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大清希音(第一卷结束)
        清冷无比的山洞寂静无声。

         潭水清澈无比,仿佛山间的甘泉。

         而张千此时正在谭底慢慢的上浮。

         突然,张千的脑海里传出一股声音。

         那是一种机械,木然,没有丝毫感情的冰冷声音。

         “叮……系统获得意外能源补给,请求升级,请宿主允许”

         迷蒙之中,这种声音突兀的进入了张千的脑海,使得张千在昏睡过程中醒来。

         “允许”张千下意识的答道。

         “获得宿主权限,升级开始”

         “叮……叮……叮……叮”

         强烈的滴滴声开始在张千的脑海响起,而张千才刚刚反应过来。

         睁开了那有些迷茫的双眼,看到四周全是一片清水,张千有些懵。

         “自己这是……怎么了?”

         “没有死吗?”

         张千低头,在潭水中看了看自己那因为长时间浸泡变得有些发白的手掌。

         下意识的握紧双拳,猛然发现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充满了全身,浑身上下一顿舒畅,浑厚的法力如滔滔大江般从身体的四肢百骸流过。

         “炼气六层?”

         张千脸上有一丝不可置信。

         仿佛是为了验证,张千用力在水中打出了一拳。

         拳力浩荡,一道白色的拳力直冲数丈,将平稳的潭水打的有些翻涌。

         “是真的?”

         张千有着一丝迷茫,可是体内那奔涌不息的法力却实实在在的在自己的体内奔腾。

         忽然!就在这时。

         一道数丈宽的蓝光从头顶而下,直接灌输到了张千的脑海。

         “这是,系统升级了?”

         张千才想到刚刚模糊之间听到的权限申请。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系统竟然会突然升级,而自己没死还变成了炼气六层的存在”

         饶是以张千的定力,他现在也有些发懵。

         这事情太过异常,导致他现在都有一种仿佛在梦中的感觉,可是眼前的一切都告诉了他,这一切是真的。

         “系统在获取意外能量的情况下会升级”

         “那么我刚刚获得了一股极为庞大的意外能量?”

         冷静了一会之后,张千慢慢分析出了答案。

         “嗯?这是什么?”

         张千这才发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有一颗闪烁着紫光的树苗,树苗摇曳,扎根在张千脑海深处。

         “在自己的识海之中么?”张千微微一愣。

         那一片渺小的小水洼似的水坑就是张千的识海,识海此时仿佛正在配合树苗,正亮起波光粼粼的荧光。

         而紫色树苗则从识海中吸取神识,而后在反哺到那一片小水洼之中。

         看到这张千也算明白了,这树苗一样的东西,应该是增加自己神识的东西,怪不得自己醒来之后,就一顿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不过么……凡事有利有弊。

         虽然眼下看来,这东西好像是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不过难保未来会不会出现变故。

         毕竟这东西,张千一点底细都不知道,仿佛从天儿降一般凭空出现在了张千的脑海

         仔细思虑了一丝,张千决定探探这东西的虚实。

         因为,无论是谁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这么个莫名其妙的东西,恐怕都会夜不能寐,整日的思来想去。

         所以张千在脑海之中凝聚了一道细小的神识,蹑手蹑脚般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这紫色小树的顶端。

         在这期间,张千前所未有的凝脂,脸上浮现的是壮士断腕的表情。

         这代表了一但出现什么不可控制的变化,张千就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一丝宝贵的神识抛弃掉。

         要知道,神识的凝聚一丝一毫都极为珍贵,更何况还是在修真的基础习修为之中,别的修士都是呵护如珍宝一般的对待识海中那为数不多的神识,可张千倒好,竟然直接那神识去试探。

         “轰隆”

         在神识触碰到小树的一刹那,一声巨响和一股巨大的吸力猛然传来。

         “不好!”

         张千甚至来不及做什么,那道神识就如火花般泯灭。

         而就在张千心惊胆战的时候,猛然间一道金光蓦然的在树苗上方闪现而出。

         “什么东西?”

         金光璀璨玄奥,丝丝金色气体垂落,仿佛上古神物。

         “大清希音?”

         张千待金光散尽之后,看到了那金光中的字体。

         字体伟岸,亮起明亮宏大的金光,正在张千的脑海中绽放。

         而这时一道灰涩繁复的口诀也传入了张千的脑海。

         从道受分,谓之命,心有所忆,谓之意。

         意之所出,谓之慧。动而营身,谓之魂。

         静而镇形,谓之魄。保神养气,谓之身。

         万象备见,谓之神。邈然应化,谓之灵。

         道者,有而无形,无而有情,变化不测,通神群生。

         在人之身,则为神明,所谓心也。

         古老的口诀在张千的脑海中翻滚不息,不停吟诵,使得张千慢慢有了明悟。

         良久之后,张千微微一叹,脸上一股唏嘘之色。

         这大清希音,他差不多明白了一些。

         这是一部神识功法,一部修真都罕见的修炼神识的功法。

         张千知道,如何这一部功法拿到外面去,恐怕比他暴露了身份都要严重的多。

         因为神识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而就这样价值的东西,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所以他想也不用想,他一定是受到了前辈的遗泽。

         在谭底的时候被传承了这部功法。

         最主要的是,张千都不知道这个前辈是谁。

         慷慨相赠,却不留姓名。

         何等潇洒,何等不羁。

         仿佛这天地间都没有资格留下他的名字一般。

         “唉”想着张千叹了叹气。

         心中在此刻笃定,等回到宗门一定要仔细研究一番此行的所有收获的想法。

         因为那不知名的小鼎,和升级后的系统,还有这神奇的神识功法,这些东西都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参透的。

         那么………

         是时候回去了啊。

         想着张千再度看了看四周的潭水,脸上浮现一股微笑,随后猛地向上冲出。

         ……

         ……

         灵儿醒来已经很久了,看着一片狼藉的四周,她的美目微微发红。

         她不知道那个救他的师兄怎么样了。

         那仿佛大山般的身影,在那一刻已经牢牢的扎根在了她的心中。

         比起李长风来说,这身影更加清晰,咫尺可见。

         可是现在她也没有看到。

         “是为了救我,所以将我打晕了么”

         “可是你去哪里了呢”

         灵儿攥着那衣裙的一角,静静的看着那平稳的清澈的潭水,清秀美丽的美目一片焦急。

         在她的心中,那个师兄一定没有事,因为这仿佛血水一般的潭水都恢复了清明,那么那个怪物一定被那个师兄打死了。

         只不过,可能出现了一些小意外。

         对,一定就是一些小意外,自己在等一会就好了。

         毕竟,毕竟,人家救了你的命。

         灵儿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就开始忐忑的等待着。

         忽然!

         一道蓝色光线凭空出现,直直的射进了潭水之中。

         那蓝光仿佛从天如水般倾泻而下,带着神秘磅礴的气息。

         那其中的精纯灵气甚至都让他炼气四层的修为有了些许松动,整个身体都开始自行运转起来。

         “不可以!”

         灵儿强行压制住了自己体内那吸食灵气的举动,因为她觉的这光的出现,一定和那个人有关!

         “你在潭水中么?”

         灵儿美目看向那蓝光扫入的潭水,紧紧咬着嘴唇,不言不语。

         “嘭!”

         仿佛是给灵儿一个交代,这潭水中猛然冲出了一个身影。

         这身影挺拔修长,身材消瘦,双眸漆黑深邃,身着一身清穆宗外门弟子的衣袍。

         此时这身影正带着那漫天的水花,从天而落。

         水花四溅,喷向了灵儿的脸。

         潭水在那白晢秀美的脸上滑落,与之一起的还有那滚烫的泪水。

         “我就知道,你没事”

         细小的空灵呢喃突兀响起,灵儿的脸也随之晕红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