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一路向西
        马里奥的庄园地下是一个大型的密室,它通向一个很偏远的峡谷。在这个密室里面有层层机关,足够掩护人群撤退。

         唐墨一群人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有圣殿骑士的士兵发现了这个通道口,和守门的雇佣兵战成一团。

         冒险者们冲上去把这几个杂兵收拾掉。

         艾吉奥则拖着他半残的身体一瘸一拐地走到一个守门的一个雇佣兵面前,两只手握住他的衣服把他提在半空中:“克劳迪娅和我的母亲进去了吗?”

         守门的雇佣兵被吓得不轻:“先生,两...两位夫人都已经安全进入通道了。

         先生,圣殿的士兵已经发现了这里,我们现在必须关闭通道的闸门。”

         艾吉奥松了一口气,妹妹和母亲已经是他最后的亲人了。他现在就像一个精疲力尽的溺水的人,这已经是他唯一的希望。

         艾吉奥把雇佣兵放在地上,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大部分的居民和士兵都已经被疏散进了避难的通道,可是仍然有很多人没有成功逃出来。现在关闸门意味着宣判这一群人的死亡。

         唐墨抬头望了一眼艾吉奥,恭敬地说:“导师,一旦圣殿骑士掌握住了通道,我们将会迎来无止尽地追杀,这一路上会有更多无辜的人死亡。”

         艾吉奥眼神在一瞬间露出了迷茫,他对“导师”这个称呼还很陌生。他当然明白唐墨所说的道理,可是明白是一回事,真的要去下决定却又让人无力。这个刽子手还是需要他来当。

         “关闸门吧。”

         雇佣兵如释重负地把闸门关上,他们往前走了一段路以后。

         一个冒险者在隧道口放了几管炸弹,“轰隆”一声,这一截隧道被炸得倒塌下来,数人高的大石块砸落在路上,严严实实地封死了路口。

         唐墨这个时候才把心放下,最艰难的一段时期已经度过了。

         在避难所得中间位置汇聚了一堆人,克劳迪娅和母亲都在人群里,看见了艾吉奥她们泪眼模糊地跑过来,前一天还是富贵人家的小姐,而现在却在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内心的辛酸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艾吉奥用胳膊搂主克劳迪娅,这一路上他们砍断了所有的吊桥,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

         慌乱地人群看到艾吉奥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他们沉默地收拾起身上带着仅有的一点家当,有不少人甚至还带上了自己的牲口,这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

         一个雇佣兵牵来了一匹枣红马,它属于艾吉奥。

         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跟在艾吉奥的身后,没有人说话,隐约可以听到老妇人的喘息声和抽噎声。

         如果说艾吉奥在此之前组织兄弟会是因为仇恨,在这一刻他才深切地体会到自己使命的重大意义。

         在通道的出口,艾吉奥带着几个冒险者赶上了克劳迪娅。

         “母亲,克劳迪娅,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我们要去罗马。你们组织百姓到妇罗伦萨。”

         玛利亚担心地说:“你一定得去罗马吗?”

         “母亲,想要打赢这场战争我们必须到敌人身边去,向他们发起挑战。‘苹果’还在西泽尔的手里,我们要尽快组织他。”

         现在最糟糕的情况就是莱昂纳多传授给西泽尔关于“苹果”的使用方法,而圣殿的冒险者肯定会影响到这一点。

         “你们几个凭什么去对付西泽尔的千军万马。”

         “他们的敌人并不只有我们,我会和马基雅维利和好,然后商量对策。

         我们永远都不会放弃战斗。”

         “至死不渝?”

         “至死不渝。”

         阿利亚被说服了,她双肩耷拉下来,把脸埋在克劳迪娅的怀里抽噎。

         艾吉奥亲吻了母亲和妹妹以后,毅然决然地调转马头,带着这6名冒险者踏上了前往南方的道路。

         往前走了一段了,艾吉奥晃晃悠悠地突然从马上栽倒下来。

         唐墨迅速地托着艾吉奥,他早就料到了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为了不让妹妹和母亲担心,艾吉奥一直强撑着装做一副没事的样子,要知道他可是被一颗炮弹正面击中。

         “我们得带他去看医生。”

         有人接茬“那也得先把他护送到罗马,这荒郊野外地哪里会有医生出现。”

         唐墨反对“不行,所有冒险者都知道艾吉奥会去罗马,这时候圣殿的冒险者会怎么做?他们会在那里布下天罗地网,我们不能就这样带他过去。”

         “我有一个治疗技能,可以补血和治疗简单的外伤,虽然不能移除艾吉奥现在的重伤debuff,不过应该可以让情况好转一点。”一个妙容姣好的女人说。“对了,我叫艾米,现在大家都在一个阵营,互相认识一下吧,最好把自己的技能和其他能力都说一下,我们精诚合作度过这一次任务。”

         唐墨撇了撇嘴,这一场是杀戮任务,声望不够就要面临着被抹杀的命运,在那的时候同伴是最好的下手对象,根本不存在什么精诚合作。

         “我叫俊凯,用得是枪。”第一个介绍的人挥了挥自己手里的机关枪,显然也是聪明人。

         之后的3名冒险者都只是介绍了自己的名字,有些人说了自己进杀戮都市以前从事的工作,对于实力方面都没有透露。不过从表面上可以看出来,4个人都是使用枪械之类的热武器,倒是艾米双手空空,不知道他的战斗方式是什么。

         轮到唐墨的时候他干脆只报了一个名字,然后举起自己手里的匕首,这在今后的接触中都不可避免泄露出来的。

         其他人看到唐墨使用的是匕首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刺客方面的强化,在结合这是一个刺客的世界,有人惊讶地问:“兄弟你不会是没到任务期限自己选择进来的吧?”

         唐墨笑而不答。

         得到肯定的答复有人惊叹,对他竖了一个大拇指:“牛逼啊兄弟,生存率这么低的竞技任务都敢主动进来,能活下来你一定是个人物。”

         想了想,唐墨说:“能在这个操蛋的地方活下来的都会成为一个人物。

         我们还是关心一下艾吉奥吧,他已经被晾着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