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灵能等级
        “你这……这就算是觉醒了?”

         王守财看着灵能共振器上的光轮慢慢暗下去,问道。

         “只是第一阶段的觉醒,不过提升还挺大的。”

         “我可以觉醒吗?”

         王守财问道,卫安良刚刚用【意念】控制杯子掉下去的举动,让他惊为天人。

         “自然不行。”

         他知道,王守财这是看他觉醒得如此轻松,产生了一种谁都能觉醒灵能能力的错觉,他一边把地上杯子的碎片捡进垃圾桶,一边解释道:“觉醒灵能能力是有非常大的条件限制的,首先,你体内的灵能粒子品质等级需要在R级以上,其次,在进行第一阶段觉醒之前,最少需要经过三年的脑力开发训练与自我认知培养,不然,你会在觉醒过程中由于神经突触增长过快,突然间接受太多外界信息而失去自我意识,变成疯子。”

         卫安良的觉醒过程之所以如此轻松,是因为他上一世已经进行过灵能能力觉醒的缘故。至于王守财,则完全是一个未知数。

         不过王守财一听完卫安良提到的三年脑力开发训练,整个人已经变成了霜打的茄子——蔫儿掉了。

         “不过虽然不能觉醒,你可以去测试一下自己的灵能粒子品质等级是什么级别。”

         收拾干净地板,卫安良笑着说道。

         王守财点了点头,学着卫安良刚刚的模样,把手放到灵能共振器顶部,说道:“阅读灵能粒子基本性质。”

         与卫安良不同的,覆盖在王守财周身的是一层明黄色的荧光,在黑暗的环境中,就像是油画里的向日葵一样夺目。

         “灵能粒子等级S级,预计发展趋势:肉盾系,辅助系。”

         冰冷的电子音响起,报出了王守财的灵能粒子信息。

         卫安良站起身鼓了鼓掌:“S级,恭喜。”

         看卫安良的样子,王守财知道自己肯定是比那个最低线R级要高,应该是能够觉醒灵能能力的,于是问道:“这个等级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与白元先生根据灵能粒子的能量高低,纯净程度,抗干扰能力共把灵能粒子分为五个等级,分别是N级,R级,S级,X级以及Q级。通俗的说,等级越高的灵能粒子越强大,也越稀少。通过统计,在全人类范围内,拥有N级粒子的人占80%,R级15%,S级3%,X级2%。”

         王守财掰着手指头一算,奇怪道:“你这N,R,S,X四个等级加起来就100%,那还有个Q级?”

         卫安良笑道:“Q是中文“奇迹”拼音的第一个字母,所以Q级灵能粒子也被称为【奇迹灵能粒子】,是学术上一种假设状态的完美灵能粒子,它具有永不损失的能量,百分百纯净度,百分百抗干扰能力。【零↑九△小↓說△網】在现实中,还没有观测到这种灵能粒子的存在。”

         王守财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觉醒灵能能力的最低要求就是拥有R级灵能粒子,因为只有R级以上灵能粒子才具有改造身体的能量。”

         卫安良走到灵能共振器旁边,把电源拔掉,然后收起来:“这东西很长一段时间都用不到了,你的灵能等级是S级,有了成为一个灵能能力者的资本,如果想觉醒,就从明天开始进行脑力开发训练吧,我可以去网吧帮你下载训练题目。”

         “好。”

         王守财一口应道。

         第二天,学校进行的是高三月考,学生考试,某种程度上对于老师来说就意味着放假。

         卫安良在第二场数学考试中当监考老师,因为觉醒了第一阶段灵能的关系,他完全不用刻意集中注意力,便能察觉到任何一点动静,不过让他觉得很欣慰是,一堂考试下来,没有一个学生作弊。

         今天也是卫洗墨检查结果出来的日子,下午没有卫安良的监考任务,他跟卫洗墨一块去的人民医院。

         检查的结果不出卫安良所料,胃癌早期,医生建议使用手术切除加术后化疗的治疗手段。

         “像卫先生这个病的话,肯定是尽早手术越好,而且我建议你们,这个手术可以去岭南省衍天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做,那里的医疗水平比我们医院可是要高出不少啊。”

         “好,多谢您。”

         卫安良点头道谢,显然这位医生是完全本着为病人着想的态度,才这样推荐。

         回到家中,卫安良给卫洗墨沏了一杯白开水,问道:“怕吗?”

         卫洗墨轻轻踹了他一脚,笑骂道:“你爹活了这么久什么大风大浪生离死别没见过,怕个屁。”

         “准备什么时候动身,我陪你去岭南。”

         “这太耽搁你工作……”

         “工作大还是老爸大?”

         卫安良打断他,反问道。

         “那就下个星期吧,下个星期动身去岭南,这些天,我在好好放松放松。”

         卫洗墨笑道,看着自己客厅阳台养满的花草不禁犯了愁。

         “你这些花花草草,我帮你运到我朋友那,托他照顾就是。”

         看出了卫洗墨的小心思,卫安良回道,反正王守财那么大个人杵着不用白不用,等他动身陪卫洗墨去岭南,完全可以托他料理这些事。

         “那我就放心咯。”

         王守财笑着点头,“那你去忙吧,我去拾掇一下书,到时候一块带去岭南。”

         卫洗墨是没了书籍就活不下去的性子,这次去岭南少说要呆两三月,恨不得把自己的藏书全给搬过去。

         卫安良离开之后,先去数码商店买了一个U盘,然后去网吧帮王守财搜索出了一大堆脑力开发的题目,这些题目虽说没有上一世他亲自在实验室整理出来的那么系统,但经过他的筛选,对于目前的王守财来说,也勉强够用。

         离开网吧,卫安良想到自己以后使用电脑的次数与时间肯定会越来越多,于是准备计划着什么时候买一台电脑放在自己公寓,这样一来,还能方便王守财的学习。

         回到公寓,卫安良把整整几百张打印出来的资料扔到王守财身边,王守财随手翻了翻,一脸懵逼的问道:“娘的,这么多,这就是用三年的?”

         “一个月。”

         卫安良淡淡答道,转身走去餐桌。

         王守财欲哭无泪,后悔自己没留出一块豆腐来拍脑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