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真相(三)
        走到一个十字岔口,几个人分散开来。 这样大摇大摆地闯进被划分的禁区自然是不行的,得给守卫们找点事儿做。

         正如唐墨所料,西部世界现在的力量极度空虚。内部空间只有几个返回的第一波追兵和一些工作人员,连检查巡逻的队伍都很少见到。突如起来的事变让他们抽调出去几乎所有的可用力量。

         王炜走到大堂的正门口,隐晦地在一个角落召唤出两只机械狗。这种使用的机械生物因为他掌握了制造的图纸,每一只只需要花费2oo杀戮点的原材料费用,实用范围极广。

         他用眼神催促两只机械狗往不同的方向逃跑,然后在第一时间摆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尖声大叫,做足了拙劣表演的姿态。

         “那是什么?!”

         正在大厅休养的士兵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尽管这样的机械狗几乎没有战斗力。但是他对士兵的心灵冲击的是巨大的,在一个堡垒的内部,这里本该使他们安心休息的港湾,居然也生了事端。刚刚经历完生死一线的任务,现在立马又出现了事端,这对精神层次是一种摧残。

         这是唐墨做出的第一道攻势。

         如果尽快解决掉这两只机械狗,安抚众人的情绪。这样不安的氛围可以很快得到缓解,但是唐墨他们显然不打算让出这个机会。

         王炜在做完这一切以后扭动自己的屁股往反方向跑,他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在另一个角落,艾米神色痛苦地在释放技能。她召唤的血熊在和赏金猎人战斗的过程中已经丧命了,但是血熊残存的灵魂足够让它重新被召唤出来。

         这可不是一个让人愉悦的过程。

         艾米鬓角渗透出密密麻麻地汗珠,漂亮的眉毛微皱,下排的牙齿仅仅地咬着自己的嘴唇。这种感觉就像是硬生生抽掉她的一部分灵魂一样,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疼。

         身体微微颤栗了几秒钟以后,巨大的召唤物生活新生。

         艾米就像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样,全身被汗水浸湿,身体虚弱得想要瘫软下来。她依然强迫自己尽快离开这一片区域,为了这一次的召唤,艾米被抽掉了一半的生命。

         血熊笨拙地在这一片区域横冲直撞,死去活来地这一段经历让它异常地兴奋,它像一个勇士一样咆哮地挥舞爪子,奋力向前冲刺。

         然后“砰”的一声撞在前面的透明玻璃上,毛乎乎的肉脸挤成一团。

         血熊脚打滑地在原地乱摆了几下,调整过来以后朝着另一个方向冲刺,然后“砰”地一声又撞到另一块透明玻璃上。

         这种只有边框,从外部看近乎完全透明的落地玻璃对于血熊这样的蛮物来说简直就是黑科技。连续两次中招让它变得小心翼翼,再蠢的生物也会在吃到教训以后学习,他开始用爪子在前面的空气中挥了挥,确认安全以后才蹒跚地往前走。没有了最开始的意气风,畏畏缩缩的动作笨拙地可笑。

         碰撞造成的巨大动静正是唐墨想要的。血熊成功地从另外一个方向吸引了士兵的注意力。

         这时候,大厅被迫拉响了尖厉的警报声。

         这是第二波攻势。

         整片区域都乱成一团的时候,很多位置上的守卫都被抽调过去紧急应对。在这样非常时期从内部引起的慌乱是恐怖的。

         在古时从军打仗的时候,经常会有夜袭营,袭城的战役,以少量的兵力战胜自己几倍甚至十倍的敌人。

         这是一样的道理。

         慌乱,它是恐怖的,而且极其容易蔓延。

         周围的开始四处走动,离开自己的岗位。唐墨和泰迪一脚踢开两边窗帘被拉上了的房门。

         不出所料,那些因为受伤严重,机械器官裸露出来的士兵正在接受调配。似乎是察觉到室外不正常的气氛,他们在工作的时候不安地向外面张望,甚至有一个人起身不耐烦地想要让外面安静一下,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房门被踢开,看到唐墨这张凶神恶煞地脸。

         这些程序员都是普通人,甚至更加不堪,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

         唐墨用匕抵在面前这只羔羊的脖子上,扯着嗓子大声喊。

         “我想让你们帮一个小忙。现在,恢复这些正在调试的机器人的意识。”

         一个程序员把唐墨错认为普通人类,他鼓起勇气站出来,坚定地说。

         “你不能这样做,这些机器人还没有调试完全,他们都经历了严重的认知错误,一旦被唤醒,将会是一场灾难。”

         唐墨头都不回,举起另一只手用袖枪一枪爆头,打爆了这个男人的脑袋。

         “我想你们还没有弄清楚情况,我现在不是在请求也不是在商量。想要活下去地话就按我说的做,现在。”

         所有人都被吓得愣住了,没有人行动。

         唐墨探了一口气,从腰间掏出一把机枪,对着另外一个人一阵扫射,打得他直接抽搐起来。其实他很想用袖枪再装一次逼,可惜冷却时间太长了。

         混在人群里抱着侥幸心态的程序员们终于意识到了。对面这个人是修罗,是刽子手,不按照他说的话做他真的会一个个把所有人杀光,不带一丝犹豫。

         所有人开始慌张地操控手里的控制仪,唤醒周围的机器人。

         这是最后一波攻势,致命一击。这些认知失调的士兵将会把场面推到**。

         在短期内,骚乱将不可遏止。

         机器人一个个转醒,眼神复杂地看着周围的情况,他们对于现在的情形还没有清楚的认识。

         唐墨往前跨了一步,他只需要几句话就能煽动起来这些迷茫士兵的情绪。稍微运用一点在进杀戮都市以前接触到的洗脑技巧。

         在个时候身后的泰迪用手敲了敲唐墨的后背。

         这种跃跃欲试却突然被打断的感觉让唐墨感觉到愤怒,就像啪啪啪的时候突然来了电话一样,偏偏他还不得不做出回应。

         转过脸顺着泰迪的目光往地上看,只见刚刚被他爆头的那一个程序员的脑袋,在地上咕噜咕噜地转着圈,随着它旋转的度逐渐放缓下来,可以看到已经被炸出一个大坑的头颅上面,

         裸露出来密密麻麻的金属线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