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赴岭南
        岭南省省府桂城,当之无愧的西南经济、文化、政治、教育中心,一个可以与京畿,卢上,洛城齐名的国际化大都市。【零↑九△小↓說△網】

         衍天大学,桂城大学,两座排名全国前十的名牌大学坐落于此,两相争艳。其中衍天大学大力发展的医学专业,实力之雄厚,已能同一些国外著名学府分庭抗礼。

         卫安良与卫洗墨乘飞机前往桂城,在桂城国际机场下飞机后,径直前往衍天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这个肿瘤防治中心类似于衍天大学的一个附属医院,建有许多国家级实验室,所以也做博士生基站使用。

         总而言之,这里代表了当今国内肿瘤治疗与相关研究的最高水平。

         虽说之前在道岚市人民医院已经做过相关检查,但按照防治中心的相关条例,新入院的病人必须重新接受相关检查,避免有可能的医疗风险。

         所以卫安良为卫洗墨办好入院手续后,赶紧去办明天的检查预约。加上医院床位紧张,卫安良晚上不能在病房陪护,还得去外面找住的地方。

         一切忙完,已经快晚上七点,安顿好以后,卫安良跟卫洗墨出门吃饭。

         桂城这边的饮食风味自成一派,与道岚市相距甚远,道岚市地处华中偏北,气候干燥,饮食以甜,酸,汤的滋养菜系为主。而桂城地处西南,雨水丰沃,气候湿热,所以这边的人都喜食香辣,麻辣,借此祛除体内长年累月积攒的湿气。

         进了一个地道的桂城馆子,卫安良翻遍菜单才找到几个适合卫洗墨吃的清淡菜肴,实在不易。

         吃完饭后,卫洗墨自己回医院住院部,卫安良则就近找了一家看上去还算干净的宾馆住下。

         第二天检查过后,卫安良就在病房陪着聊天解闷,卫洗墨所在的病房算是干部套房,环境不错,有阳台,有独卫,有电视,有空调。病房内一共两张床位,除了卫洗墨外,还有一个看上去六十来岁的男人。

         卫安良在与男人的聊天中获知,他名叫宋修缘,患的也是胃癌,不过肿瘤已扩散,在医院住着也就是做一些姑息治疗,延长寿命。

         连卫安良听了都会觉得有些惋惜,但宋修缘倒是颇有出世的气质,对生死浑不在意,最爱早上起来就霸占阳台的三米阳光,手捧一本《周易》品读,卫洗墨则坐在病房内唯一的一张桌前,拿出他的《堪舆杂着》写写画画。

         不知是不是志趣相投的缘故,宋修缘与卫洗墨相处不过两三天,却一见如故,一旦聊起来,从古史到现代史,从诗词到哲学,风水玄学,什么都说,压根就没卫安良插嘴的机会。

         两个老头儿常说到性起处时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这天卫洗墨出门透气,宋修缘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小棋盘和黑白二色的两个棋篓摆在桌上,手捧一本棋谱开始摆棋。

         卫安良眼见一乐,原来是同道中人,要说这两天在病房里可算是把他憋屈坏了,看见围棋,哪有不凑上去的道理。

         “您这是《忘忧清乐集》?这谱可不好找呀,哪年的?”

         卫安良看着他手上的棋谱,率先打开了话匣子。

         宋修缘颇惊奇的看了他一眼:“清代摹本,这年头能下围棋的年轻人不多了,能认得这本古谱的年轻人更是屈指可数。你父亲教你的?”

         嘿嘿笑了两声,卫安良毫不留情道:“他呀,一头扎进玄学里早就生了根了,臭棋篓子一个,我这是自学的。”

         宋修缘把棋谱收起来,把黑色棋篓推到卫安良面前:“摆一盘?”

         手早就痒得不行的卫安良求之不得:“请赐教。”

         卫安良的棋不是向人学的,更不是向书学的,如果真要较真起来,他的老师应该是上一世的人工智能电脑,他与电脑对弈上万局,输多赢少,但是却慢慢的摸索出了自己的棋路,并且在棋道上登堂入室,最后他又返璞归真,遍读古今棋谱,让自己棋力再度爆炸性的增长。

         卫安良下棋的风格,就是一个字,【乱】。因为是跟智能电脑下棋而琢磨出来的棋道,所以套路就是没有套路,完全不按常理落子,宋修缘刚刚点棋准备布一下前几手的棋局,没想到卫安良贴子过来就开始边角厮杀,宛若毫不讲理的疯狗。

         宋修缘不得不尽量把自己的棋下的厚实,以图防守,但是卫安良却是越发得理不饶人,只要抢到先手优势就死命进攻,不留半点情面。

         一局棋下来,宋修缘从开局被动到中盘被动,再到官子被动,整局下来都是被欠着鼻子走,最气人的是,被牵着鼻子也就算了,他还根本就不知道卫安良准备把他牵到哪去,完全捉摸不透卫安良的棋风。

         最终的战况是宋修缘执黑先行,输给卫安良九子,一局棋下得他背上全是冷汗。

         “你这棋力,怕是有职业级水准了。”

         宋修缘开始复盘,一边捡着自己的棋子,一边说道。

         “没跟职业选手下过,反正业余九段,在我手里只有弃子投诚的份。”

         “英雄出少年啊!”

         宋修缘摇头一笑,“你真的没师傅?”

         “没有。”

         卫安良笑着摇了摇头。

         恰巧这时卫洗墨从外边透气回来了,手上拎着两斤水果,宋修缘接了一个苹果,往袖管上随便擦了几下就拿到嘴边啃起来,一边向卫安良道:“没师傅好啊,正好省去了师祖传承之类乱七八糟的麻烦事,我给你介绍个徒弟怎么样,让你过把师父瘾?”

         “谁?”

         卫安良剥开一根香蕉,问道。

         “我孙女儿,名叫宋东西,今年七岁,这小妮子很爱下棋,但是我送她去棋院,她又嫌弃棋院的先生古板,啰嗦,管教人。我琢磨,你跟棋院那些先生不一样,很对她胃口。”

         说起自己的孙女,宋修缘原本浑浊的眼睛变得通透明亮,闪着一丝丝柔和的光芒,想来十分疼爱这个孙女。

         宋东西。

         卫安良心头一乐,真是个有趣的名字。

         “她每个星期三都来医院看望我,明天见一见?”

         看卫安良没回话,宋修缘又问道。

         “成。”

         卫安良点头应道,反正他陪着卫洗墨待在桂城也没事做,趁着个把月时间教出一个徒弟来,也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