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公开课
        虽然卫安良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这一次道岚市对“人民好教师”的评选活动十分重视,可当他上公开课时,看到教室后坐满的旁听人员,还是愣了一愣。

         这些旁听的人身份从低到高,有与卫安良共事的老师,有学科主任,有教导处主任,有副校长,有校长,总之学校能派出来的人全都派出来了,还有几个陌生的面孔,卫安良估摸着应该是市里教育局派下来的人。

         这一堂公开课,老师是卫安良,但学生们并非来自卫安良平时所教的高三043,因为高三学业紧张的、公开课又耗时较长的关系,组织上一致决定把高一年级的022班派过来协助卫安良上这堂公开课。

         事先也没有过演练,所以教室内坐着的是40多个陌生面孔,卫安良还是第一次给他们上课。

         走上讲台,卫安良的精气神仿佛都提升了一个层次,变得神采奕奕,步履坚实。

         这是身为一个好老师的基础,就像是登台的演员与歌手,需要有一种独特的气场,才能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你这一点来。

         气场这东西,七分天注定,三分靠打拼,很多上了一辈子课的老教师,也不一定有卫安良这样的气场,说白了,在卫安良的理解中,为人师表,衣冠整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看这人的精气神是否纯正。

         越是纯正,气场越足,而他显然就是这一类。

         所以卫安良往讲台上一站,不用说话,教室里的所有人都停止了交头接耳,环境安静到落针可闻。

         按照惯例,班长起立带头喊“老师好”,卫安良回礼,然后做了自我介绍,等学生们都坐下后,卫安良开始介绍这堂公开课的内容。

         “同学们,请合上你们的教科书,收到抽屉里面。”

         卫安良声音洪亮。

         学生们面面相觑,很整齐的愣了一愣,这老师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不是一般都要让学生打开教科书,翻到多少页么?

         好在很快就有一个机灵的学生把书合上了,然后放进了抽屉,其他同学赶紧照做,教室里响起整齐划一的窸窣收书声。

         等学生们书都收好了,卫安良笑着说道:“今天我们这堂公开课,不讲教材,而是要讲一本课外书。我先问你们一句,有谁知道【处世三大奇书】吗?”

         不出卫安良所料,他这一问,教室里的学生齐刷刷一致摇头,不过这一阵摇头过后,教室最后一只小手却如在初春寒风中飘摇的小草,带着一股坚韧的勇气缓缓生长起来。

         它举得不高,真的就像草一样不起眼。

         但卫安良一眼就看见了这双手。

         “好,那位举手的同学,请起来回答一下我刚刚问题。”

         那只手的主人缓缓站起身,是一个留着齐眉刘海的女生。

         她很紧张的望了一眼卫安良,声如细丝的回答道:“卫老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处世三大奇书】应该是《菜根谭》《围炉夜话》以及《醉古堂剑扫》。”

         回答完毕后,卫安良正准备评价,却忽然看见一只手在教室前边高高举起,甚是醒目。

         卫安良心头一笑,没想到第一个问题就把场面搞得这么激烈,于是又将这次举手的学生叫了起来。

         这一次站起来的是一个男生,站起来之后显然要比那位女生有自信的多,先是对《菜根谭》《围炉夜话》两本书侃侃而谈,随即一针见血的表明自己的见地:“老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林澹烟同学所说有误,那本书名应该是《菜根谭》《围炉夜话》与《小窗幽记》!”

         卫安良淡淡点了点头,然后让先后回答问题的两个学生都坐下,准备逐一点评。

         没想到这个班藏龙卧虎,就在他准备开口的瞬间,一只手唰的一下举了起来,让他硬生生把到口的话又憋了回去。

         这个同学站起来后,胸有成竹的说道:“老师,其实他们两人说的都对,因为《小窗幽记》又名《醉古堂剑扫》,这其实就是一本书!”

         终于没人再把手举起来了,卫安良微微一笑:“你们这个班的课外知识储备很不错啊,这么生僻的问题居然有3个人回答,不过你们为什么不能一块举手,非要一个个来,弄得我跟被耍猴似的。”

         学生们哄堂大笑。

         “好了,我现在来说说你们刚刚的三个回答,其中,只有一个回答算是正确的。”

         待学生们停止笑声,卫安良又卖了一个关子,“你们觉得哪个是正确的?不用说话,用手势告诉我,还有坐在后面的旁听老师,也请告诉我你们的判断。”

         学生们纷纷举手,零星几人举的是2,但更多人举的是3。

         至于举1的,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没有一个人。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卫安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你们所有人都错了,这个教室里,回答对这个问题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最先举手站起来的林澹烟同学!”

         “恐怕我这样说,连很多老师都会怀疑,卫老师你这不是在误人子弟吗?《小窗幽记》和《醉古堂剑扫》就是一本书啊!”

         卫安良自问自答,笑着摇了摇头:“不,当然不是。《醉古堂剑扫》是明代天启年间的著名的江南才子陆绍珩所著,至于《小窗幽记》则是在清乾隆年间才发行的,他是清朝书商所出的伪书,也就是传说中的盗版书。”

         卫安良话一说完,满座皆惊!

         “更为过分的事,这本《小窗幽记》盗版书不仅仅盗版了原著的内容,还把原著的名字换掉了,甚至连作者名都换掉了。在《小窗幽记》的刊印版中,这本书是明代人陈继儒所著。实则不然,这本书根本就是陆绍珩所写,只不过被商人改头换面一包装,由《醉古堂剑扫》变成了《小窗幽记》而已。”

         “格物致知,治学之道求的乃是严谨二字,套用到人生的方方面面又何尝不是?试问一本清朝的盗版书籍,居然蒙蔽了在座同学以及各位老师的五十多双眼睛,让你们不见真实,应该吗?”

         应该吗?

         卫安良一句问完,全场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在扪心自问:应该吗?

         “不应该!”

         一个卫安良素不相识的旁听老师站起来,鼓掌。

         学生们与老师们也都站了起来,教室里顿时掌声雷动。

         这堂公开课,仿佛变成了卫安良的个人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