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段云桥的损招
        经历了周六的事情以后,卫安良周末也懒得出门了,待在家中做了一天的教案。

         周一上班,他与杨璐相见也有些形同陌路,打一声招呼后便不再说话。

         这样的波澜不惊的日子一连过了几天,卫安良在星期四那天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邮局打过来的,让他去取包裹。

         卫安良下午赶去邮局,原来是他之前在网上买来制作【超级化肥】的原材料都寄到了。

         大包小包足足十几袋,还有一箱烧杯试管之类的捡漏仪器。

         卫安良自己搬不完,干脆叫了三个学生过来帮忙。

         “老师,你一个教语文的,鼓捣这么些化学原料干嘛?”

         一个壮硕的黑胖子一人就把东西扛了大半,向卫安良问道。

         他叫李猛,是班上同学推举出来的语文课代表,别看他长的五大三粗,却是极其擅长写诗词,特别是婉约词,写出来颇有一番风味。

         “怎么,语文老师就不能有点爱好了?”

         卫安良淡笑着反问道。

         “爱好?爱好好啊。我还以为您准备转行教化学。”

         李猛嘿嘿笑道。

         “你别跟我贫,我跟你说,你的化学可得抓紧点啊,这都高三了,次次考试考个五十多,你也不嫌丢人。”

         卫安良气笑道。

         “抓紧抓紧。我下次化学考试要是考个八十分,您说怎么样?”

         “打住,别吹牛。”

         “正儿八经的!您说怎么着!”

         卫安良咂吧两下嘴,笑道:“你啊,别说下次,就这个月月考,你化学要是过了八十分,我请你去KTV唱歌!”

         “别把,我不会唱。”

         李猛皱眉道。

         “那你想怎样?”

         李猛咳嗽了两声,笑道:“你看,今天我跟黎午和陈昭月来帮您搬了东西,我要是这个月月考化学过了八十分,您请我们去酒吧喝一顿怎样?歌我不会唱,但酒我能喝啊!”

         “可以啊你,使劲讹我呢?”

         卫安良看向后面的两个学生:“你们觉得怎么样?”

         “成呗!猛哥说了算!”

         两人异口同声道。

         “好,没问题。”

         卫安良笑着应下,他因为从不拘小节,所以与这些玩的开的学生也最关系好。

         一来二去,这些学生虽说把他当老师,给他很大的尊敬,却也从不畏惧他。

         卫安良也深深觉得,这才是一个好老师与学生应有的关系。

         李猛三人把东西搬到卫安良公寓后,又厚脸皮讨了一顿午饭才离开。

         卫安良依次把包裹里的东西都拆开,然后细致的点了一遍,看看是否有漏缺。

         万事俱备,卫安良开始动手制作化肥。

         毕竟是他上一世发明过的东西,各种反应与操作都了然于心,做起来轻车熟路。

         短短一个小时,一包300余克的超级化肥样品便被他制作出来。

         学校下午没他的课,卫安良去网吧花了点时间写出关于超级化肥的一份功能报告以及成分表,这都是申请专利需要用到的。

         之后他又在某商业论坛上把自己的超级化肥发布出去,面向全国厂商寻求合作。

         一切搞定后,卫安良又去到之前去过的律师事务所,把申请专利的事宜交给了一位代理人。

         代理费用是一千五百块,不算贵,还能省去很多麻烦。

         回到学校,卫安良往办公室里一钻,开始做教案,最近道岚市有一个人民好教师的评选活动,而他是四位候选人之一,今后的两个星期里,需要给学生们上三节公开课。

         这三节公开课都是有学校领导和教育局领导旁听的,公开课评分在评选占很大比重,所以卫安良不得不重视。

         他正写着东西,忽然有人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请进。”

         卫安良转头看去,进来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微胖中年男人。

         “校长,你怎么来了?”

         卫安良笑着站起身迎接。

         “来跟你说点事。”

         身为一校之长的秦山鹏脸色并不好看,自顾自坐下后,招呼卫安良也坐下。

         “什么事?”

         卫安良问着,心头却自己也有了猜测,他相信能惊动校长大架的事情肯定不多,十有八九就是人民好教师的评选。

         果不其然,秦山鹏咳嗽了几声说道:“你也知道,这次道岚市有一个人民好教师的评选,名额十分珍贵,而我们学校有幸拿到一个,就把它给了你。”

         “我明白。”

         秦山鹏继续道:“之所以把名额给你,主要是因为我们想提拔一些年轻老师上来,而你足够优秀,足够年轻,文凭也是年轻老师中最高的,京畿师范大学毕业,是吧?”

         “是。”

         “本来以你的条件,把这个人民好教师的奖拿下来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是……”

         秦山鹏叹了一口气,“今天早上我收到教育局那边的消息,说是接到了一封关于你的检举信。”

         卫安良觉得好笑:“检举?检举我什么?”

         秦山鹏表情严肃的说道:“检举你私生活不检点。”

         “这……”

         卫安良愣了愣,苦笑道,“你知道我的。”

         秦山鹏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你有个屁用,别人可不知道!”

         卫安良笑了一下:“我说秦校长,你为这事发什么气,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他们想要往我身上泼脏水,我可是管不着。”

         “说吧,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秦山鹏停顿了一会儿,问道。

         “这是你就别管了,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

         卫安良笑道,站起身就准备去扶秦山鹏起来。

         “你这是要下逐客令了?”

         秦山鹏望着他道。

         “不敢不敢,只是觉得你作为一校之长,日理万机的,实在犯不着为了我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浪费时间。”

         “得。”

         秦山鹏站起来,“反正我改通知你的都通知到了,怎么处理全由你自己,我就一点要求,这个人民好教师的奖,你必须给我拿下来,这不光是你一个人的荣誉,也是我们道岚中学的名誉。”

         “没问题。”

         临出门前,秦山鹏又转过头来语重心长嘱咐道:“安良,你自己多掂量掂量,我知道你做人站得正,不然影子斜,但是有些暗地里的手段,还是不得不防的啊。杀人,永远是软刀子比硬刀子来的阴险。”

         卫安良心头一暖,知道这个老校长是真的为自己着想,笑道:“您放心吧,跳梁小丑,没什么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