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逼婚
        庆久沅慌了,当他看到传真机一点点把传真内容吐出来的时候,就好像有人拿着小刀在他心头一点一点的剐蹭,异常难受。

         当郑腾飞拿着那张如假包换的履历表和霜月花酒店666号会议室的开房记录给他时,他的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庆先生,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制造伪证,构陷人民教师,诋毁他人名誉,这些罪名你认还是不认?”

         郑腾飞把手中的履历表拍在桌子上,气势陡升,向庆久沅质问道。

         庆久沅嘴唇微动,正欲做最后的挣扎,卫安良讥讽道:“怎么样,感受到绝望了吗?”

         庆久沅哇的一声大叫:“卫安良!你欺人太甚!”

         卫安良仿佛听见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肆无忌惮的笑道:“我欺人太甚?你还真是恶人先告状。”

         庆久沅冷哼一声,仍是不认栽的咬牙指了指卫安良,甩下一句“走着瞧”的狠话,转身便要离开。

         然而他没料到,郑腾飞忽然间步子一迈,如一座大山挡在了他跟前。

         看着郑腾飞煞气密布的冷脸,庆久沅结巴问道:“你……你干嘛!”

         “干嘛?”

         郑腾飞嗤笑了一声,“正如卫老师之前所说,你很狂啊,这样就想一走了之?”

         看着郑腾飞这样为自己出头,卫安良不由得暗自一笑,对他的好感也提升几分,看得出来,这位郑局长也不是个吃素的菩萨,很是护犊子呐。

         “这事是我做的不对,我道歉。”

         深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庆久沅看了一眼郑腾飞,深知今天离开这不容易,不得不服软道。

         “一句道歉就够了吗?”

         郑腾飞沉声说道,“我告诉你,一个老师的尊严,不是你想辱没就辱没的,得为此付出代价!”

         说着,郑腾飞转身走到电话机前,直接拨通了市警察局的电话。

         “在教育局闹事,妨碍正常公务,你先去局里待个五六天吧,之后我还会让卫老师以诽谤为由向你发起公诉,诉讼费教育局全部报销,你就等着吃官司!”

         郑腾飞撂下一段话,直接带着卫安良离开了办公室,剩下一个庆久沅站在原地,面如死灰。

         ……

         举报信的事情告一段落,也就意味着卫安良赢得人民好教师评选的最大阻力已经清除。

         这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的卫安良也终于能够清闲几日,他心情大好的放松了几天,然后特地挑了一天早晨,去看望父亲。

         之前说要带卫洗墨到人民医院做个全身检查的事,卫安良可是一直没忘。

         进到屋里,卫安良看着老爷子,发现他今天满面红光的,精神很是抖擞,像是遇到了什么喜事。

         “爸,你今天转性了啊,怎么一天笑眯眯的跟个弥勒佛似的,人说笑一笑十年少,你都快比我年轻了。”

         卫安良捧起那带着独特豆香的茶闻了一闻,打趣道。

         卫洗墨瞥了他一眼:“得了吧,少拍我马屁,不说话我也知道你想问什么。爸之所以高兴,是因为前天遇到你梁姨,她问起你来。”

         “问我什么?”

         卫安良眉头一跳,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问你有女朋友没有,说要把她家一个侄女介绍给你。”

         卫安良口中的茶差点没喷出来,呛了一呛后剧烈的咳嗽道:“你别弄这种事啊,之前不还说感情的事由着我自己来嘛,我当时还夸你开明,这怎么忽然就准备逼婚了!”

         卫洗墨坐下来拍了拍他的大腿:“瞧你这话说的,老爹我也是快六十岁、半截身子进黄土的人了,能不着急抱孙子吗?”

         卫洗墨说着颇有深意的眨眼一笑:“你梁姨家的侄女条件可是真不错,父母在国外做生意,她从小跟着你梁姨长大,前两年刚大学毕业,从意大利留学回来,比你小一岁多。你梁姨的性格你也知道,她教出来闺女,那性格准也没错吧?”

         卫洗墨苦笑着无奈道:“这感情要的是两情相悦,这都什么时代了,你还准备让我相亲?”

         见卫洗墨没回话,卫安良又厚着脸皮自吹自擂道:“再说了,我又不是找不到女朋友,我这不是还不想这事呢嘛!就以我这条件,这英俊潇洒的外表,这迷人的阳刚气质,往大街上一站,小女生还不得排成长队?”

         “你也不怕把牛皮吹破了炸着自己。”卫洗墨气笑道,“得,我也就随便一说,你要是不愿就算了,我也不难为你,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卫安良疑道,事出反常必有妖,老爷子忽然改了口风,想来这件事不是什么容易事。

         “那女孩的照片你梁姨给我送来了,你得好好看看。”

         卫安良一愣,心想老爷子这心机深啊,说是不逼他,却非要他看照片,这分明是想放长线钓大鱼,而且从侧面透露了一个信息,这个梁姨的侄女长得肯定有几分姿色,不然老爷子不会这么做。

         “成,拿来看看呗。”

         卫安良故意做出很有兴趣的样子,一口答应道。

         卫洗墨起身,从一个储物柜里拿出一个白色纸包来。包里足足有十多张照片,卫洗墨依次递给卫安良。

         卫安良接过照片一打量,不得不承认,这照片上的女人,确实十分惊艳。

         长发过肩,明眸皓齿,腰如杨柳,四肢匀称,一颦一笑,一步一态都透露大家闺秀的良好修养。

         特别是那张清冷的鹅蛋脸,让人印象深刻。在ps软件还不流行,照相机普遍像素不高的07年,这样一个大美女,想来真人会比照片更加亮丽几分。

         “漂亮?”

         卫洗墨笑问道。

         “漂亮。”

         这种时候总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卫安良如实答道。

         “改主意了吗?”

         卫洗墨循循善诱。

         “没。”

         卫安良又臭又硬的嘿嘿笑着摇了摇头。

         “得,你小子别后悔,这姑娘的追求者才真是排了满大街!人家可是看了你的照片后想跟你见一面。”

         “那你如实转告我的话,我拒绝见面。”

         卫安良微笑道,他又不是牲口,总不能见个漂亮姑娘就往上扑吧,这样看看照片还行,要是真见过真人,动心了怎么办?

         他自认为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所以就不会去惹这种桃花债。

         “我还在等她。”

         卫安良用卫洗墨听不清的声音呢喃说了一句,脑海中浮现出上一世初遇她时那张的脸庞,嘴角上翘,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