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被屠虐一空的盗贼工会
        第二天,唐墨起来洗漱完毕。他已经交代完了需要打探的消息已经私底下散发给流离冒险者的消息。

         在离开的时候他仍然不放心,反复嘱咐:“萨琳娜,哪怕是再重要的信息,只要有暴露出你的可能你都不要去触碰,你无法想象敌人的手段有多恐怖,一切以完全为重。切记,切记。”

         唐墨紧张的样子让萨琳娜心里甜甜的,在她看来唐墨是在关心自己的完全,殊不知他只是一心放在“玫瑰花开“组织的安全上面。

         回到藏身处的时候正好和艾吉奥碰上。他热情地招呼唐墨:“我正准备去拜访拉·沃尔佩,他收容的盗贼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助力,你和我一起去吧,你的小手段或许可以给他留下不错的印象。”

         唐墨欣然答应,尽管他对这一趟出行的结果并不看好。

         静静地等待艾吉奥换上一身白色的肩甲,他原本身上的阿尔泰之甲被炮弹给轰烂了。从这样的结果来看,在刺客信条里属于上等装备的阿尔泰之甲应该只是一件C级装备,那么金苹果这样刺客信条里的神器很可能是在双C级的水准。

         两人用兜帽遮住脑袋,打扮得像是爆发户的商人,驾马往拉·沃尔佩的方向走。

         一路上艾吉奥都在和唐墨闲聊,尽管因为都市的影响他不会直接指导唐墨,可是两人的亲密关系是确实存在的。

         很快他们进入了拉·沃尔佩客栈的范围,拉·沃尔佩在附近收容了很多盗贼和罪犯,把他们聚集在一起,说的好听一点是一个盗贼工会,其实就是一堆罪犯聚集在一起的产物。

         走了一段路以后,唐墨突然牵着缰绳让马停了下来。

         艾吉奥回过头询问地望着他。

         “导师,你不会觉得这附近,太过于清净了吗。这里已经是拉·沃尔佩的势力范围,如果我是盗贼工会的领袖,我会安排几个哨兵或者让人假扮行人和佣兵的人,充当斥候的作用。可是走了这么久,我们一个人都没有遇到?”

         听完唐墨的话艾吉奥才意识过来。倒不是他反应迟钝,只是因为有鹰眼天赋的存在,他可以分辨每一个人是否对自己有敌意,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下,容易让人松懈下来。

         艾吉奥皱着眉毛,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下马,我们走着过去。”

         唐墨翻身跳下马,跟着艾吉奥钻进旁边的乱石堆。

         两人一路上用巨石掩护自己的身子,这让唐墨切身感受到艾吉奥的强大。对方已经放慢脚步在等他了,唐墨仍然需要拼尽全力才能跟上他。移动的过程中他努力揣摩艾吉奥的步伐,他放慢下来的脚步对唐墨来说是一个绝佳的学习机会,在细节方面让他收益不少。

         潜行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他们发现了问题所在。

         之所以这么安静是因为尸体,

         方圆几里只剩下了尸体,没有一个活人,唯一的生物就是被腐肉吸引过来的漫天的蝇虫。

         从小山坡一直到盗贼工会聚集的客栈,一路上铺满了盗贼们的尸体,血水渗透下来把土地染成了红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心尸臭味。

         艾吉奥用袖子捂着了鼻子,他头上的青筋因为愤怒在跳动。

         这群混蛋难道就不会担心瘟疫蔓延开来吗?

         唐墨皱着眉毛四处张望,他早就预料到了盗贼工会的结局。它就像一大盘蛋糕,一个给圣殿骑士的冒险者刷分用的蛋糕,在艾吉奥入驻罗马以前就可以把它吃掉,只是没想到这群人的吃相这么难看。

         没花多少工夫,唐墨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因为它被摆在很太显眼的位置。

         拉·沃尔佩的尸体被挂在酒馆的最顶端,身上的衣服被撕得粉碎,他的四肢被摆成一个大字型钉在木头上,下体赤裸裸地暴露在外面。现在已经开始腐烂,密密麻麻的黑色苍蝇趴在他烂掉的伤口处,发出恶心的嗡嗡声。

         唐墨之所以能认出他来还是因为他生殖器上插的那一柄袖剑。

         不是出自这个时代的人之手的低俗恶趣味。

         在拉·沃尔佩的尸体旁边还有三具尸体,勉强可以分辨得出来是两男一女,衣服同样被扒光了,应该是加入盗贼工会的冒险者。

         “导师,我们离开这里吧,谁也不能保证这片区域现在是否在圣殿骑士的监控之中。”

         成片苍蝇发出的恶心声音让唐墨心烦,用不了几天,这里就会被蛆虫覆盖。

         杀戮都市的生存压力以及没有条率的限制,塑造出来了一批变态。他们把自己心里想过的,但是没有实施过的所有变态想法在任务世界里经历一遍,所以低难度区在都市里又有另外一个称号,叫“罪恶”。

         在离开之前唐墨本来想一把火把这里给烧了。可是储物空间里没有携带燃油,那一堆腐尸铺成的通往客栈的带路让他打心眼里排斥。

         在之后的天艾吉奥很沉默,盗贼工会的协助对他来说是一股不可或缺的势力,这意味着他们的道路会更艰难,他开始大量地网罗不甘暴政的平民,尝试把他们训练成刺客。

         在吃过晚饭之后艾米叼了一根烟慵懒地走出来:“你们那天去盗贼工会发生了什么,我看对那位的打击好像不小。”

         唐墨诧异地看了一眼艾米,对着艾吉奥的房间方向叹了一口气说:“整个盗贼工会被屠虐一空,我们去的时候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拉·沃尔佩被鞭尸挂在了酒馆的正中间,我发誓这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场景。”

         “倒是符合一些老牌冒险者的脾气,杀戮都市除了盛产强者以外还盛产变态。不过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地样子。”

         “担心?你指哪方面?”

         艾米用两只手指夹着烟比划,同时用美眸打量唐墨的反应:“失去盗贼工会这样一个盟友,对付西泽尔可就麻烦多了。”

         唐墨突然明白了艾米说这番话的意图,在对方看来,如果自己连这一点都没有看出来的话,也就失去了和她合作的可能。

         “在我的印象里。这一场任务要求的只是声望值,根本就没有提到关于阵营的建设,还有战争胜利方面的任务。”

         艾米用指甲划着墙,听到这一句话以后,突然抬起头,对唐墨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