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虞家变故
        柔和如初生蛋黄的太阳还只在天边露出半个额头,一声搅人清梦的电话铃声就在卫安良耳边响了起来。

         卫安良迷糊的半睁着眼睛,屏幕上显示的【阿飞】两个字让他立即变得清醒。阿飞打电话来,十有八九是虞歆鱼那的事,而且这么早的电话,显然是急事。

         “卫老师,今天凌晨,虞歆鱼母亲病逝了。”

         “知道了,你继续帮我盯好。”

         “是。”

         穿上衣服,卫安良走到窗边,开始思考虞歆鱼母亲之死会带来的改变,毫无疑问,大佛樊子胥对虞歆鱼觊觎已久,之所以迟迟不动手,很可能就是碍于虞歆鱼母亲的存在,不好施展自己的手段。而现在,虞母病逝,挡在樊子胥身前的阻碍已经不存在,他也没有了所谓的顾忌。

         以樊子胥的手段能力,对付一个对社会认识宛如白纸一张的虞歆鱼,虞歆鱼就真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而樊子胥则是放在砧板上的利刀,可以任意宰割。

         很显然阿飞也是想到了这点,知道樊子胥近期必然出手,于是才不顾搅了卫安良的清梦,也要打电话通知他一声。

         正所谓,未雨绸缪于未然,有备才能无患。

         既然已经起床,卫安良也就睡不着。这些天的饭菜都是专职厨师兼狗头军师王守财一个人煮的。

         卫安良连下手都没捞到打,让他觉得怪不好意思,准备投桃报李,趁今天早起给王守财做一餐早饭,露一手。

         王守财到目前为止也没一点要醒来的意思,其实不是他睡得沉,而是卫安良在觉醒灵能后对周围动静的感知太变态的缘故。

         刚刚那个手机铃声其实只响了不过零点几秒,卫安良就迅速接通了电话,这一点,恐怕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王守财一直睡到七点半,才打着哈欠从房里一瘸一拐的撑着棍子走出来。餐桌上摆着卫安良烹饪的黑米粥和溏心煎蛋以及酱菜,王守财一见那成色金黄的溏心煎蛋,口水都要滴出来了,顾不上刷牙洗手,就准备用手去拎一只来满足一下口欲。

         卫安良怎么会让他得逞,他手才刚伸出一厘米不到,卫安良一巴掌就已经拍在了他的手腕上。被抓了个现行的王守财只得把手缩回,嬉皮笑脸的哼着不知名调子,走向厕所洗漱。

         因为是住校的缘故,虞歆鱼在学校还不知道家中母亲去世的事,直到快中午时分,一个从虞家村男人亲自赶到学校通知虞歆鱼。

         虞歆鱼去休息室向卫安良请假,卫安良问明原因,开始虞歆鱼还有些遮遮掩掩,但很快也就如实说了,说着说着就痛哭起来。

         这一哭倒是让卫安良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笨手笨脚的扶着她肩头安慰了几句。之后卫安良亲自陪着虞歆鱼回到虞家村,但是到村口他也就掉头了,毕竟白事规矩多,他作为一个外人不好进去,临别前塞给虞歆鱼两千块,说是借给她的,嘱咐有什么事一定要通知自己。

         虞歆鱼点头应下。

         村子里上下已经忙活开,左邻右舍的知道虞歆鱼家中境况,也都很心疼这个能干却不幸的小姑娘,于是主动给她凑钱办白事,买什么东西有什么安排也都不需要虞歆鱼操心,都由村子里一些有经验的人操办去了。

         虞家变故,其实最心神不宁的是卫安良,从今天到上一世虞歆鱼跳楼自杀的十二月九号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很难想象,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虞歆鱼稚嫩的心灵到底承受了怎样的恐怖,会让她舍弃生的希望。

         思索良久,卫安良拨通了杨璐的电话,他把虞歆鱼家中的情况全跟杨璐说了,然后希望她多开导开导虞歆鱼,多跟她沟通沟通。卫安良也很想走进虞歆鱼的内心世界,但他到底是男人,虞歆鱼会对他有一种本能的抗拒。他能做得最好的就是默默站在身后保护她,而杨璐要和她沟通,走进她内心,则显然要容易不少。

         救下虞歆鱼,这是卫安良重生后给自己定下的第一个目标,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下午下班回到公寓,卫安良没有闻到这几天已经闻惯的饭菜香味,他

         正奇怪,探头往卧室一看,发现王守财那货正趴在桌子上打呼,老脸下摆着十来张卫安良昨天帮他印的资料。

         卫安良哭笑不得:“真是难为你了,累成这样,居然只看了十几张,这几百来张你要是一个月真能看完我就跟你姓王。”

         或许是睡得很浅的缘故,卫安良并不大声的呢喃自语居然把他给吵醒了,蹭的一声就坐了起来,一脸无辜的看着卫安良道:“这屁玩意,上面的东西一个个比驴子拐弯还拐弯的难懂,看了十几张,好不容易弄懂,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卫安良微微一笑:“没事,你继续看,我去做菜。”

         “还有这等待遇?”

         王守财一脸不信的问道。

         因为虞歆鱼的事,卫安良没心思跟他皮,懒得搭理他,自顾自走向厨房。吃过晚饭,卫安良开始改学生们月考的语文卷,王守财把卫安良用惯的桌子让出来,捧着对他如天书一般不友好的脑力开发资料跑去客厅啃。

         卫安良本以为把王守财带来公寓住,自己怎么说也要跟他磨合适应一段时间,但他没想到,这货看上去邋里邋遢,坏毛病一大堆,但是却异常的好相处。每天任劳任怨煮饭做菜搞卫生,甚至作为老烟枪的他,在得知卫安良平时并不抽烟之后,主动把烟给戒了,让卫安良着实刮目相看,烟都能戒的人,一旦决心做某事,会有不成功的吗?

         卑微的人,并不是真的就很差,也许是命不好。

         卫安良又想起这句卫洗墨说过的话,用在王守财身上倒是合适。

         第二天,卫安良与杨璐亲自去虞歆鱼家中祭拜,第三天虞母下葬后,她也在当日返校。

         这一次的月考成绩也出来的,毫无意外,班长虞歆鱼再度独占鳌头,拉开第二名的一个男生二十分。

         值得一提的是,李猛一向薄弱的化学考出了81分的成绩,不过卫安良听教化学的老师讲,是这一次的化学题目相当容易的原因,整个班化学平均分高达78分,比上次月考生生提了十分。

         但饶是如此,卫安良还是输了赌注,得带着瞎猫闯见死耗子的李猛去酒吧喝上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