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突然的关心
        “为什么不走那边?”唐紫珣指着比较好走的一条被建造过的台阶路,问走在前面的江浩初。

         “你要去的话,自己去走好了。”江浩初没有停下手上还有脚上的动作。因为江浩初从前来这里都是会走这一条小路,相比之下这边会难走的多,这才是乐趣所在。何况……从前洛晴还在的时候也会跟着过来玩,陪着他徒手爬着这山。

         唐紫珣是第一次干这事,既然跟着江浩初的步伐,磕磕碰碰是难免的,可是……前面的江浩初并没有注意到身后脸色越来越惨白的唐紫珣。

         唐紫珣自己也没有说,只是一昧跟着上去。她知道江浩初已经很照顾她了,他在放慢速度,还替她准备好前面的石子和树干,她只是照着走而已,所以,唐紫珣并没有吱声,她不想影响江浩初。

         出汗的畅快,站上山顶时的兴奋,是江浩初的渴求,他也把最近的颓废不振都发泄在这上面了。

         一回头,看见瘫倒在地的唐紫珣,不禁有欺负人的快感。

         “快起来,我们一会儿就下山。”江浩初双手叉腰,看着低着头的唐紫珣,可下方的人哪里有反应。看着她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江浩初才发现不对劲,赶紧蹲下身来,他的双手刚刚碰到唐紫珣,唐紫珣就倒在了他的怀里。脸色苍白的模样吓坏了江浩初。

         缓了一会儿,江浩初想起唐紫珣是换过心脏的人,一定是过度劳累引起的,自己给她的刺激太大了:“唐紫珣,你醒醒,醒醒啊,一定要撑住。”江浩初不停唤着唐紫珣,开始动手为她做紧急救援。

         唐紫珣睁眼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回到了居住的地方,房间床头留了一盏灯,转眼看向窗外,天已黑。

         唐紫珣无力的摸摸自己的胸口,它就是不争气怎么办?灯下摆着的是瓶瓶罐罐的药,爸妈说,就是为心脏好,什么缘由她也不清楚,上头写的都是看不懂的外文。唐紫珣也没有想太多,依照着吃就是了。

         突然,房间门打开了,唐紫珣想到了来者是谁,悄悄闭上自己的眼睛,一动不动。

         江浩初手中拿着一杯温水,走到了床边,细细看了闭着双眼的人,随后把手上的杯子放在床头,准备走出唐紫珣的房间:“既然醒了,赶紧先把药吃了,等会儿会让老板娘给你送份饭上来。”

         “哎……”唐紫珣坐起身,“今天,谢谢你。”她知道今天是他把自己背下山的,自己就是个累赘,老是要麻烦到他。

         江浩初什么都没有回答,就关上门走了。唐紫珣撇了撇嘴,听话的吃掉了药。

         江浩初将自己倚靠在墙上,唐紫珣吃的那些药,他趁着她睡着的时候也看过,刚才还特地上网查了查,对于不懂医的江浩初来说,也不太清楚其中的缘由,洛家父母也没有对自己说过有关她的任何病情,只知道她换了洛晴的心脏。但是换了心脏的病人是个什么情况,他大概还是知道的,刚开始都要吃抗排斥的药物,虽说手术之后两三个月就能够跟正常人一般,可是要注意的东西太多。

         想到洛晴,江浩初顿时变得无力,之前洛晴的情况,她的吃食,哦,对了,还有药物什么的,江浩初都不知道,心里的愧疚就这样冒了出来。

         江浩初回到自己的卧室,打开电脑,发了一封邮件给自己的好友,跟他一起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梁泽宸,唐紫珣的心脏手术就是他母亲亲自开的刀,关于唐紫珣要注意到的东西,只能问主治医师了。当然是越详细越好。

         江浩初刚把邮件发过去,那边就有了回复。这可是梁泽宸动作最快的一次了。他把母亲给他的文件都给了江浩初,里面写的很详细,包括吃食,能碰什么,不能做什么,一清二楚。这是洛家两位早就拜托过的东西,唐紫珣做完手术之后梁泽宸母亲耗费了一周时间制定的康复计划表。

         江浩初用了一个小时把这些东西都记在了脑子里。

         不知不觉间,对唐紫珣的关心度在持续上升,对于她的早中晚餐,江浩初也是亲自跟老板娘商量了,把注意事项一字不落的说给老板娘听。安排好之后却再也没有见过唐紫珣,或许,他自己有察觉到一点点不对劲,因为……他似乎管的有点多了。

         接下来的几天,江浩初没出现过一次。唐紫珣只知道早上他早早出门,晚上又是在她睡着后才回来,他们有些时候没见面了。唐紫珣因为身体的原因一直呆在房间里,正好这几天旅馆的老板娘有空,时不时上来陪陪她,看她作画,是的,画画。

         “诶,我觉得你画的真的很不错啊,看你把你男朋友画的着么真实。”老板娘万晓晓比唐紫珣大不了几岁,而且现在肚子里刚刚怀上了一个宝宝,已经有四个多月了。万晓晓摸了摸自己隆起的小腹,就坐在唐紫珣的身边,评论着她的作品。

         “你怎么就看出来是他?”唐紫珣问道。她可是根据自己在飞机上的拍的照片画的。照片上的江浩初戴着帽子,戴着耳机……

         “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来的。”万晓晓轻笑了一下。

         “我的眼睛?”唐紫珣不解。

         “是啊,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他的身影,而且,你看他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哦,就像我和我们家老齐一样。”万晓晓为唐紫珣取下她画完的那张画,又为她重新贴上新的纸张。

         “你别忙活了,为我这么个病人你挺着肚子来送饭,现在这点小事你就别动了,我自己来吧。”唐紫珣说了就要掀开盖在自己腿上的毯子起身。

         “行了行了啊,你可是病人啊,再说了,自从知道我怀孕开始,我家老齐就不让我干这干那的,我还就闲得慌,也就你在这里可以动一动了。”万晓晓拿起唐紫珣的勾线笔,递给她,“还有要画的吗?你这里已经有三张画了,两张风景,一张你男朋友的,还少什么?”

         唐紫珣脸上冒出了红晕,万晓晓的意思她大概也听出来了。正巧这时候楼下传来了一阵大笑,万晓晓听出了其中有自家老齐的声音,就好奇地靠着窗看了一下。

         “嘿,你看看你男朋友,他回来了,正在楼下和我家老齐聊天呢。”

         唐紫珣听言来到窗边,看到了几天没见如今坐在那里谈笑风生的男人,她没敢问他这几天到哪里去了,大概就是在周围登山游湖赏景吧。

         “想来他应该又是在交代一些注意事项吧。”

         “注意事项?”唐紫珣对万晓晓说的话感到奇怪,什么注意事项。

         “自从你在山顶晕倒那天开始,他就一直在忙活你的事情,吃的穿的一应安排好交代给我们,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很幸福啊?”万晓晓哪里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细节,只是单纯的以为他们就是一对出游的恋人。

         不过说出来的话,倒是使得唐紫珣有些心跳加速。看来之前都是自己多想了,两人的关系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唐紫珣告诉自己,千万别再多想了。看来江浩初只是一个表面冷酷的人,自己想多了。

         “晓晓姐,我也没有什么好画的了,就等着下次再找一些素材,你还是去休息吧,这房间里都是颜料的味道,对你不太好。”

         “我知道,我知道,你这是想着法子让我休息,好了好了,也不闹腾你了,我走了,有事找我。”万晓晓开门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