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万晓晓离去后,唐紫珣回到小厨房泡了一杯茶,想要给江浩初解解酒。

         “浩初……江浩初,你醒醒,把茶喝了……”

         沙发上的人半分动静也没有。无奈叫不醒,唐紫珣想了想,还是直接让他上床睡觉好了。

         摇摇晃晃地,唐紫珣好不容易将江浩初扔上他自己的那张床,却见他翻了个身,吐了……而且好巧不巧,唐紫珣就成了那个垃圾桶。

         “你……”真是醉了,唐紫珣看着身上多出来散发着酒味的东西,又看了看床上那个睡的正香的人,只能叹口气跑去卫生间洗澡。

         一会儿后,唐紫珣穿着睡裙一身干净的走进了江浩初的房间,手上是后面新泡的一杯解酒茶。

         唐紫珣在床边推了推江浩初,好不容易让床上的人有了动静。

         “江浩初,起来喝点解酒茶,你会舒服一些……”唐紫珣站着那里,也不知道翻了个身的江浩初有没有听见,“那我直接喂了哦。”

         唐紫珣自己嘀咕一句,算是他听见了。一只手扶起江浩初的头,慢慢将杯子靠近……一口水下肚,两口水下去……江浩初突然坐起身自己胡乱摸着接过水杯一口气喝完了。

         唐紫珣惊讶地接过他手中的空杯子放到了一边,回头看了看坐起的人,一丝笑意浮现在嘴角,他这样很像个孩子诶。不似往日一般的冷淡脸庞。

         江浩初的眼睛虽然睁开了一点,但看上去还是迷迷糊糊的样子。

         “要不要吃点东西,明早起来也不会很难受……”唐紫珣弯腰靠近江浩初,轻声问。

         坐在床上的人听到声音一下子抬起了头。

         江浩初喝酒的时候一直想着唐紫珣的事情,不管是她的“所作所为”还是每一次的低头脸红,不论他把她想的有多坏,反正这个人就是在脑海中抹不掉,所以他很气愤,气自己太过于关注不该关注的人,气自己在她不舒服的时候就担心的不得了,这样,他怎么对得起晴晴?想的越多,喝的也就越多,他没想到今日喝的不同寻常,空腹喝酒的他立马就醉的不省人事。

         “晴晴……你回来了……”江浩初眼前像蒙上了一层纱,他只知道,眼前的女孩,是他的晴晴。

         他伸手去拉唐紫珣,拉过她拥在自己怀中,口中唤着的却还是那个名字。

         唐紫珣任着江浩初抱着自己,他那一声一声的晴晴叫的她很不是滋味。原来他真的跟自己的妹妹……那她算什么,不管是从前未曾失忆的时候,还是现在洛晴已经逝去,她到底算什么?

         一想到这些,唐紫珣的眼泪就止不住了,江浩初喜欢的根本不是她,为什么他们还有婚约……

         “晴晴……你怎么哭了?”江浩初声音不似平常,而酒精更迷了他的眼。

         唐紫珣胸口隐隐发痛。

         江浩初却是将他抱着的她转了一个方向:“别哭,浩初哥哥在这里。”

         他为她吻掉脸颊上的泪珠,那般温柔,唐紫珣从未见过,她是否还要可笑的庆幸自己被他当成了妹妹?

         “我不是……”唐紫珣看着眼前放大了的俊脸,梗咽着,“我不是晴晴。”

         “不,你是晴晴,别骗我了。”江浩初的唇直接覆上了唐紫珣的唇,阻止她继续说话。

         他的舌袭入她的口中,像害怕她离开一般拼命的吸吮着,而他的双臂更是紧紧拥着她,舍不得放开。

         唐紫珣想要躲开,奈何用了力气也逃不掉,江浩初一只手掌滑入唐紫珣的发,控制着她。

         就在唐紫珣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江浩初放开了她却转而将她压在身下。

         “晴晴,我要你……给我,好不好。”江浩初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影,手却来不及等对方同意,慢慢伸入了那从未被触摸过的禁地。

         “江浩初,你混蛋,放开我……”唐紫珣胸口闷的有些喘不过气,“我不是她,你放开……呜……”

         省得麻烦,江浩初还是堵住了唐紫珣的嘴,然后最快速的脱掉了唐紫珣身上的睡裙。

         那一夜,唐紫珣差点心脏病发作,而江浩初留在她身上的痛,她永远都忘不了。

         他叫着别人的名字,却要了她。

         等到江浩初累的睡着,唐紫珣推开了压在她身上的人,忍着痛的快要散架的身子慢慢爬起来。

         唐紫珣像个死尸般的走回她的房间,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脸上满满的泪痕,凌乱的头发,还有那已经咬出血的唇……她一夜无眠,就这样子靠在床边,发了一个晚上的呆。

         她该离他远远地,远远地……

         第二日,江浩初醒来,捂着自己的胃坐起身。第一眼就发现了床上地下的凌乱,被撕扯破的睡裙,属于女人的内衣……他昨夜做了什么?

         零碎的片段浮现在他的脑海,他竟然把那女人错人成了晴晴,还……他不是正中那人下怀了?

         “砰……”房间门被人用力推开。

         唐紫珣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依旧一动不动,她知道一定是他醒了,清醒了。

         江浩初走进她的房间,看到裹着自己缩在床角落边的唐紫珣:“你赢了,要跟我结婚是吗,不就一张证书,我给你,但你别妄想接下来有什么……”

         “我不要……”唐紫珣打断了江浩初要说下去的话,“你喜欢的是她不是我,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你走吧,我想休息了。”

         她真的很累,自从唐紫珣从医院的病床上醒来,周围的一切都让她陌生的害怕,不论人或物,她真的害怕,害怕自己的格格不入。

         “唐紫珣我告诉你,你刚才说的我都已经录下来了,既然如此,可别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话。”

         又是一阵声响,江浩初走了。

         录下来?当作证据吗?不愧是律师,碰到这种事情还能做这种事……唐紫珣冷笑。

         江浩初回到自己凌乱的房间,粗暴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这女人,没想到啊,竟然这么容易松口,他们两个都……江浩初瞟了一眼垫被上的一抹嫣红。真是气死他了,正常的人不应该叫他负责吗,她那么干脆的让他走是什么意思?既然要走,走就走好了。

         一整天,唐紫珣都没有下过楼,万晓晓觉得不对劲,拿了晚饭送上楼,房门却是开着的,江浩初早不知所踪。

         “紫珣……紫珣啊?”万晓晓叫着,打开了唐紫珣的房门,又是漆黑,再开灯,天哪,这是什么情况,差点吓死她。

         “紫珣……”万晓晓快步走到床边蹲下,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裹着被子躺在地上,嘴唇上凝住的血,明显的泪痕,“紫珣,紫珣你醒醒啊,醒醒啊。”

         万晓晓着急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她匆匆跑到隔壁的房间,看到一地的凌乱,却没找到她想找的人。万晓晓掏出手机,打了自家老齐的电话,让他赶紧上来,还让他找找江浩初。

         “怎么,找到人没?”

         “没有,电话关机了,打不通。”

         “不管了,我看紫珣不行了,刚才我已经打了医院的电话,救护车已经在路上了,先救人要紧……”

         老齐和万晓晓都不会急救措施,没办法帮唐紫珣,只希望打电话可以找到江浩初,万晓晓不断叫着唐紫珣的名字,希望她能恢复点意识。

         唐紫珣这一睡,睡了一个星期。

         她从山边县里的小医院转到了市里的大医院,洛家父母也从家里赶来,刚接到电话的时候,他们都快要吓死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出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