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article></track>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借东风
        卫安良眼珠子转动,微微思索了片刻,组织好词语后笑道:“这事情说来话长,大致算是点狗咬狗的私人恩怨,简而言之就是我之前心情不好不小心得罪了人,然后那人被我得罪后也很是心情不好,于是就暗地里给我使绊子。你可能不知道,我们道岚市最近有一个人民好教师的评选活动,这活动重要的紧,结果我那卑鄙的仇人居然写举报信去教育局揭发我私生活不检点,这怎么能忍!”

         卫安良说着转了个圈,让王平瑞好好看了看:“您看我像不检点的人吗?”

         王平瑞哈哈笑着摇头道:“不像。”

         之前卫安良说私人恩怨是狗咬狗,这一句就已经把他自己也给骂进去了,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以及自嘲的勇气让王平瑞十分欣赏。

         更别提他后来这一转圈的神来之笔,简直让王平瑞刮目相看。

         “对嘛!”

         卫安良一拍手笑道,“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不检点的人,二十年了,我看见女人就脸红的毛病到现在都没改掉。”

         卫安良心觉得王平瑞是向着自己的,牛皮更是吹得肆无忌惮,差点诸如“当年小时候,我吃奶都是闭着眼睛吃的,您说我有多害羞”之类的话就要脱口而出了。

         好在王平瑞及时帮他刹住了车,问了一句:“等你跟安田公司的合作签下来了,还准备继续当老师?”

         卫安良眯眼笑着反问道:“为什么不当?”

         王平瑞也学着他的语气问道:“拿了安田公司10%的股份,你每天躺在家里数钱就行了,还去当什么老师,多累人啊?”

         “那不一样,自己辛苦赚的钱和分来的钱一比,拿在手上都是沉甸甸的,我喜欢这种感觉。”卫安良很是实诚的摇了摇头,其实他在重生的一刻起,就已经暗自下了决心,他这一世无论如何不会舍弃自己这个人民教师的光荣工作。

         在卫安良看来,他教书从来就不止是教书,更重要的是育人,当他看着那一个毛跳不成熟、宛如白纸一张走进高中的孩子,在自己三年的教育熏陶之下,变得成熟稳重,变得能独当一面,有了自己的世界观与人生观,有了自己独特的性格,他就会衷心的感到欣慰。

         在他眼里,学生的成绩从来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们的品性,他记得卫洗墨曾经跟他说过的一句话,“有尊严,有担当,有坚韧杀伐的男人;能自爱,能自立,能常怀怜悯的女人,无论身处何等逆境,都有成功的那一天”。

         这番话他当做自己人生的座右铭,也教给了自己的每一个学生,而今后,他还要把他交给未来更多的学生。

         “所以,我应该如何做,才能帮到你?”

         王平瑞问道,按卫安良的意思,这封信肯定得写点特别的东西才能真正帮助到他。

         卫安良回过神来,呵呵一笑:“很简单。整封信什么废话也别说,使劲夸我就行,最后只要在落款处写个‘安田化工集团执行总裁王平瑞手书’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

         王平瑞微笑着问道。

         “对啊,后面的事我就自己搞定,总不能什么都劳您大驾,对吧?”

         王平瑞点了点头,算是把事答应下来。然后看了一眼手腕上表盘的时间,提议道:“之前都说了是让你来吃晚饭,你看,这一聊聊了一个多小时,现在正巧8点,下去餐厅吃点?我做东。”

         卫安良一拱手:“恭敬不如从命。”

         直到此时,王平瑞才想起自己一直被晾在旁边的跟班,向冯仑峻招了招手:“小冯,把东西都收拾一下,然后下来餐厅吃点东西,我跟卫先下去点餐。”

         “诶。”

         冯仑峻受宠若惊的应下,他刚刚看着这两人的架势,还以为吃饭都不会叫上自己呢。

         霜月花酒店的整个二层都是餐厅,但是整个餐厅却并不连成一片,而是分成一个一个的小隔间,这让卫安良看着很有好感,他是一个喜欢在封闭场所吃饭的奇葩。

         与王平瑞二人入座之后,侍者把菜单递给了卫安良,卫安良又推给了王平瑞。

         除去一些常见的中餐菜品外,王平瑞还一口气点了两道西餐菜肴,分别是松露鹅肝与柠汁鱼子酱。

         卫安良猜到他点这两道菜肯定是有些深意的,但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点这两样菜的深意是为了装逼。

         就在侍者转身离开之后,王平瑞就迫不及待的说道:“你等下可得好好尝尝那两道西餐,我是特地为你点的。”

         卫安良一愣:“怎么?”

         “松露,鹅肝,鱼子酱并称为西方三大珍味,你应该没吃过吧?今天我请客让你一饱口福,等以后你分到股份,这样的机会可就再也没有咯。”

         王平瑞自以为卖了个便宜,却不知道卫安良这一世虽然没吃过鹅肝松露,可上一世却是吃过。

         但咱们的表演小能手卫安良不能让人家掉了面子,装出一幅“哇你好厉害好厉害,这都知道”的崇拜样子,卫安良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的眼睛这一刻肯定闪着光。

         而且他也听明白了,王平瑞点这两道菜不光是为了装逼,还是为了让自己记他一次旧情啊。

         大致分析明白了对方的心理,卫安良伸了个懒腰笑道:“哪用这么大费周章,你好好帮我写那封信,我就欠你个大人情了。”

         “是哦。”

         王平瑞恍然大悟,一副我后悔了我不应该乱花钱点什么西餐的表情,抬手就准备招呼侍者进来把刚刚点的两道昂贵西餐给退掉。

         卫安良那叫一个眼疾手快,站起身的一瞬间就把王平瑞刚刚举起来的手给压了下去,挤眉弄眼笑道:“王大哥,点都点了,退了多不好意思,还是吃了吧,我勉为其难,吃撑点不碍事。”

         王平瑞也啪的一声握住了卫安良的手:“卫兄弟,还是让哥来吧,你看哥这膀大腰圆的,肚子里能比你多塞下不少东西啊!”

         正巧走到餐厅门口,眼见这一幕的冯仑峻一脸问号。

         在安田公司里斗过董事,骂过经理,整天一张扑克脸对下属、有冷面阎王之称的王平瑞就这样跟人手握手称兄道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