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强悍的猎手
        西部世界东边的山谷处,一个精瘦的男人手里拖着一具尸体,把它丢在一块巨石上面。

         他从兜里掏出一把银色小刀,在衣服上擦拭了一下,双眼放精光走了过去,然后慢条斯理地割下了尸体的耳朵。就像是在割一片没有生气的死猪肉一样。

         刀刃一寸寸向前移动,到最后只剩下一撮肉丝连着尸体的皮肤。似乎觉得这样太慢,男人把小刀收起来,他蛮横地把耳朵给扯下来。

         普通人撕手上的倒刺都会反着撕,因为顺着它撕开地话会留下伤口。

         男人就是这样做的,他将尸体耳朵上连着的最后一点皮肉顺着撕了下来,连带着扯下来一大块皮肤。

         可能是因为心里变态的快感得到了满足,男人的嘴边带着残忍的笑。

         仔细地把这只耳朵放在一个保鲜袋里,然后密封包好。男人用一只手抓住这具尸体的衣服,把它整个人架起来正面对着前方。他对着不远处一块石头上坐着的大汉喊。

         “巫山你别干坐着,这些脏活都被我一个人干了。来拍一张照,这可是咱们的战利品,现在提交悬赏任务越来越麻烦了。”

         在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坐着一个魁梧的壮汉,他正在用一块布擦拭着手里的砍刀。直到每一寸刀刃都擦得锃亮,他用手指弹了一下刀身,然后侧着耳朵倾听它的脆响。眼睛里带着温柔。他脸上陶醉的表情不像是在摸一把冰冷的兵器,更像是在抚摸女朋友的翘臀。

         被称作巫山的男人用他雄浑的嗓音回应:“这不正是你最喜欢做的事情吗?杀人以后留下死者的一部分当做纪念。”

         虽然嘴上这么说,巫山迷恋地看一眼自己的砍刀以后把它背在身后。然后走上前去给这一具尸体拍照。

         精瘦男人丝毫不介意他的嘲讽,嘿嘿笑了一声。“只是一点小爱好而已,比起你的恋物癖我还差了不少。”

         精瘦男人叫做吴斌。他和巫山两人都是【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并不是一个职业,只是都市里对一类冒险者的称呼,它的来源就大有来头了。

         在杀戮都市里,不同难度等级的冒险者是不会一起进入同一场任务。而在都市里,冒险者之间又被禁止互相攻击。

         这让低难度的冒险者对杀戮都市高难度的大佬缺少了畏惧心理。

         因为缺少让他们害怕的手段,以至于一些实力差劲的冒险者开始到高难度区去撞运气。四难度区的强者随便淘汰下来的一件双C级装备,对于贫民窟的冒险者来说就是神器了,能够得到的话立马飞上枝头变凤凰。

         这种情况愈演愈烈。冒险者无所不用,就为了能得到一件被大佬淘汰了的装备。

         有人姑爹喊娘地死缠着高难度区的强者,或者是一见面就破口大骂,亦或者是用身体**陪对方上床。

         能爬到高难度的冒险者都不是省油的灯,这种打破都市平衡的方式对他们没有好处,自然不会去干。可是这些冒险者像狗屁膏药一样紧贴着他们,甩也甩不掉。

         这种乌烟瘴气的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以后,冒险者自己想到了解决办法。

         东区的一个庞大组织设立了一个悬赏机制,冒险者可以在里面发布悬赏任务,由同一难度区的冒险者接取任务对付这些冒险者,然后领取一笔不小的杀戮点奖励。

         巨额奖励的诱惑,让这些像大佬们“乞讨”的这些冒险者在一个月内被诛杀殆尽。大佬的威严不容挑衅,一时间血流成河,伏尸百人,低难度区域经历了一场大清洗,直到在杀戮都市里再也不能看到这样的风气。

         尽管“乞讨”事件已经解决了,这个提供悬赏任务的组织依然被保留了下来。它只是把触手伸向不同的方向,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悬赏组织。

         有悬赏自然会有接任务的人。巫山和吴斌就是两名赏金猎人,是贫民窟最顶尖的赏金猎人。在进入第一难度区域以后,连续获得几次优秀的评价。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们完成并提交了一个悬赏任务。

         这种高额的杀戮点奖励像罂粟花一样让人着迷。在之后的任务世界里,他们放弃主线任务,将悬赏作为自己的资源获取主要来源。

         也正是因为主线任务被忽视,使得他们的任务评价一直不高。这让他们可以在第一难度区域度过10次任务才会强制进入考核任务。

         尽管还是第一难度区域冒险者的身份,可是他们的实力已经实打实地达到二难度区的水平。

         无怪这两人在任务世界里呼风唤雨,不把其他冒险者放在眼里。

         相片拍完以后吴斌又从尸体上取样当做凭证。一切忙完他夸张地伸了个懒腰,身体就像没有骨头一样扭出一个弓形弧度。

         然后他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个清单,在清单的背面印了一个青面的修罗。正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冒险者的名字样貌,和他们悬赏的金额。

         唐墨三人的名字,赫然都印在这一张清单上。

         吴斌的嘴角勾出一个弧度,喃喃自语:“这下可有意思了,三个肉猪居然抱成了团。这是我们在一难度区接的最后一单生意,可不要太无趣才好。”

         吴斌把这些被发布悬赏任务的冒险者称为肉猪。所谓肉猪,就是供人宰杀却没有反抗能力。

         事实上能被发布悬赏的冒险者实力都不错,整体实力要比都市的平均水平略高一筹。在最初的猎杀生涯中,吴斌会详细地调查他们的信息资料,制定好方案再开始行动。

         可是在最近几次任务,实力和自信心爆棚让他省略了这一个过程。

         随意一脚把这一具已经没有价值的尸体踢倒在地上。

         “走吧,早点解决掉这三只肉猪,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和第二波追兵较量一下。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任务评价优秀是什么感觉了。

         哦对了,这一个女人在杀之前先留给我,早在车站我就看上她了。前凸后翘还带着一点清纯,一定很带劲。”

         巫山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后,两个人一齐消失在夜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