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钓鱼
        一行五人到了流云茶庄,因为段云桥是茶庄的熟客,所以茶庄老板给安排了一个装潢最好的包厢。

         包厢宽敞明亮,各处种满绿植,一行人依次坐下寒暄了几句之后,段云桥提议道:“各位,来流云茶庄不去钓鱼的话,就算是白来了。”

         “那你就去呗,给钓一条大乌骨回来,最好是脆皮的。”

         羊湘雅很配合的接茬笑道。

         段云桥摇了摇头:“我一个人去多没意思,我提议,我们这里三个男士,不如去鱼塘比试一番,一同抛竿垂钓,看谁能先钓到大鱼。”

         卫安良听着他这一提议暗自在心中冷笑,没想到自己还没主动找麻烦,他们倒是先忍不住下手为强了。

         谁都知道段云桥经常带着他的跟班庆久沅来这茶庄钓鱼,算是个中老手,现在忽然这样提议比试一场,心机显而易见,无非就是要让卫安良在人前出糗。

         “可我不会钓鱼啊?”

         见段云桥把脸转向他征求意见,卫安良很无辜的回答道。

         “玩玩嘛。出来一趟好不容易,相聚都是缘分,你可不能让我们扫了兴致,又不是真的要比个高低。”

         段云桥话虽这么说,但是那最后的“比个高低”四字音却极重,让人听着相当不舒服。

         “要不你跟庆久沅去吧,卫安良他真的不会钓……”

         杨璐见段云桥有逼迫卫安良的意思,在一旁坐不住了,开口解围,没想到卫安良却先站起来了身,笑道:“没关系,不会可以学嘛,一回生二回熟,你不用帮我说话。”

         “那就走?”

         段云桥哈哈一笑,心想卫安良脸皮还是薄,在女人面前终究是挂不住面子,不肯服软。

         现在不想服软,等下就要你丢丑丢到姥姥家,段云桥心中冷笑着,带着一声不吭好似隐形人一般的庆久沅跟了出去。

         走到鱼塘,三人各自从茶庄老板那选了顺手的钓竿,找个位置坐下。

         庆久沅依旧低调,坐在最不起眼的南边,段云桥与卫安良坐在东西两侧,正好相对。

         三人依次甩竿入水,就如同老僧入定一般,静静看着水面的动静。

         羊湘雅和杨璐站在一旁,估计是站着嫌累,也各自搬了个小凳来坐。

         二人窃窃私语了一阵,羊湘雅指着南边的庆久沅说道:“庆久沅喜欢你,你能感觉到吧?”

         “哦。”

         杨璐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眼神却一直落在卫安良身上。

         “你呀!你看看庆久沅啊,别在一棵歪脖子上吊死,你看他为人低调,不浮不躁,长得也帅气,我跟你说这种男人现在可不好找。”

         羊湘雅又指了指卫安良:“他哪里好了,穿着打扮没品味,做事还逞强,不会钓鱼就不会钓呗,又没人笑话他,还非要上去出风头,好像生怕别人不认识他一样。最重要的,收入不高,是个穷教书的!”

         听完这话,杨璐好似十分反感,瞪了她一眼:“我不也是个穷教书的?”

         羊湘雅嗔道:“你又跟我较真,男人跟女人能一样?”

         见杨璐许久不说话,羊湘雅又道:“其实我告诉你,就我看来,这个卫安良对你没什么感觉。”

         杨璐皱眉正想反驳,羊湘雅接道:“你别不信哦,这是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

         “我也是女人……”

         “看!鱼漂动了!”

         杨璐话还未说完,羊湘雅又忽然激动的叫道。

         杨璐也赶紧把视线移过去,顺着那根鱼线往上看时更是心头一热,动的那个鱼漂是卫安良的!

         鱼漂在水面上下沉浮,显然是有东西在扯动。

         对岸的段云桥看到鱼漂动时也提起了注意,开始观察卫安良的反应,但出乎他意料的,卫安良异常镇定,没有丝毫的慌乱,甚至连一个新手钓到鱼时的激动都没有。

         只见卫安良慢慢的提拉钓竿,一个黯淡的阴影开始渐渐显现于鱼塘水面上。

         这是一条大鱼。

         看到这条大鱼的时候段云桥突然一阵暗暗地兴奋,无论是钓鱼的还是不钓鱼的人都知道最基本的一点,越大的鱼越难钓,因为大鱼力气大,在水下咬钩后挣扎的很厉害。

         如果钓鱼者水平不行,大鱼很可能会在挣扎过程中把鱼线扯断逃脱,段云桥从经验判断,卫安良钓到的这条鱼至少有3、4斤重,这么大的鱼,哪怕是他想要钓起来都非易事,何况一个新手!

         卫安良没有愚蠢的提竿收线,因为他在看到这条鱼的阴影时,就知道这是个不好钓的硬点子。

         在水下吃痛的鱼开始本能的疯狂游动,卫安良一手把竿稍稍拉起一点,一手放在鱼线轮盘上,开始放线。

         每放一点线,便忽然停顿一下,让鱼拉着线游一会儿,消磨它的力气。

         等鱼不游动时,再又抓紧时间收线,把鱼拽回来一点。

         就好比是猎人与猎物的追逐,在敌我力量悬殊时,需要不停的压迫,使得猎物精疲力尽。

         人人都知道钓鱼需要耐心,但只有懂行的人才清楚,需要耐心的不光是指等鱼咬钩,更重要的是指钓到鱼后,能够耐心消磨鱼的力气。

         段云桥愣了,他看着对岸的卫安良站起身,就像是一个胸有成竹的大师,不停的放线收线,娴熟的控制着那条在水中愈发狂暴的大鱼。

         足足十分钟过去。

         大鱼还在水中挣扎着巡游,而段云桥在看了卫安良的动作之后,也忽然发现了其中的一些端倪。

         他发现卫安良放出的线长,正好能到鱼塘中心,也就是自己下钩的地方,而那条被钓住的鱼就在附近疯狂游动,把水搅得个天翻地覆。

         这十分钟的时间里,段云桥的鱼漂连动都没动,因为卫安良控制着他钓的那条鱼,把段云桥下钩之处的鱼全部赶跑了!

         也就是说,卫安良不光自己钓到了鱼,还用这条鱼十分有目的性的搅浑了一处池水,让段云桥无鱼可钓!

         “这哪是什么没钓过鱼的新手,这根本就是一个钓鱼大师!”

         段云桥终于想通了,他被耍了,狠狠的耍了!

         卫安良对鱼线和鱼竿力度以及距离的控制力,完全在他水平之上,他根本和人家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

         笑话!

         天大的笑话!

         段云桥把鱼竿一丢,愤然离去,都是羊湘雅那个蠢货出的馊主意,让自己跟这个姓卫的比试。

         开玩笑!

         这种钓鱼大师,他比一百次也赢不了一次!这不是自己伸脸上去让人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