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云端
        宫殿近在咫尺,玉石为伴,白云相间。

         整个场景一副仙家福地的样子。

         而张千和顾辰也此时行走在那温润的玉石台阶之上。

         上面白洁无暇,有着淡淡白色荧光在上面浮现而出,一脚下去仿佛身在云端,有一种虚幻之感。

         而宫殿的正上方,赫然有着一块楠木牌匾,上面书写着“云端殿”三字。

         那三字,相比那清穆宗三字,又多出一份轻灵缥缈之意,仿佛那三字周围真的有白云缭绕一样。

         “云端,云端,真是身在云端”张千在心底默念了一句。

         “小师弟,里面全是五峰的首座,到里面之后一定要谨言慎行”就在这时顾辰指了指那宫殿前的大门,忽然对着张千说了一句。

         张千闻言,又对这顾辰的印象好了几分,冲其抱了抱拳“多谢顾辰师兄,不过我还不知道到底是何事把我带到这里来”

         “进去就知道了”顾辰特意卖了个关子,整理了一下衣物,说着一手推开了宫殿的大门。

         金光从里面逐渐涌出,铺天盖地的向着张千扑了过来,张千下意识一挡,忽然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又把手放了下来,而后在金光迷蒙中尽力找到了顾辰的身影,跟了进去。

         进去之后,只见里面有着数十根盘龙大柱,一条条神龙盘绕其上,龙头正好对着大殿的顶端,顶端上面有这一刻巨大的金色珠子,金珠熠熠生光,似太阳一般,而且乍一看去,好像所有的龙都在抢夺那个金珠。

         而龙尾部分对着金丝楠木铺就的木板,木板之上间隔镶嵌着白色的玉片,玉片之上有着繁复的符文字体,此时字体流动,呈现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并且所有的玉简呈现的是有规律的排放,仔细看去,竟然是六个巨大的莲花的形状,莲花生动无比,花心蕊的位置上方正好是一个颤木椅子,椅子上面此时等端坐着一人。

         这样的莲花有五个,椅子也端坐着五个人,而在五个椅子的上面有一个台阶,台阶上面有着一个比之都大的莲花,莲花上面有着一个白玉的椅子,不过却是没人。

         此时五人都端坐在椅子之上,四男一女,最左面的是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头,老头面色红润,鹤发童颜,一脸和蔼的模样,眼下正低着头,而顾辰正向着他走了过去。

         “师尊,人我带到了”顾辰走到近处,行了一个师礼,就走到了那个老者的身后。

         而张千此时也马上躬身说了句“见过五位首座”。

         老者闻言抬起了头,那浑浊的目光瞬间变得明亮起来,随后直接看向了张千,就在老者看向张千的同时,一股巨大的压力也随着老者的目光也到了张千的身上。

         张千在这目光和压力之下,顿时感觉自己无所遁形,牙齿都开始不由自主的上下碰撞到了一起,仿佛什么都被老者一眼看穿了一样,

         突然,这时一道声音猛的在张千的心里响起!。

         “警报!警报!有筑基圆满修士正在探查当前宿主,是否阻断其神识探查”

         “是,啊不对,否,否,否!”

         张千直接在心里吓出了一身冷汗。

         还好,没有阻断成功之类的话传过来。

         “以前也见过筑基圆满的修士,而且还轰死两个,为什么和这个老者对我形成的威压不是一样?”

         张千心里纳闷,不过却没有再想下去,因为他的身体此时已经在老者特意的威压之下不堪重负,甚至骨骼只见都发出“咯咯”的声响。

         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压爬在了地上一般!。

         但是张千心里也明白一些,这个老者是故意给自己的威压,而且看情况还特意照料自己几分的样子,如果换做是其他四人中的一人,自己现在恐怕早就满头大汗,声嘶力竭了。

         “好了,傅首座,这小娃娃才四层,可禁不止你这样”这时最右面唯一一位女性对着那叫傅长老说了一句,并且冲着张千挥了挥手。

         张千顿时感觉那威压如冬雪遇春阳一般消融无踪,整个身体都轻快了几分,不禁感激的向着那女人看了过去。

         张千直觉的自己的脑海里“嗡”了一下!。

         女子妩媚俏丽,身着一袭红色的纱裙,纱裙将这个女人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使得那浑身的曲线感让张千口干舌燥,而红色这个颜色更加完美的诠释了这个女人的娇艳,相得益彰,魅惑天成!

         还有那饱满高耸的胸前,洁白如玉的长腿,纤细的腰肢,这些无一不充斥着张千的眼球,使得张千心里变得火热起来。

         “好了媚娘,这好人都让你做了”这时那淡淡的苍老声音传了过来,声音似乎有些不满。

         张千听得这声音,心里猛地一惊,顿时就感觉一盆凉水顺着他的头顶破了下来,浑身上下衣个激灵,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并且马上把头低了下去,心里是深深的忌惮之意。

         此女自己只是看了一眼,竟然将自己迷得神魂颠倒,此人简直太过恐怖!

         同时心里也对这老者暗地的维护,多了几分感激,他一开始还十分感激这女子,不过眼下看来,明显女人吃人更加不吐骨头,尤其是针对男人来说!

         “好了,我还要回去看我的灵药,一个小娃子,也亏得你们把我叫来,而且还是个五行废灵根,就算通过了试炼之路又怎么,还不是个废物之流,恐怕给他十年练气十层都上不去!”

         这时坐在正中央的一位中年大汉睁开半开半合的双眼,眼中金光一闪扫了一眼张千,对着张千冷然出声。

         那所说话语之间充斥着淡漠和一股直达心底的冷意,如果说下一瞬间这个中年就暴起杀了自己,张千绝对深信不疑。

         “好了,常首座,不是谁叫你来,这是宗门的规矩!,如果这小子耽误了你的灵药,你直接把宰了不完事了!”

         此时说话的这人身着青衫,看着二十许岁的模样,脸上表情狂傲无比,说话更是肆无忌惮,如果刚才那个常首座只是抱怨的话,那么这个人直接就将杀字赤裸裸的说了出来。

         想比之下,此人显得更加残忍冷酷,让张千都要控制不住浑身发抖。

         张千知道,如果这人真的要杀了自己,自己现在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算拿出五四让他随便开枪,自己根本伤不到此人分毫!。

         而且周围的四人好似对这人有着一些忌惮,所以除了那个叫常首座的中年大汉“哼”了一声之外,竟然在也没人说话。

         四周又恢复寂静,针落可闻,椅子上的五人又都闭上了眼,有的还皱着眉,好像在想什么棘手的事情。

         “宗规,不可废!,诸首座还是商议一番,早点定出这个小娃娃的归属”

         过了许久,那唯一没有说过话的一人此时发话了。

         这人一身儒士打扮,像书生一般,声音温润和气,此时手里正拿着个书卷,向着四周慢慢询问。

         此话一出,在场的气氛更加降到了冰点,好像这个人直接把话题引到了众人都不愿意接触的那一面。

         那狂傲的青年也不再说话,只是斜着眼打量着张千,手里不停的的把玩着一个黝黑色的木串,好似没有把此话放在心上一般。

         “如此的话,那我收下这个弟子如何?”

         那青年男子过了一会,冲着张千邪意的一笑,话也从嘴中缓缓而出。

         “明幽师弟,交给谁都可以,你还是算了”

         忽然“腾”的一声。

         就在这明幽说完之后,那儒生打扮的首座直接在椅子上站了起来,并且面露苦笑的直接拒绝了。

         张千这时趁机打量了一眼身周的人,见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不置可否的模样,意见竟然出奇的统一。

         “哼!无趣”

         那明幽看得众人的表情之后,懒洋洋的说了句无趣,而后也不见得有什么动作,只见身体变得忽然虚幻起来,下一瞬间就听见那外面传来“轰隆”之声。

         明幽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外面!

         “既然不让我收,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四个选吧”这时一道肆意的狂笑声从空中传了下来,声音刚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天空中的人也化为长虹没有了踪影。

         “哈哈,我灵药也需要人看护,我也走了”众人一愣,而后那中年大汉竟然也一个大笑,径直化为一道青色光团,猛地向外面疾射而去,眨眼也消失无踪。

         “哎呦,比走的快么,臣妾可没输过任何人呢,咯咯”紧接着一阵花枝乱颤的笑声传了过来,而那声音的主人也变成了水氤氲的一气,随后慢慢消散。

         眨眼之间,竟然五个首座以各种理由都走了大半的样子。

         整个大殿瞬间就剩下了那个老者和那个儒生。

         这两人面面相觑,最终互相看了一眼,继而化为一股苦笑。

         “正则,你也不必陪我这个老头子,既然如此我就收下了就是”这时那和蔼老者对着儒生微微一笑。

         “傅老,我门下也有空缺”那叫正则的儒生,也合上了那书券,对着傅老抱了抱拳。

         “哎,你就不必和我抢来抢去了,此子天赋确实极差,这样的你门下往日来已经被塞了不少了”

         那傅老急忙摆了摆手,一口回绝,之后又继续说道:

         “况且,我也不是直接将他收为亲传,我也懒得收,我准备把他打发到我徒弟那里去,先观察一番,毕竟炼气四层,实在有些低了”

         “既然如此,就多谢傅老先生了,小生也走了”

         儒生见老者语气坚定,也没有在多说什么,道了声谢之后,缓缓的走出了大殿。

         紧接着出去之后向着远处空中招了招手,只听得见一声鹤鸣,天边竟然飞过来一个白鹤,那白鹤啄了啄身上的羽毛,待儒生上去之后,一个展翅也旋即飞走。

         待所有人走后,那老者缓了缓,随即一句话像是随意问出。

         “好了,现在说说你把,臭小子,你是怎么通过的练气之路?”

         话音刚落,张千本来开始放松的身体,闻言直接冷汗再度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