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她以为的他以为
        杀气冲天,伴随着千觉的相问,整个场景蓦然变的寒冷彻骨,就好像是凡人的数九隆冬之月一样。

         那淡淡的语气之中再也没有了一点的留情之意,一双美眸紧紧的盯着张千,仿佛张千只要说错一个字,那千觉强制压住的暴怒和杀气,就会全部会宣泄在张千的身上。

         到那时一个筑基修士的暴怒显然会彻底的碾碎张千单薄的身躯。

         毕竟一个筑基期的修士的怒火,不是普通人就能承受的,而张千炼气四层的修为和普通人也差不了多少。

         而此时的张千刚刚的在地上爬起,用手强撑着自己的身体,努力的找着平衡,仿佛还没在空中摔落的冲击之中清醒一样。

         这时张千听得了那千觉的质问之声,用力勉强站立了起来,用力吐掉了口中的血水,又用力摇了摇头,使得自己的视线变得清晰。

         而后在看向了千觉,在看到千觉玉手中攥住的玉玦的时候,张千就想明白了整件事情。

         可是张千却没有出口回答,依然还矗立在那里,仿佛没有听见。

         那倔强的内心,还在为刚才千觉的突然下手,而感到愤怒,同时内心也有了一丝醒悟。

         “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啊?”

         张千在心底叹息了一声。

         他现在也明悟过来,刚才千觉的一击仿佛也彻底将他打醒。

         “人家凭什么降到炼气四层和他打?”

         “难道碰上了敌人,张千也要像今天这样,去傻乎乎的让人家降到和自己一样的水平,然后在去和自己打么?”

         “真是可笑的想法!”

         不过在想明白自己的可笑想法之后,张千还是不愿意和这个女人说话,因为这个女人对他的嘲讽和淡漠是从心底而出。

         那充斥着刻薄的言论和神情,和那个傅老截然不同。

         而且如果不是刚才自己碰巧掉落了玉玦,恐怕这女人肯定还会接着下手。

         想着张千眯了眯眼,将这次的事情彻底的放在了心中。

         “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将自己那可笑的高傲收敛起来,一定要学会夹尾巴做人!”

         “千觉姐,这玉玦是师尊给张千的”

         这时那顾辰也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深深的看了一眼张千,最终还是上去说了一句。

         “死老头子!”

         千觉闻言立马变得咬牙切齿起来。

         “这个老头子是想告诉自己,让自己忘了他么?”

         “可是自己怎么可能忘掉?”

         “而且,而且,你把玉玦给这个小子,就凭他,他也配?”

         千觉心里划过一丝不忿。

         按照她的想法,这个如废物一般的张千,怎么可能和自己的陈光道师兄相提并论呢?

         想着千觉又把目光盯向了张千,眼中有着犹豫和危险的神色闪过。

         这时顾辰看着千觉的神情,蓦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当下闪过一丝无奈之色,赶紧上前抱了抱双拳。

         “千觉师姐,张千是通过了整个练气之路的人,师傅感觉到他的修为太低,所以才会将他放到你这里”

         顾辰想了想,还是如此说道。

         顾辰如此说话是有原因的,这一句话说出,千觉就知道如何做了。

         果然千觉在听得顾辰说过这些话之后,脸色变了数变,最终还是哼了一声,不在言语。

         显然顾辰这番话起了效果,使得张千都高看了顾辰一眼,这顾辰看上去不谙世事,可是有些时候,还是知道如何做的。

         “这就是你的本钱?”

         过了一会,千觉好像觉得这么放过张千有些不甘,又开始了似笑非笑的对着张千嘲讽。

         张千闻言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你不会还在幻想着我还能收下你把?”

         “又或者你刚才所做的都是演戏,只是为了让我注意到你,然后给你更多的资源?”

         看的张千不说话,千觉俏美的脸上浮现一丝挖苦的笑意,又开始源源不断的说了起来。

         这次千觉说话的刻薄程度,就连顾辰都感觉有些过分了一些。

         恐怕张千一定会忍不住把?

         想着顾辰看了张千一眼。

         令他感到诡异的是,张千竟然还没有出声反驳,还是站在那,眼睛盯着千觉,一句话也不说。

         而且那受伤的身体,此刻也站的笔直,仿佛一座大山一样。

         顾辰觉的张千好像有了些不同,可是他却说不出来张千哪里发生了变化。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像条死狗一样,难道你认为我会回心转意?”

         说着千觉抚了抚身上的青纱长裙,那姣好的身段也随着她的动作变得更加具有了诱惑力,在伴随着她那一张俏美的寒冷脸庞,不得不说千觉真的是个美女。

         只不过这美女有些蛇蝎心肠。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会收下你的,所以请你快滚!”

         过了一会见张千没有动静,那绝美脸庞的主人又说了一句。

         这次张千居然罕见的摇了摇头。

         “你摇什么头?”

         尖细的声音发出,这次千觉的声音明显和之前有了许多改变,仿佛是因为张千那微微的摇头,直接激怒了眼前这个女人。

         张千还是没说话,只是向着周围美丽的山谷景色看了看,仿佛在告诉千觉答案。

         “呵,你终于觉得自己也配不上呆在这里了么”

         看到张千的动作,千觉冷笑了一声。

         张千又摇了摇头,看了看千觉那高高的发髻和脸庞说道。

         “我只是觉得,你不配做着山谷的主人”

         “而我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将它变成我的!”

         说完张千就直接转身而走,仿佛这里已经没有了什么丝毫留恋。

         顾辰目瞪口呆的盯着张千的身影,犹豫了一会还是追了上去。

         整个山谷深处只剩下了千觉形影孤单的身影,她此时怒不可遏,感觉自己的脸上被深深的打了一巴掌。

         她以为的她以为,并不是她以为。

         而是他以为!

         冷风吹过,千觉怔了一会,看了看张千那逐渐模糊的背影,嘴角诡异的笑了出来。

         那笑容如百花齐放,百媚绝色,如万花齐开。

         “真的很像你呢”

         声音呢喃,仿佛小鸟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