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落魄人
        卫安良摆出一副深藏不露高手的样式作势要打,梁陆离半蹲着身子在后面眼神炯炯的盯着,生怕错过一点细节。

         然而让梁陆离失望的是,就在卫安良该出手的那一刻,他不光没有出手,反而撂挑子般的收了马步。

         “骗子!”

         梁陆离脱口而出。

         卫安良摇了摇头,不急不缓的说道:“我忽然想起来,你奶奶可是花了大价钱请我来这教你读书的,我怎么能打拳给你看。”

         摆明就是讹人,梁陆离已经认定了这看上去挺帅气的家伙是个骗子,哪怕不是骗子也是个花架子。

         “不信?”

         问了一句没回,卫安良倒是有些来气,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叛逆,看来今天不露一手是镇不住他。

         眼神扫到不远处一个用来练功的复合木板,卫安良指了指:“拿过来。”

         梁陆离一扭头,压根就不打算往这边看。

         卫安良淡淡一笑,自己动手拿起木板,然后硬塞到他手里:“举起来,离胸口十厘米。”

         梁陆离呆愣的被他拉着站了起来,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仅在刹那之间。

         卫安良微微躬身,收在腰际的右拳突然发动,迅如雷震般轰在了木板之上,梁陆离被吓得“哇”的一声大叫,木板应声咔擦破了一个大洞。

         卫安良收拳呼气,仿佛一切没发生过一般。

         “这是什么招式?”

         梁陆离惊叹着把木板放在眼前打量,不住想到,这一拳要是打在人身上,少说得像武侠电视里演的那样吐几口血吧?

         “咏春,寸拳。”

         “这个我知道!电影电视经常演。”

         一谈到拳和武术,梁陆离立即变了像是变了个人,兴奋的举手叫道,不过短暂的高兴之后他又忽然低下了头,偷偷用视线余光瞄着卫安良,低声说道:“你能教我吗?”

         习武一道,讲究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对于梁陆离来说,他虽然对打拳十分有兴趣,却苦于没人教导,对着拳谱之学也总是摸不着门道。而现在出现在他身前的卫安良,就像黑夜中的一盏明灯,带给他无限希望。

         “当然可以教你。”

         卫安良笑道:“我可以教你一整套咏春。”

         他的这一套咏春拳,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在大学自学的,而是上一世跟白元先生学的。他与白元,亦师亦友,上一世他感觉最快活的日子,就是跟着白元在实验室里做灵能研究,闲来无事时喝酒吹牛,开着越野车去河边垂钓,在楼下院子咏春,或是到书房对座手谈。

         钓鱼比赛各有胜负,打咏春卫安良多会被浸淫武术十多年的白元吊打,手谈之时,卫安良才又能出一口恶气,把白元这个臭棋篓子杀得片甲不留。

         得到卫安良的承诺,梁陆离差点就高兴得跳起来了,看见他这样子,卫安良立即把事先准备好的一盆冷水给浇下去:“不过教你可以,我还有些条件,你得答应。”

         身为钓鱼宗师的卫安良怎么可能让鱼不咬钩只吃饵,那也就太失败了。

         “条件是什么?”

         “条件很简单:每个星期,你只有完成我布置的学习任务之后,才有资格向我学咏春。”

         卫安良笑着,不动声色的把鱼钩抛了出来。

         “好。”

         毫无心机的鱼儿一口把钩咬掉。

         既然鱼儿已经毫不客气的吃钩了,卫安良也就开始收线:“先说今天的学习任务吧,拿你的语文书和习题册过来。”

         梁陆离难得听话的乖乖把书本递过去,卫安良很娴熟的在上面勾勾画画,然后交还回来。

         “把这些写完,不懂的可以问我,我就在旁边。”

         梁陆离迫不及待的打开书一瞄,一瞬间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大起大落的心情比坐过山车还酸爽。

         脸色愁苦的盯着卫安良道:“大哥!这些题没两天能写的完?”

         或许是看卫安良年纪不大的缘故,他这一声大哥喊得极其顺口。

         “叫我老师。”

         卫安良纠正道,“你写得越快,用来学拳的时间就越多,你是准备在这发愁,还是赶紧抓紧时间去写,全由你自己决定。”

         卫安良话还没说完,梁陆离转身把书本往桌上一放,开始动起笔来。

         这一天,梁陆离一头扎在书房里宛如疯魔,连午饭都没出来吃,最后还是卫安良帮他端了进去。

         一直到下午5点,约定的家教时间结束,梁陆离的作业还差两题没做。

         “啊!”

         梁陆离一声长叹,把笔扔到一边。

         卫安良看着他这样子心头觉得好笑,安慰道:“没事,今天没赶上,明天我还会来的。”

         “明天的作业还这么多吗?”

         “不一定。”

         今天的作业是卫安良故意布置这么多的,梁陆离要是能写完才怪了,他就是想看看,这小家伙在有目标的情况下,有没有那股子韧劲与冲劲去实现目标,就目前看来,他很满意。

         临走之前,梁陆离还特地出来客厅送他,卫安良嘱咐他晚上把今天的题复习一遍,他明天要抽查,梁陆离也乖乖应下。

         这一幕幕看得梁晓春啧啧称奇:“这么个顽皮犊子都让你给镇住了,还真是有一套。”

         离开梁家,卫安良赶着回学校,出了蕉山园小区的大门,离公交车站还有一定的路程。他正走在路间,突然发现前方一个街道拐角围满了人,还指指点点的。

         他本是不爱管闲事的,但忍不住有点好奇,便挤进去探头往围着得人群中心看了一眼。

         只见那处抱头蜷缩着一个男人,躺在地上,在他身边是近十个高矮胖瘦的男人,其中为首的人满脸横肉,穿着一件青花寸衫,带着一条菩提子手链。

         “这类差不多算是江湖乱斗吧。”

         卫安良摇头笑了笑,正准备离开,却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那个蜷缩躺在地上的男人身影,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按道理,他认识的混江湖的人物,应该只有一个阿飞,但阿飞的身材很瘦,腿也很长,显然跟这个人不对号。

         “他娘的!”

         卫安良突然一拍大腿,骂了一句少有的脏话,他想起来这个被打得半死的人是谁了!

         那个在岷江公园问他讨烟的神棍,叫什么名字来着?

         应该是叫——王守财!

         卫安良拨开人群,一步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