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圈套
        独守家中的王守财在卫安良三人走后收拾干净碗筷,又开始硬啃那些脑力开发资料,半个小时后,看得头晕脑胀的他靠在椅子上长叹一口气,下意识的摸向口袋想摸根烟出来抽抽,却想起自己好像已经戒了烟,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也许是心血来潮,也许真的被那些资料给闹得烦躁,他从自己衣兜里掏出了六枚古币。

         六枚古币上印着非常奇异的花纹,很像是商代器物上常雕刻有的云纹,但是仔细辨认的话却又有些不同之处,相比商代云纹,他这古币上的纹路更加细长,也跟圆润。古币成色似金,就不知道是镀金还是纯金,如果是纯金,那这六枚古币的价值可就有得一算。

         只见他把六枚古币紧紧握在手中,然后向桌上一撒。

         “有事?”

         他自言自语的扫了一眼卦象,生怕自己久了没算卦,会算错。于是拿出纸笔,又沉心静气的装了一次卦。

         “小事,没大碍。”

         终于解完卦,王守财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

         ……

         晴空88酒吧,卫安良一桌已经喝掉整整三瓶香槟,玩了近百局【吹牛】,酒量不好,技术与运气更是不好的周和文已经如一摊烂泥瘫在了座位上。华超酒量也不好,但胜在赢的多,摇摇晃晃正处在醉倒的关头。【零↑九△小↓說△網】

         唯独李猛,人如其名,确实刚猛,就他还能在酒桌上跟卫安良谈笑风生,开那两个人的玩笑。再度把酒杯沏满,三人正准备开始下一局的游戏,突然间一个身穿蓝色长裙的女人扭着步子走到了卫安良这一桌前,顺势扑倒在了离她最近的周和文身上。

         周和文早已醉醺醺,理智所存无几,剩下的只有男人的本能,一个体柔肤嫩的女人突然扑在了怀里,他的反应就是顺势摸两把女人油腻的屁股,然后把嘴迎着凑了上去。

         卫安良眼眸一寒,心知要坏事。

         果不其然,就在周和文嘴唇印在女人脸上的瞬间,六七个男人从两面围了上来。

         卫安良站起身,走到对面的周和文身边,一把将女人拉起来推了出去,女人靠在了围过来的一个男人身上,回头邪魅一笑,看她清醒的眼神,显然是没醉。

         “怎么着,讹人?”

         卫安良笑着摸了摸眉头,看向对方为首的一人,抬头问道。

         女人先是装醉跑过来扑在周和文身上,然后等周和文动手动脚后,其他人立即围上来造势,甚至卫安良还注意到,在周和文亲上去的瞬间,后面有人用相机拍了照。【零↑九△小↓說△網】一切都安排的这么环环相扣,显然是常设这样的局。

         对方为首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跟卫安良年纪相仿的男人,穿着一身满是洞的衬衫和牛仔裤,染着一头白发。见卫安良问起,他指了指酒吧外:“不想在这里闹大的话,就跟我们出去聊。”

         卫安良冷笑着点了点头:“当然。”

         白发男人转身带着自己的人往外走,卫安良跟在后面,李猛也想一块去,却被卫安良强摁在了座位上:“你跟华超带周和文回去,让王守财调点醒酒的茶水给他喝。”

         “是。”

         李猛点头应下,他并不是有勇无谋的二愣子,知道现在不是逞匹夫之勇的时候。但就在三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从后方又包来几个男人,与他们对峙:“调戏了我们的朋友,你们就准备这样离开?你当我们是傻子嘛,这样放你们走。走吧,一起出去热闹热闹。”

         酒吧后街,卫安良被围在十几个人中间,他正准备开口说话,却看到李猛三人也被扶着走了出来。果然对方很有经验,留下人手看住了他们。

         “三千,送你们安然离开。”

         白发男子站在卫安良对面,伸出三根手指。

         “要是没有呢?”

         卫安良嗤笑道。

         “没有?”

         白发男子撇了撇嘴,一挥手,身后的人稍一动作,露出手上银晃晃的长刀和钢管,他继续道:“要是没有,我可以打到你有为止,放心,哪怕你不服气,我们在郊区有个房间,可以关你们十多天,你可以想象一下那种生活。决定一下吧,是识时务的破财消灾,还是热血的奋起反抗。”

         “人先给我?”

         李猛三人还在对方手里,卫安良不好动手,早知道,他就应该保护着他们仨一块出来。

         “正好一千换一个,数钱吧。”

         对方冷笑道。

         “好。”

         卫安良一口应下,他首要目的是保护自己三人学生的安全,如果他们受到一点伤,都不能原谅。

         今天来酒吧他一共带了一千多现金,全部数了出来,然后向对方道:“我这里只有一千三,你先给我一个人,我现在去取,能成?”

         “当然没问题。”

         白发男子接过钱,把华超推了出来。

         卫安良径直带着华超走去银行的自动柜员机,在路上把自己待会反抗的计划全部告诉他,然后让他重复确认了一遍。

         走回酒吧后街,卫安良把一千七递过去,然后让华超过去接人。

         就在白发男子笑眯眯的数钱,高兴又做成一笔大生意的时候,接到人的华超忽然向着李猛大吼道:“快,背上文子,卫老师让我们两人带着他赶紧离开。”

         “好!”

         李猛瞬间反应过来,背起周和文拔腿就跑。

         卫安良也动了,觉醒了第一阶段灵能能力的他用上已经掌握得炉火纯青的咏春,仅需要指间轻轻一点就能让一个敌人倒地不起,失去战斗力。

         短短三十秒,赤手空拳的他一路前冲,身后躺下足足七八人,长刀钢管噼里啪啦掉了一地。白发男子脸色青白,这是怎么怪物?

         卫安良探手伸向他脖子,他正欲抵挡,手还伸到半空中脖子便一紧,再提不起半分力气。

         “钱。”

         白发男子涨紫的脸部肌肉微微发抖,用眼神瞟向自己身侧的裤兜。

         卫安良伸手去掏,也不管掏到多少钱,直接全部塞回了自己的口袋,他静静感受了一下,就手感而言,应该比三千要多。

         随后一掌拍在白发男子下颚,把他拍晕过去,随手推倒在地上,卫安良看向其他人,勾了勾手。出乎卫安良意料的,这些人不但没逃,反而叫喊着视死如归的冲了上来。

         “有点血性。”

         卫安良很欣赏的点了点头,又浪费三十秒时间把他们撂翻,方才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