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article></track>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干正事!
        纪峰山脉中部,一个巨大岩洞之中。

         岩洞光线很暗,只有洞口投过来的一丝光亮。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此时一个身材修长的青年此时正对着一个妙曼的身躯呢喃。

         这人正是张千,只见张千此时一脸疲惫之色,脸上还有着一丝无奈。原来吓退了那大汉之后,张千就背着昏迷的青柔雨到了这里,眼下青柔雨还在昏迷。

         “没想到,看着轻飘飘的,没想到你这么沉”

         “不过……手感倒是不错”张千又看了看青柔雨那倾倒众生的脸,说着还捻了捻手指,仿佛那柔嫩的触感还留在自己的指尖。

         “长的么……也不错”

         似是因此看到那一脸恬静和柔美,张千的心里蓦然弹出这么一句。

         因为那苍白的侧脸,仿佛浑然天成的精致雕琢,即使是在昏迷的状态之下,也不禁让张千怦然心动。

         “就是受的伤太重了一点”

         再美的脸失去了光泽,只有那无力的苍白,也会黯然失色。

         想着张千再度看了看那青柔雨香肩之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又冲着其经脉度了一丝法力。

         还是石沉大海般,没有任何反应。

         青柔雨体内的经脉因为其强行催动剑诀,现在已经变成了一锅粥,也间接影响了左肩上的伤势迟迟不能愈合。

         如果这样耽误下去,不出意外的,青柔雨会死。

         “唉”张千想着叹了叹气。

         旋即又看向了洞口,一脸的犹豫和凝重。

         他有救青柔雨的办法,不过这办法让他有些沉重,和愧疚。

         张千的脸一片复杂之色,脸上的表情不停变换,漆黑的双眸也没有往日的深邃和淡然,充满了复杂。

         救青柔雨的办法有,他从一开始就想到了。

         他只是在犹豫,他已经犹豫了一路,拖延了一路,不过最终还是跨不过去,因为青柔雨的伤势已经越来越重,如果他在犹豫,再过一会,什么都没用了。

         这办法,就是芊儿那一瓶百年淬乳。

         百年淬乳能提高修为,相应的也能活死人生白肉,因为其本来就是精粹到不能在精粹的天地灵气所积淀转化,对付青柔雨的这一点伤,可以说是恰到好处。

         虽然是稀释过的,不过也应该足够。

         “可是,那是芊儿的啊”

         张千倒不是心疼这区区的一瓶百年淬乳,可是这毕竟是那个巧笑嫣兮的女孩,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

         而现在,他要用这东西来救一个不认识的,不相干的另一个女孩?

         说实话张千没有那么圣母,他那日看出青柔雨不敌的时候,就已经想要退去。

         但是青柔雨那最后的举动,让他有了一丝动摇。

         那自杀式的举动,仿佛将这个天才一般的少女心中所有的高傲和清淡全部表露而出。

         “一副温柔的脸,却拥有着仿佛钢铁般的内心么”张千独自念叨着。

         无论是拼死的使用剑诀那是那直面赴死的气质,这些都让张千深受感染。

         天才么?女神么,倒也对得起花峰双美这个称谓了。

         张千那阴晴不定的脸,也随着心中的这一句有了定计,犹豫也化为了果断和确定。

         因为张千也看不得这个柔美的身影,从自己眼下,生生的逝去。

         “好人做到底吧”张千笑了笑。

         旋即其手中一翻,从武器库之中拿出了那视若珍宝的玉瓶。

         玉瓶很普通,就是普通的玉所做,不过里面流淌的莹白色液体,却使得这玉瓶变得不一样起来。

         那不断流转的白色光华,和若有若无的香气,说明了这个玉瓶的价值。

         手中轻轻一拨,将塞子拨出,张千将那玉瓶对准了青柔雨没有一丝血色的唇。

         唇瓣苍白,甚至因为这段时间的耽误甚至有些发紫,全然没有了那平日的红润。

         “喝了吧”张千念叨着。

         轻启美丽的唇瓣,张千将百年淬乳慢慢的倒入青柔雨的嘴中。

         可是张千下一瞬间脸色就铁青了起来,并且一把将玉瓶拿了回来。

         因为青柔雨已经陷入了深度的昏迷,百年淬乳也从嘴中吐了出来。

         “……”

         张千的脸一顿气恼,还有一点欣喜?

         因为这涉及到,张千要用嘴把百年淬乳灌倒青柔雨的嘴中。

         可是,这可是青柔雨啊!

         花峰双美的青柔雨,倾国倾城的青柔雨。

         清穆宗亲传弟子,无数弟子的梦中女神。

         可是如今张千居然要亲她。

         还是必须亲!

         张千不能平静了,脸色也有些发灰。

         她知道了,以她的性格,会不会直接把自己一剑杀了?

         还是大卸八块然后扔到纪峰山脉某个妖兽的口中?

         可是如果不管的话,那?

         想着张千看着青柔雨那美丽的侧脸,心中一顿犹豫。

         那完美的侧脸此时因为重伤的侵袭,变得异常苍白,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美目紧闭。

         那柔美的娇躯也开始有了一些不正常的颤抖。

         “怎么办?”

         “拼了!”

         张千一顿忐忑,一口喝下百年淬乳,然后一口亲了过去。

         温香如玉,柔嫩的触感一下子传了过来,仿佛有着淡淡的青草香在嘴中蔓延而开,但是更多的则是那动人心弦的感受和感觉。

         柔美的唇瓣被张千有些粗暴的分开,来不及深深的感受什么,张千将那一整口百年淬乳顺了过去。

         淡淡白色荧光在两人的唇间弥漫,一触即分,一丝晶莹的涎线从两人各自的嘴角连接着。

         张千意犹未尽的将身子板了回来,看了眼那有些红润的脸庞,张千微微放了心。

         不过张千好像是看到了什么,脸色又变得有些?

         怎么说呢,有些兴奋,和感觉到自己的龌龊?

         因为此时青柔雨的香肩之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摆在了张千的面前。

         经脉的问题解决了,可是那伤口怎么办?

         如果等到她自己恢复的话,恐怕这个肩膀也保不住了。

         可是,自己要是帮她的话,岂不是要不是撕碎青柔雨的衣裙?

         “妈的!死就死了”

         张千脸上抹过一丝坚定,双手颤巍巍的冲着青柔雨的香肩而去。

         他的内心在哀嚎,他以后,绝对不在做这样的事了!

         “撕拉”

         衣裙应声而碎,那圆润的香肩,和白晢如玉的肌肤也展现在了张千的眼前。

         还有一个白色的肚兜?

         上面祥云遍布,还有着一朵精致的青色花朵绽放,美丽脱俗,动人至极。

         “咳咳”张千面色潮红的将眼睛移开。

         强迫自己不去看那柔嫩肌肤旁白色肚兜,因为那高耸将朵不知名的青花,撑得有些异样……。

         “干正事!”

         张千咽了口吐沫,强忍着,将仅剩的百年淬乳倒在了旁边自己一直没看的伤口处。

         伤口很深,有一个十分巨大的抓痕,血肉横翻,深可及骨,将完美的香肩破坏的有些不堪,仿佛精美的物品被破坏了的感觉。

         张千看到这里面容一片肃然,更多的是心悸和动容。

         这样的伤口,她撑着这样的伤口,居然还强行使用威力那么大的剑诀。

         “你可真是找死啊”张千叹了叹气。

         白色荧光应张千的动作而下,滴落在伤口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呼”

         张千呼出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外衣袍撕开,仔细的缠绕在了伤口处。

         “终于完事了”张千擦了擦汗。

         看着那不伦不类的包扎和截然不同的衣物色彩,张千也是一顿苦笑。

         “走吧,不走就太麻烦了”张千自语道。

         可是刚走了两步,张千突兀的感到一股眩晕,一阵目眩的感觉传来。

         “糟了!”

         自己硬抗那大汉的火球术,法力本来有些补不济,在加上复杂的运算和指挥大枪,还有将青柔雨背到了这里。

         这一连番的动作,早已经让张千的身体有些不堪重负,所以眼下刚处理完青柔雨的伤口,他就已经到达了极限。

         这下死定了!。

         张千只是来得及想到这些,就一下子栽倒。

         砰!

         烟土遍地,洞口处微小的光线传来,投射到两人的身体之上。

         一个窈窕柔美,一个修长挺拔,它们此时都昏迷的躺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