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杨鸿
        准确说是抖动,整个路随着张千的抬脚猛然开始剧烈抖动。

         好像是整座山就要坍塌一样,又好像是因为张千那一脚力量巨大。

         同时灵气也开始疯狂的向张千的方向冲击而来。

         张千看着眼中摇晃的天路有些不明所以。

         整个视线都变的眩晕起来。

         “嗯?,不对”

         张千猛然抬头,同时把左脚抬回。

         风轻云淡,天路安然矗立,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张千的眼睛望着出现在自己眼前诡异的一幕,思索了一阵。

         下一刻张千轻笑了起来。

         “这就是那凡人登路的考验么”

         “那么……”

         想着张千从储物袋里拿出木制的身份令牌。

         令牌呈现的是古朴的颜色,捏在手中好像是楠木所做,坚硬程度也不是那么太高的样子。

         张千想了想把木牌挂在了自己的身上,再度抬脚。

         在抬脚的一瞬间,木制令牌上面光华一闪而过。

         整个天路,不出意外的没有任何动静。

         附近的鸟雀还在愉悦的鸣叫,厚厚的苔藓触感也在脚下传来。

         “原来是这样”

         张千苦笑一句。

         自己真是乡巴佬了。

         这令牌就是登天路的钥匙,有了钥匙自然就不会有什么考验。

         张千兴奋的又往上抬了一步。

         依然没有事情发生。

         可是张千却停在了那,一动不动起来。

         天上白云缓缓在其头顶飘过,和煦的微风也划过他的脸。

         张千再度一笑,只不过这次的笑容里面有着强大的自信。

         他居然又再度退了下来。

         然后紧接着把令牌又收在了储物袋中。

         张千居然想和凡人一样去走这天路!

         张千不知道,他此时是炼气四层,那么这天路也会按照他的境界划分,给出不一样的考验。

         这天路在清穆宗之内有着练气之路的称谓。

         寓意很明显,就是在练气之下都能走这天路。

         管你是十三层大圆满,还是练气一层刚刚启蒙的修者。

         这条路都能根据其修为,而调整出一系列的考验变化。

         显然境界越高,那么压力和考验也会越残酷。

         而且这天路考验,其实在宗内人人皆知,是一项重要的考核。

         甚至在宗内专门有个石碑,上面依次对列着每个练气每个境界的排名,以供大家瞻仰。

         天路共有九百九十九个台阶。

         比如清穆宗外门纪录的保持者。

         是一个叫做杨鸿的炼气六层的翘楚之辈,他的后面赫然有着八百六十三的字样。

         八百六十三这个数字使得这个人从外门弟子的身份变成了内门弟子。

         可想而知这练气之路有着多么大的影响力!。

         然而张千却不知道这些,他要是知道这些,现在想必早就一路小跑的跑上山门了。

         他只是以为这是针对凡人的考验。

         所以他大袖一摆,悠悠然的走了上去。

         微风在他走上去之后忽的变得急促起来,天路也在他的眼中开始扭曲,歪歪斜斜的诡异至极。

         整个练气之路又马上开始变得摇晃。

         紧接着铺天盖地的灵气也向他的方向席卷,挤压。

         这些让他开始有了一些心烦意乱的感受。

         张千在走上五个台阶之后,猛地摇了摇头。

         现在他的视线里,他早就脱离了台阶的正中位置,甚至马上就要走到旁边的山道上面。

         同时脑袋开始昏昏沉沉,像是喝了许多度数极高的粮酒一样。

         又往上十步,张千开始摇晃起来,就连步伐也开始杂乱无章,手掌都开始了颤抖。

         而且体内的法力开始不听使唤的想要运转,甚至想要挣扎的冲出体外。

         那感觉就犹如一个将要喷发的大型火山,在酝酿,在积累,马上就要喷薄而出。

         “这真是针对凡人的考验么?”

         张千那仅存的意识打起了退堂鼓,想要拿出储物袋中的令牌。

         但是在手掌要接触到储物袋的一刹那,张千又迟疑了起来。

         “一个凡人的考验,我都通不过?还谈什么复仇?谈什么大道?”

         “白日做梦罢了!”

         他猛地摇了摇头,好像这样就能把脑海里的眩晕赶出体外。

         之后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开始歇息,就这样半柱香的时间眨眼而过。

         张千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走动起来!。

         此时他赫然已经走了将近两百个台阶的样子。

         汗滴开始低落在绿色的苔藓上,不过马上就消失了踪影。

         张千的速度也开始越来越慢。

         二百八十九

         二百九十一

         “轰隆”

         一声巨响开始在张千的耳边炸响,他的身体摇晃着就要倒下去。

         不过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张千硬生生的把自己的身体掰了回来。

         “不行了么?”

         张千的心里开始有着失望慢慢划过。

         “果然不是靠着蛮力就能成功的啊”

         张千叹了叹气。

         他自己最为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而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法力在他刻意的压制之下,更加的狂暴,像是将要开闸的洪水,已经蓄水到了一定的程度。

         如果在这样走下去的话,不出五步,他的法力就会直接冲出。

         然后在他的体内没有丝毫章法的开始运转。

         霸道,硬生生的将他的经脉,直接摧毁的千疮百孔!。

         他也会直接重伤!

         “不可能的,考验绝对不会严苛到这种程度。”

         “嗯?”

         “如果我是凡人的话,那么……我没有法力,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这根本不是凡人的考验,而是……”

         “针对练气弟子的!”

         张千直到现在才幡然醒悟,不过他的醒悟显然是晚了无数倍。

         因为他都走到了这里,就算将令牌拿出来,也肯定是个重伤的下场。

         “那也不能再这里一动不动啊”

         张千的神色开始焦急了起来。

         “一定有办法!”

         张千想着直接坐在了台阶之上,开始仔细的打量起来。

         苔藓依然是绿油油的样子,上面有着纤细密集的顶端,练气之路也还是歪曲的样子,天空也歪扭的不像话,甚至白云也在毫不讲理的重叠。

         就好像是撕了一副完美的画,将其拼接在了另一幅画的空缺位置。

         没有一丝的妥当之处。

         没有一丝的和睦之处。

         这世界在他的眼中就像是割裂的样子。

         “到底是什么考验呢?”

         忽然张千好像看出了什么,直接盯着天空和白云。

         渐渐的张千的嘴角勾上一抹微笑。

         “天空怎么会变成那个鬼样子”

         “是心在动罢了!”

         “是对心境的考验!”

         说罢,张千起身,试炼之路变得笔直无比,法力也没有一丝躁动的迹象。

         天清云淡,张千此时在二百九十一的半山腰位置,正好将山下簇拥的美丽景象尽收眼底!

         树木安稳,还在练气之路的两旁,只不过他发现自己居然在边缘的位置。

         张千直接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不是什么他可以再走几步的问题,如果他刚才在走一步的话,恐怕直接就会脱离这条道路。

         那么脱离道路的代价,恐怕让他难以承受!

         “不过,那是如果……”

         张千笑了笑,抬步再度接着走了过去。

         三百二十

         三百八十

         四百五十

         四百八十一

         张千还在走着,没有一丝的阻碍。

         不过他不知道此时的清穆宗外院之中已经有人开始注意到了那块石碑。

         石碑高达数十丈,正伫立在外院的正中心外置,石碑呈现的是黑色,由黑玄石铸成,不过上面却坑点很多,显然是经过了漫长的岁月。

         石碑上面有着一条条的文字,文字呈现的是金色,正在淡淡的发散着不弱的金光。

         不过这并不影响石碑的整体样貌。

         它还是像一个巨人一样一动不动的耸立在那,犹如巨擘。

         不过这平日里静寂的石碑,在眼下却发生了变化,只见上面金光涌动,气息快速流转,只见一片耀眼的金光划过,上面的字体在眨眼间就改变了位置。

         在文字更改的这一刻,石碑好像是动了那么一动,一股玄奥的气息开始弥漫开来。

         瞬间光弘四射,人群哗动,不少人都向着这个方向而来,开始议论纷纷。

         “李师兄,石碑上面的排名动了!”

         “咦,这人是谁,怎么没有名字?”

         “是啊,名字那一栏是空的,不过这人才炼气四层就走到了快五百步啊,难道是别的宗门的天才?”

         这时旁边传来一声讥笑“第一个考验过去之后,有脑子的都能到五百步”

         “你!”

         刚开始说话的人明显不悦,然而转头却停止说了下去。

         “杨……鸿师兄!”

         那个居然磕磕巴巴起来。

         那叫杨鸿的随意看了一眼这人,就不在言语,仿佛这人是空气一般。

         “杨鸿居然来外院了!”

         “他就是那个八百多步的天才,杨鸿么?”

         周围的人明显听到了这人的惊讶声,开始齐齐的转向了这个叫杨鸿的男子,开始低声议论起来,甚至都比刚才的声音大了那么几分的样子。

         “怪不得,杨鸿师兄可是走了八百多步,当然不把这区区快到五百步的放在眼里”

         “是啊,此人现在居然停了下来,如此的话恐怕连五百步都达不到”

         议论声不大,可杨鸿却听得清清楚楚,他惬意的眯了眯眼睛,背着双手,也不说话,用审视的目光接着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