的路。

         对他而言,这一段路不会轻松。

         不过等他再度出去,沐浴在阳光下的时候,到时候他要让这修真界颤抖!

         拿出一颗辟谷丹慢慢吃下。

         盘膝,打坐,努力的将自己恢复到最佳的状态。

         坑道随着他的无声息,也在度恢复了安静和黑暗,而且静的更加让人心悸,黑的更让人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