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那个她
        唐紫珣,有名的作家,只因为出版了一本小说而出名。她将自己的部分过往生活写入了这本小说内。就在昨天,她刚刚结束了最新小说的签售会,出版的小说吸引了不少粉丝到场。这本书的内容源于唐紫珣脑海中朦朦胧胧的记忆,她一直以为是在医院养病的时候做的一个长长的梦,可是病床边的小床上一个小小的身躯告诉她,脑海中出现的一切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她不知道,就在她签售会的上方,在广场正对面的那一幢大楼里,一双眼正温情的注视着她所在的那个地方。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紫珣啊,明天早上九点开始还有几个采访,今天你也累了,回去早点休息。”经纪人兼现在的好友景玫交代完,便将唐紫珣的车钥匙给她,“那孩子我妈已经去接了,现在也晚了,就让他先睡我妈哪里。明天周末,我们办完事情带他出去逛一逛吧。”

         “嗯,我知道了,现在这个点宸宸也睡下了,那明天早上八点前我会到公司。你把宸宸带过来吧。”唐紫珣习惯性的甩了甩她一头利落的短发,然后坐上了车,往自己的公寓开去。

         回到家的唐紫珣一打进门开始就丢下了自己的随身物品,脱了外套直接扔在了沙发上,然后走到了宸宸的房间收拾了一通,看了看不属于宸宸的女婴用品,走了出去。待她走到卧室,身上已然换成了睡衣。唐紫珣将自己的身子抛向自己的床,双手抱起了一旁的被子,双眼盯着天花板,又失神了…….

         “那只是个梦,对吧?”唐紫珣眼角落下一滴泪,她一直在习惯性的催眠自己,告诉自己,过去几年发生的事情都只是一场梦。从前,她从单人床脱离,在那个人的带领之下睡上了双人床,可是谁能想到后来自己连睡双人床的资格都没有了,如今面对着大床只能习惯性的缩在了床的一角。现在的每天夜里,唐紫珣总是喜欢用被子裹着自己,可能是感觉着这样子更加“安全”,又或者唐紫珣会选择抱着被子到客厅去,窝在沙发上睡觉。唐紫珣还会直接跑到宸宸的房间里,睡在地板上。她想要的不过是一份从未得到过的安全感。

         深夜:

         “我是唐紫珣,不是晴晴,我是唐紫珣,不是那个小洛晴,不是,不是,不是……”唐紫珣在深夜还是被那个回忆唤醒了,她惊吓着醒来,脑海中出现那个男人的背影,只有背影,没有看到脸。唐紫珣习惯性的想要拉住他,但又在即将触碰到他的时候,她却又缩回了手,是恐惧和害怕深深拉扯着她。

         多年前,在另外一个城市:

         “再过三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你每年给我准备的惊喜都不一样,好期待这次的生日礼物诶。”女孩的脸色苍白,身体也有些抖动,却依旧还是露着笑,开心的回忆着以往的生日派对,想着以前爸妈总是会安排一大批人来家里庆祝,害的她都没有时间跟浩初哥哥好好相处,“这次是我的18岁生日,我一定要安排出时间跟你一起,你说好不好?”

         一旁的男生拉起女孩冰凉的手塞进了子自己的大衣口袋:“你说怎么样都行,真是的,明知道今天会下雪,也不知道多穿点衣服,看你脸白的,手还这么冰,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男生名叫江浩初,大了边上的“小妹妹”七岁。对于江浩初来说,现在待在他身旁的女孩洛晴,是他从小陪伴到大的,他看着她学会走路和说话,看着她成为漂漂亮亮的小公主,他的一生中,恐怕也只有她能入得了他的眼了。曾经不论多少女生的追求,江浩初都是无动于衷,他一直在等待她长大,他早已决定了,三天后给她的生日礼物就是他的求婚,他要她成为他江浩初的未婚妻。

         “没有,就是冷了点,要不先送我回家吧。”女孩的额头开始冒出点点的汗水,在江浩初不注意的时候快速将它们拭去。

         江浩初将洛晴送回到洛宅之后驱车回家,这时候的天空又开始下起了雪,江浩初放慢了车速小心翼翼的开着车。就在等待某一个红绿灯的时候,朦胧中看到路边转角站着一个女子,奇怪的是那女子就一动不动的看着飘雪的天空,江浩初奇怪的看了一会,又摇了摇头,人家的奇怪****什么事情?这就是江浩初同唐紫珣的第一次见面,也是他第一次正眼看别的女人,即使没有看清楚正脸。

         “少爷,浩宇少爷今天回来了,现在正在同老爷夫人聊天呢。”刚回到家的江浩初听到管家对他说的,立马丢下了车钥匙急急忙忙向大厅走去。

         “哥,”江浩初一看到面前穿着一身西装的江浩宇,有些感慨,曾经他们两兄弟同洛晴是一起玩耍的一起长大的朋友,自从哥哥三年前出国发展,就再也没见过面。

         “浩初,你长得更壮了么,”江浩宇站起身伸出右手同江浩初击掌,他们两个从前一起打篮球,一起玩游戏,一起冲浪,不论什么都是很合拍的两兄弟,“你都是律师了,怎么还天天呆在家里,不用做事啊。”

         “哪里,前段时间打赢了一场官司,这酬金不是蛮高的嘛,先休息几天,”江浩初脱了外套放在沙发上,然后坐下,“而且,这几天我在想一件让我兴奋的事情。”

         “什么事啊?”江母有些好奇,这小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出个花样。

         “那,你们一定要听好了,我呢决定在小洛晴生日那天向她求婚。”江浩初高高兴兴的说完,在场的人除了他,脸色都变了,“诶,你们怎么了,怎么不高兴啊,爸妈,你们不是也蛮喜欢她的吗,我和小洛晴的结合,你们肯定会赞同的吧。”

         “这个,这个……”江母不知道该怎么同儿子说前段时间知道的事实。

         “我不同意,”江怀新接下下了江母的话。

         “爸,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喜欢洛晴,而洛晴也喜欢我,你为什么不同意?”江浩初有些生气,本来以为一切都会很顺利,怎想父母竟然都不同意。

         “你们两个年龄相差太大,”江母想不到其他的理由,但又不能把事实告诉他,这也是洛晴自己拜托的,她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同她的浩初哥哥在一起了呀。

         “妈,这不是理由,才七岁而已,三天之后我会向洛晴求婚的,如果觉得她太小,我可以等,等多久都没关系,你们就不要再说了,无论你们有什么可笑的理由。”江浩初气呼呼的拿着外套走上了楼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怎么都不理解家人的做法,明明都很喜欢洛晴。

         “老公,这下子怎么办,我们又不能跟他说,真是急死人了。”江母双手紧握,着急的走来走去,“怎么在这个时候浩初就有了这个想法,他们已经完全没有可能了呀。”

         “行了,我看现在啊还是别多管了,我们几个现在跟他说,他决计是听不进去的,诶,虽然我们都挺喜欢洛晴,她也算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可是谁能知道她的命这么不好。”江父说完叹了口气,江浩宇给江父递去一杯茶。

         “依我看啊,我们也别急着拒绝,我知道洛晴之前跟你们说了这事情就是不想最后真的出事的时候很多人难过,她最看重浩初了,这一年来她都没有告诉浩初,那一定有她自己的想法和理由,”江浩宇其实也挺心疼这个小妹妹的,正是如花的年纪却要承受这种痛苦,“三天之后,顺其自然吧,或许洛晴自己的拒绝会比我们的不允许好得多,她不会希望在这个时刻还让我们大家为难。”

         “可是,就怕浩初这孩子死心眼……”江母还是一脸的担心,感觉这几天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第二天早上,江浩初还纠结着昨晚爸妈的反应,连早餐都没吃就出了门,他同往常一样驱车到了洛晴的家,走进门,看到坐着看报洛伯父和在厨房的洛伯母,却没有见到他想见的小洛晴。

         “伯父伯母,洛晴呢,是还没有起床吗?”

         “哦,浩初来了,洛晴一大早跟朋友出去了,怎么,她没跟你说吗?”洛伯母请江浩初坐下,继续谈到,“是在网上认识的女性朋友,大了她好几岁呢。这个朋友她还没有介绍给你认识吗?”

         “什么,你们竟然也这么放心的让她出去了,”江浩初之前从来没听说过她什么时候交了个新朋友,“真是的你们也不怕她出事情吗,我去找她。”江浩初快速的走了出去。留下洛家的人在后面的看着。

         “老洛,看浩初对我们家晴晴那么用心,我…我就想哭,”洛母拿着纸巾擦了擦流下来的眼泪。

         “别哭了,要忍住,叫晴晴看见了不好。”

         “现在晴晴不是不在吗……”洛母干脆就哭的更凶了。

         江浩初坐上自己的车,掏出手机给洛晴打了个电话。让他安心的是,洛晴接了电话。

         “你在哪里?”江浩初忍住自己的怒气,轻声问道。

         “是浩初哥哥啊,我在XX大厦楼下的甜品店里,怎么了?”洛晴知道是谁的电话,也知道对方现在怒气正浓。

         “你说怎么了,随随便便就跟别人跑出去,万一……”

         “好了嘛,我不是没事吗,你要过来吗,我在这里等你,也顺便让你见一下我的朋友,就这样,快来。”洛晴一口气说完,就挂了电话,这是她的计划,她的浩初哥哥,一定要来见现在正坐在她对面的女生。

         “紫珣姐,好了,待会儿啊,那个浩初哥哥就会来了,我想介绍你们两个相互认识一下。”洛晴一手撑着脸,另一只拿起杯子喝着开水。

         坐在洛晴对面的就是江浩初那天夜里看到过的女生,唐紫珣。

         “有必要吗?我,我不太喜欢跟不认识的人说话。”唐紫珣喜欢封闭自己,在外面喜欢用一头长发遮住自己;脸上的神情。

         “有必要,以后你还会感谢我让你认识他的。”洛晴知道唐紫珣的过去,知道她的心态,也知道唐紫珣的身体状况,在各方面吻合的条件下,她才在医院内选择了唐紫珣,而这一切被选中的唐紫珣毫不知情,这是洛晴的计划,当然,她的父母自然也知道,这个准备了一年多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