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你怨我吗?
        段云桥气愤的弃竿离去,坐在远处的庆久沅一头雾水,不知是发生了什么。

         唯独跟段云桥朝夕相处的羊湘雅看出来他是生气了,可到底是为什么生气,却又搞不明白。

         她正想跟过去问问,却忽然被卫安良一声叫住。

         “羊美女,我准备提竿把鱼钓上来了,你能过来搭把手吗?”

         羊湘雅转过头去,心想:还真是奇怪,明明杨璐也在一旁,这姓卫的怎么会叫自己,难不成有这么不开窍的蠢人?

         不过这样也好,过去帮忙的话,又避免了卫安良与杨璐的一次接触。

         想通这节,羊湘雅忽而笑道:“卫老师稍等,我这就去。”

         卫安良微微一笑,水中的鱼上钩了,这岸上的鱼,也上钩了。

         等羊湘雅过来,卫安良立即开始收线,此时水中的大鱼早已被卫安良戏耍得精疲力尽,任他摆布。

         直到大鱼被提出水面,才又象征性的本能挣扎起来。

         卫安良眼眸中一道不为人知的冷光一闪而逝,他提竿的手腕隐蔽一抖,另一只手迅速收线。

         如同发生了一次意外,空中的大鱼就好像失控一般向着刚来到他身旁的羊湘雅撞来。

         “啊!”

         眼见扑面而来的黑黢黢大鱼,羊湘雅发出了一声尖叫,立即下意识的伸手去挡。

         “别挡……”

         卫安良逢场作戏一般出言制止,但是为时已晚。

         乌骨鱼下颚边上有两根锋利的毒刺,其中一根不偏不倚的正好扎在了羊湘雅肩头。

         卫安良迅速的把鱼从地上捡起,扔到一旁的桶中,然后向惊慌失措的羊湘雅问道:“怎么了,受伤了么?”

         羊湘雅眼睛一红,捂着肩头带哭腔道:“我的肩膀被刺破了!”

         “什么!乌骨鱼下颚的刺可是有毒的!”

         卫安良惊道。

         “什么!”

         羊湘雅更是惊的大叫,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别担心别担心,毒性不大,也就是会让人有涨疼的感觉……大概,持续个几天。”

         卫安良安慰道。

         这时杨璐从一旁赶了过来,看着羊湘雅肩头淡淡的血渍,担心问道:“这需要包扎没?”

         “你先扶她回包厢,我去给她弄个创可贴。”

         “好。”

         杨璐应道,与终于赶过来的庆久沅一起把羊湘雅扶回了包厢。

         之后卫安良把钓竿收拾收拾,把鱼提去交给老板打理,然后带着一张创可贴回了包厢。

         因为羊湘雅的受伤,包厢内的气氛一片死寂……

         卫安良走到段云桥的身边,默默的把创可贴交给了他。

         直到晚饭时间,乌骨鱼的毒素开始起作用,羊湘雅疼得梨花带雨,倚着段云桥,连说话的心思都没有了。

         一餐晚饭吃完,五个人不欢而散。

         段云桥开他的轿车载着羊湘雅和庆久沅离开,而卫安良则跟杨璐一起坐公交回学校。

         回到学校,因为放周假,学生们都已经走光了,偌大的一个学校静得出奇。

         “去足球场走走?”

         二人走到公寓分叉路口时,杨璐忽然提道。

         “好。”

         卫安良点头答应。

         此刻正是早春,足球场的草都是刚刚吐了新芽,脚踩在上面,传来一种软软的舒服感觉。

         若是站在球场中心深呼吸,还能感受到沁人心脾的绿草香味。

         卫安良跟着杨璐绕着球场默默走了一圈又一圈。

         最终是卫安良率先打破了尴尬的宁静:“我钓鱼很厉害。”

         “我略微看出来了些。”

         杨璐头也没抬,盯着脚下的小草说道。

         “羊湘雅的受伤……”

         “是你故意的吧?”

         “是。”

         卫安良忽然停下脚步,承认道。

         “以我的技术,把那条鱼钓起来是轻而易举,当然,想要那条鱼在空中失控,也是轻而易举。”

         杨璐忽然无声的笑了两声,抬头向他问道:“为什么这么做,做了又为什么告诉我?”

         卫安良淡笑了一下:“做了告诉你是因为不想瞒你,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我不喜欢小人。”

         “她确实一直在跟我说你的坏话。”

         杨璐又忽然把头低下去道。

         “把一餐饭局弄得不欢而散,还得罪了你的好朋友。你怨我吗?”

         卫安良抬头望着满天繁星,忽然问道。

         “怨。”

         卫安良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他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杨璐,这个性子柔弱的女人,在他做了这么出格的事情后,终究是会怨他的。

         她很在乎朋友的意见,很在乎朋友的感受,可就是因为太过在意他人,反而让自己深陷其中,没有了主见与自我。

         所以在上一世,他选择了庆久沅,而疏远了卫安良。

         但是这一世……

         卫安良不知道他这转身离去的背影,印在杨璐的脑海里,在不经意间改变了许多东西。

         ……

         轿车内。

         坐在副驾驶的羊湘雅已经沉沉睡去,她的眉头紧皱着,显然肩膀上那伤带来的疼痛让她很难忍受。

         “段少,那姓卫的龟孙子也忒他娘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今天这是个什么意思,他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他是故意弄伤小雅的,我看得出他钓鱼的水平,绝对不可能控制不住一条钓在空中的鱼。”

         段云桥淡淡道。

         “这笔账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装了一天孙子,什么便宜没捞到!反倒让那个姓卫的胡作非为!”

         庆久沅在后座骂道,显然,这一天让他过的异常憋屈。

         “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我段云桥不是泥菩萨,也是有火气的,他一个穷光蛋老师,想在我跟前翻起什么大浪,就不怕自己先被浪给拍死了!”

         “那段少准备怎么做?”

         庆久沅阴沉问道。

         “听说最近道岚市不是有一个人民好教师的评选活动么,之前小雅跟我说了,这姓卫的是候选人之一,你去打点一下,把他名声搞臭。”

         段云桥冷笑着道。

         “段少英明,杀人用软刀。”

         庆久沅一如既往的溜须拍马。

         “久沅你放心,那个叫杨璐的妮子,我一定帮你搞到手,这些天你先忍忍气,到时候,想怎么玩怎么玩!”

         段云桥一脸淫色的狞笑道,说着伸手在一旁的羊湘雅胸脯狠狠揉了一把。

         “是,久沅唯段少马首是瞻!”

         古话说得好:狼与狈,一般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