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战争机器
        仇七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随着骨骼的蠕动整个身子在一瞬间被拔高到两米多。

         迎面冲来的冒险者看见他的样子哪里敢继续进攻,冲到一半急刹住自己的身子。

         可是这时候双方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仇七栖身上前,十多米的距离瞬间就冲过去,留下一道残影。他一抓捏住距离自己最近冒险者的喉咙,把他箍在地上。

         “轰”

         冒险者和地面撞击出了一个大坑。

         所有人都被这一手给震慑住了,分散开来把仇七围住,却没有人敢主动上去攻击。唐墨分明看到他已经扭曲的面孔上做出了不屑的表情。

         仇七对着天上发出沙哑的咆哮声,从地下涌起红色的火焰把所有人都包围在内。

         “血统技:炎魔之怒,消耗血统能量召唤地底深处的岩浆,对自己周围200平方米内的所有人造成40点伤害。每一次任务世界只能使用一次。

         血统技:炎魔怒吼:对大范围内的敌人造成音波冲击,造成眩晕0.5秒,并让受到音波攻击的冒险者进入重伤状态,在5分钟内获得治疗效果减半,优先度14。每一次任务世界可以使用2次。”

         变身状态下威力增加半分之30,连续两个血统技能的释放几乎打残了所有人,同时无差别攻击直接收割了自己这一方残血的两名冒险者。

         炎魔怒吼技能更是让低级治疗药剂的效果大打折扣,在眩晕的0.5秒时间里,仇九连续挥拳打飞自己周围的几名冒险者。

         站在十几米之外的唐墨也被技能波及到,他双耳嗡鸣,从耳朵里面流出一股温热的血水。

         地底下不间断地涌出红色的岩浆,普通攻击可以附带灼烧效果,这是低级炎魔血统的最后一个技能。

         “这就是血统的力量啊!”

         唐墨看着灭世一样地场景感叹。

         无论在哪一个难度区,血统带来的实力提升都是巨大的。它在不占据技能栏的情况下掌握威力强大的技能,高级血统往往会伴随着变身技能和附加效果,在短期内大幅度地提升实力。

         同时,过早强化也有弊端。因为血统一旦强化,就很难清洗。所以很多强者会把选择强化血统的时间推后,经历了足够多的任务世界以后,他们将会有能力选择更加强大的血统。

         不过这些都不是唐墨需要考虑的问题,他现在连最基础的双C级血统都支付不起。

         没花费多少工夫,仇七在另外两名冒险者和重甲兵队长的配合之下收割了所有人,他把头转向唐墨和艾米这一边,咧开巨大的嘴巴对他笑,然后像炮弹一样冲了过来,飞在半空中发出气爆的声音。

         唐墨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回去。”

         ...

         时间回到了10分钟以前。

         ...

         兄弟会的冒险者还沉浸在屠虐敌人的快感之中,看着面仅剩下的6个幸存者,有人回头请示唐墨。

         这一次唐墨做出了反应,他伸出一只手拦住其他人:“不要过去。”

         有人皱着眉毛:“唐墨,我承认你很聪明,也很强。可是猎物都在嘴边了你拦住我们,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不会听你的。”

         周围的人端起枪表示赞同。

         唐墨指着远处的仇七说:“还站着的这个冒险者,他强化了血统,刚刚那一拨的火焰陷阱甚至连他的皮肤都没有伤到。我倒是不介意你上去试一试他的实力,只怕他变身以后刹不住车,连我们都波及到了。”

         人群里传来惊呼声,这个冒险者很识趣地往后退了几步。

         血统,在大家的认知里分明是第二难度区冒险者才拥有的专利,除了血统本身以外它也代表的冒险者的实力。

         压下了这边冒险者攻击的欲望,唐墨主动往前走了几步,他袖子里藏着D级道具回环钩,对方暴起地话他会在第一时间借助障碍物逃离。

         仇七皱着眉毛,对面没有第一时间内冲上来出乎他的意料,如果敌人分得太开的话他变身以后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他压下了立即变身的想法,等待更好的机会。

         唐墨停了下来,站在他认为安全的距离。沉默了一下开始整理自己的措辞,他说

         “仇老大和我在一个都市区域的,你的名声我早就听过,今天才有机会见上一面。”

         “呵呵。”仇七皮笑肉不笑地回应,在杀戮都市里这点关系不会让他在出手的时候犹豫一秒。

         唐墨继续说:“其实我们根本就不用拼个你死我活,我相信我会更好的方法。”

         “怎么说?”

         “比如你主动把战争机器交出来。”

         仇七被气笑了,骂道:“小子,你在找死。”

         唐墨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既然仇七肯和他谈,就已经成功了一半“你们几个凭什么摆脱我们的围杀,仅仅只是依仗你那不能完全变身的炎魔血统吗?”

         这一句话让仇七心神剧震,他佯装淡定地说:“别那么多废话,你们要么就一起上来,要么就现在撤走,战争机器我不会交给你们的。”

         “你们果然押运的是战争机器。”

         “你在套我的话!”

         唐墨摆了摆手:“只是确认一下而已。

         别那么大火气,据我了解炎魔变身以后会进入很长一段时间的虚弱状态,这样一来身居声望排行榜第一的人你要怎么保证自己的安全?连同自己几个活着的同伴一起杀掉吗?恐怕有点困难。”

         听到这话,仇七身边的冒险者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

         被点破心声的仇七恼羞成怒:“牙尖嘴利的小子,不知道你的能力是不是和你的嘴巴一样厉害。”

         他开始有出手的趋势。

         唐墨退后了半步,他露出袖子里的回环钩:“大范围伤害技能炎魔之怒,加上声波控制技能。在我们有所防备的情况下能起来多少效果?

         我手里的道具叫回环钩,可以在100米范围内腾挪5次,可以拖延你不少的变身时间吧。”

         “回环钩只能在50米的范围内移动。”仇七从牙缝里挤出这一句话。

         谎话被拆穿丝毫没有让唐墨感觉到羞愧,他摊开双手:“你看,打起来的话我们都没有把握取胜,不如坐下来好好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