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大佛
        【超级化肥】的事最先有了着落,这倒是让卫安良有些意外。

         为了保证和安田化工的合作能顺利进行,卫安良又特地花时间多制作了一些化肥样品,并打电话催了催专利申请那边的进度。

         直到了跟阿飞约定时间的第十天中午,他终于接到了阿飞主动打来的电话。

         “喂。”

         “老师,你叫我查的人我查清楚了,但是查出来的东西有点扎手,我希望跟你见面谈。”

         阿飞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卫安良听得出来,他有些莫名的紧张。

         “你不怕我是条子吗?”

         卫安良反问道。

         “别扯淡了,说吧什么时候有空,我跟你见一面。”

         “现在有空。在哪见?”

         “阳城广场东面休闲区有个未蓝咖啡厅,三点钟,准时在那见。”

         阿飞一口气说道,显然他经常去那谈事。

         “好。”

         卫安良应下来后,换了一身衣服便出了门。

         阳城广场位于道岚市南部,是道岚市最大的商业广场,几乎所有的购物大厦以及写字楼都集中在那一块,是名副其实的道岚市中心。

         从道岚中学坐公交到阳城广场,需要将近一个小时,卫安良赶到那的时候,已经是三点零五分了。

         他走进阿飞所说的咖啡厅,一眼便看见咖啡厅东北角坐着一个身穿蓝西装白衬衫的黄发男人。

         卫安良径直走过去,试探性的问道:“阿飞?”

         对方扫了他一眼:“你是老师?”

         卫安良点了点头,坐下来。

         阿飞也没啰嗦,开门见山的说道:“你想要查的我都查到了,但是在我告诉你之前,我要你先答应一件事。”

         “说。”

         “答应我,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你不能把我供出来,说是我查到的事。”

         阿飞目光凛冽,盯着卫安良说道。

         “没问题,我会守口如瓶的。”

         卫安良面不改色,淡淡回道。

         “好,我信你。”

         阿飞把身前的两杯咖啡推了一杯过去,接着说道:“你要我查的虞歆鱼,是道岚中学高三043班的班长。家住虞家村,家里一个病重的母亲,得的好像是白血病,她本来有一个父亲和一个姐姐,但听说她父亲早在十年前就带着她姐姐走了,留下她和母亲相依为命。”

         “她母亲八年前得的病,得病之后就一直只能干些不劳累的农活贴补家用,直到两年前,她母亲病重,化疗过两次,就再也做不得农活了。”

         阿飞说着忽然停下来,抿了一口咖啡:“我知道你肯定在奇怪,她家这么穷,哪来得钱上学和给母亲治病对吧?”

         “是其他亲人在接济?”

         卫安良问道。

         阿飞很果断的摇了摇头:“不,其实虞歆鱼父母根本就不是咱们本地人,是十几年前从外乡搬到虞家村来的,他们家在道岚市举目无亲。最神奇的是,十几年来,虞家村人甚至都没见过有朋友去到他们家,他们一家人就好像是孤立在世间一般。”

         卫安良点了点头,心想这阿飞不愧是靠这吃饭的,确实有那么两下子,连这些东西都能挖出来。

         “接着说。”

         “接下来就到重点了,我多管闲事的奉劝你一句,听完就算了,还是别多管闲事的好。”

         阿飞一只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话里意思已经说得很清楚。

         他查虞歆鱼,查到了一个卫安良惹不起的人。

         “前几天,本来我准备回复你的时候,我的小弟告诉我,他们查到了虞歆鱼名下的一张银行卡。我当时觉得这银行卡有些意思,于是便顺着往下查,没想到摸出来一尊大佛。”

         阿飞舔了舔嘴唇,继续道:“大佛每个月3号定时给虞歆鱼的卡里转账四千。而有意思的,每个月这四千块钱都会花得差不多,于是我又查了虞歆鱼母亲每个月的治疗费,医药费,还叫人算了她家每个月的生活支出。”

         “你猜怎么着?加起来以后每个月虞歆鱼需要花掉的钱,平均下来就是3800-4000块!真是让人不禁感概,大佛玩的一出好手段啊!”

         卫安良眉头深皱,听到此处,他发现事情已经完全出乎了意料,问道:“你口中的大佛,是谁?”

         阿飞宛如望着外星人一般望着卫安良,反问道:“道岚市莫非还有人敢称大佛?”

         卫安良苦笑道:“我的意思是,我就压根不知道道岚市有被称为大佛的人……”

         “妈.的,大佛樊子胥你不知道?”

         阿飞压低了声音质问道,本就沙哑的声线变得更加低沉。

         卫安良很果断的摇了摇头,樊子胥是谁啊,他只听说过一个叫伍子胥的古人。

         “草!”

         阿飞额头忽然青筋暴起,一把握住卫安良的手,问道:“你他妈不是道上人?”

         这次卫安良没有回答他,而且反手一把掌把他的手给拍开,冷冽道:“嘴巴放干净点,别一口一句问候。”

         气氛忽然间凝固,阿飞只觉得一瞬间自己身周的空气都下降了几度,不知为何竟主动的把手缩了回来。

         “你到底是谁?”

         阿飞回想起刚刚那一刻卫安良给他的危险感觉,声音微颤的问道。

         “我说过,我是老师,手无缚鸡之力那种。”

         卫安良把杯中已经凉透的咖啡一饮而尽,继续道:“说说吧,大佛樊子胥,到底跟虞歆鱼扯上了什么关系,又到底是什么来头?”

         阿飞看着卫安良这架势,心如死灰。

         心中不知有多后悔接这桩破事。

         可没办法,卫安良刚刚的表现深不可测,让他心里直打鼓。

         一咬牙,不敢有任何欺瞒,把查到的事一口气全说了出来。

         “据我的调查,大佛关注虞歆鱼这小妮子很久了,早在三年前就跟虞歆鱼有过接触,说是要用一辆豪车作礼收虞歆鱼做干女儿。没想到那虞歆鱼人穷志不穷,挺有些气节,二话没说让大佛樊子胥吃了个闭门羹,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两年前虞歆鱼母亲突然病重,为了救命,花光了家中本就不多的全部积蓄。虞家那一段时间都揭不开锅了,多亏了虞家村左邻右舍的接济。”

         “直到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