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外如雨一般柔美,可内却如三尺青芒般锋锐
        一袭青色衣裙此时上面却有了点点绽开的血迹,少女左肩染血,明显是受了不轻的伤。

         可是这丝毫不能影响这少女那美的惊心动魄的容貌。

         那笔直浑圆的玉腿此时正随着少女的后退,正不断的暴露在刺眼的阳光之下,那白晢的浑然天成的完美,在眼下这种处境看来也有一种让人赞叹的美丽。

         更不提那纤细的堪堪一握的柳腰,和那一抹似黑色锦缎的长发,也随风摇晃在这葱翠的林间,好像为这林间添加了一抹动人的青意。

         少女抿着嘴唇,那绝色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慌乱,只是一片平静,玉手轻抬,白玉般的长剑也随之抬起,再次对准了眼前三人。

         有风吹来,扬起了那少女骄傲的长发,将少女的态度也展示的一览无余,那犹如出尘般莲花的柔美,也在此时坚定了她的原则。

         “啧啧,还挺倔的,倒也是,柔柔弱弱的玩起来也没劲”

         那为首的大汉,看到少女的态度并不意外,毕竟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清穆宗天才弟子,青柔雨,如果她真的一两句话就被激怒,那才有鬼了。

         “不过,在等一会,你要为你此时的逞强付出一些你不想承受的代价”

         不过想是那样想,不过事情嘛,该怎么办,那大汉早有定计,想着那大汉眼神玩味的看着少女,言语淡然的在度添了一句。

         而张千在此时看到这里不禁有些奇怪,那三人看上去,言语轻浮,明面上是冲着青柔雨的美貌而去。

         不过那眼神之中却是一片清明和凝重,很明显,它们想要的是青柔雨的命,至于别的什么,可能也只是顺带一下罢了。

         而且三人虽说是对付一个女子,可是却三人围着,架势十分谨慎,一看就是那种常年在刀尖舔血的人。

         因为那淡淡的血腥气,好像弥漫到了张千的鼻间,让张千的汗毛都有些炸起,还有那若有若无的威压,好像比那不人不鬼的赵灵端还要强那么一点。

         要知道,那赵灵端最后可是炼气七层的存在!

         那么……,这几人的修为。

         “应该不会强的离谱吧?”

         张千暗自想着,那眉毛也是无奈的抖了抖,谁知道抓一个小狐狸,此时竟然被撞到此事。

         “不管了,先看看这几人的实力再说”

         想着张千在心底出声。

         “系统,检测当前几人修真等级”

         “检测成功”

         点点红光,应声在张千的眼中出现,红光一共有四名,其中以青柔雨的最大,上面赫然标着炼气九层的字样。

         看到这张千不禁无声的张了张嘴,不亏是花峰的天才弟子,这等年纪就已经是炼气九层的存在,这等天赋,真是让张千有些羡慕的眼红了。

         那三个人能将青柔雨都逼到这种地步,那修为恐怕也不会低吧?

         张千想着将眼神也随之放在了三人的身上。

         果然,那三人的修为,也强的十分离谱。

         那为首的大汉,是炼气八层的修为,而旁边两人则都是炼气七层的修为。

         这种阵势,估计都能横扫清穆宗的整个外门弟子了,就算加上内门弟子,胜负也估计在两可之间,当然张千说的是一对一的情况。

         “真是棘手啊”

         张千看着那红点摇了摇头,这种情况他是根插不上手的,除非,用那一杆大枪……。

         可是自己的全部身家,也就能兑换一发子弹,就算侥幸的将对面那个七层的爆了头,那之后,估计他也可以玩完了。

         “先看看再说,青柔雨,应该有些底牌的吧?”

         张千这样想,那大汉此时当然也这样想,大汉不光是这样想,他还知道,这青柔雨的底牌是什么。

         所以大汉看着青柔雨此时的反应,又摇了摇头,那面目在此时也是涌上了一股冷然之色,再度说道“青柔雨,你是很强,不过你已经被那个畜生伤成这个样子,你还怎么和我打?”

         “就是,你把东西交出来,我们老大兴许就放你一马也未尝不可”这时那大汉身后的一人,也站出来说道。

         不过,他所说的放一马,言外之意,就是不放一马,毕竟这样的女子,要是就这样放一马,不是太可惜了?

         而且听老大说她还是什么天才弟子的身份,这种身份的女人,自己可没碰过啊,想着那人的眼神里涌上淫邪之色,不停的在青柔雨的身上打量着。

         青柔雨看着对面那人的神色,那好看的眉毛也是蹩了蹩,明显以她的心境,也有些受不了。

         不过她的脸还是一片平静,只是抿了抿嘴,旋即浑身金光开始大盛起来。

         金光开始不停的在青柔雨的身上流转,萦绕着那在此时有些孤单的柔美的身影之上,同时一股强大的锋锐之意开始弥漫在了她的身周。

         锋锐之意极为凌厉,附近的花草甚至有的直接被懒腰折断,而那切口处则是光滑无比。

         就连不远处的张千都下意识的眯了眯眼,这金光确实凌厉的不像话,很难相信这竟然是从一个这样柔美的女子身上发出。

         不过……看样子像是剑修?

         张千的心底有些疑惑,剑修不是应该去那个狡猾的老头那里么?怎么还拜在了花峰呢。

         想不明白,张千赶紧摇了摇头,又再度聚精会神的看了过去,以他的估计,这应该是青柔雨的最后一击了。

         也就是说,青柔雨的下场如何,就看对面三人,在此时能不能接的下这一招。

         “被激怒了么,不过终于用出这一招了啊”

         那大汉在此时眼神凝重,他早就期盼到此招的到来,眼下也终于是等到了,想到他心里也是一喜,这招过后,这娘们应该就没有了还手之力了吧?

         当然,前提是这招他能完好无损的接下。

         想着这大汉大喝一声,身上也亮起土黄色的法力,那法力敦厚无比,一股厚重的气势开始在大汉的身上萌发而出,深沉的土黄色法力,好像一座大山一般,给了人无言的安全感。

         不过光凭这些,肯定不够……。

         想到这,那大汉冲着后面出声“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呢”

         那两人闻眼一愣,急忙身上也亮起法力,将手掌急忙贴在了大汉的背上。

         “不过那青柔雨的此招,老大真的可以接下么?”两人同时想着,旋即也不迟疑的把法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大汉的身体之内。

         这大汉也不笨,居然想到这样分担青柔雨带来的攻势,张千看的大汉的应对也是点了点头,不过这样的话,恐怕也不够吧?

         想着张千又看向了青柔雨。

         青柔雨现在此时也差不多到了最后的阶段,只见金色此时从她身体透体而出,那雄厚的法力,不停的在身上环绕,同时两只玉手清扬,不断在高耸的胸前穿插,眼花缭乱的剑印决不断随着那纤细的葱指凭空浮现而出,而且印在了空中。

         不多时,那复杂繁复的剑诀可能是勾画完毕,一个满是符咒的圆形印决就这样出现在了空中。

         印决呈现的是圆形,金光闪闪,剑决完成之时,一股强大的剑气开始了纵横,那剑气居然有横扫八荒,直冲云霄之感。

         附近的树枝开始被泄露的剑气所懒腰折断,天空好像都被这剑气撕裂,一种强大的剑气开始弥漫在了众人的眼前。

         剑势刚成,就有如此威力!

         最主要的是在完成这一切的时候青柔雨都是凌空而立!那三千青丝随着剑气的肆虐,开始不断的飘舞,整个人也从柔美变成了一股未出鞘的宝剑一般,锋利刚直!

         这是!神通么?

         张千心里一紧,不愧是天才弟子,炼气九层,就已经触及到神通的阶段了么。

         要知道,神通可是筑基期大能的招牌啊……,看来这次应该是化险为夷了。

         “不过这样使用神通,对于她肯定有不小的负担吧,搞不好反噬会让她的伤上加伤,经脉在那强大的剑气之下,全部碎裂都是有可能的啊”张千皱眉的想着。

         不过,“青柔雨,没想到你是外如雨一般柔美,可内却如三尺青芒般锋锐”这样的人。

         张千一阵感叹,想着把头转到了大汉的身上,同时手心攥起,一个木箱也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右手之中。

         大汉虽然早有预料,可是真正看到此招的威能,也是腿肚子有些发抖,这种近乎神通的手段,真的不知道这个美的不像话的少女是如何修炼而出。

         “不过,幸亏我早有准备……”

         大汉想着狞笑一声,土黄色法力愈发浓郁,那身体也挺得笔直,一股无言的如渊的气势开始在身上席卷而开,将周围的空气变得有着凝结和震荡,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在此时被大汉强行拧成了铁板一块。

         在加上身后那源源不断的法力支持,远远看去,一座大山就这样耸立在了三人之上。

         张千看的这样的阵势,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不愧是炼气八层和九层的对轰,这样的手段,让他这个炼气五层的,在这怎么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