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魔女
        “您说。”

         梁陆离转过身放下笔,认真的听着。

         “我父亲患了胃癌,我后天就要陪他去岭南省的衍天大学肿瘤防治中心治疗,这一趟,估计最少也要离开道岚市一两个月,这意味着我周末就不能来这里帮你做家教了。”

         卫安良带着歉意说道,他上个星期才和梁陆离约定每个星期教他咏春,没想到这个约定这么快就不作数了。

         “我明白。”

         没想到在梁晓春口中异常叛逆不听话的梁陆离,看了一眼卫安良后却是十分善解人意的点点头,“奶奶常跟我说【百善孝为先】,我虽然都看似不怎么在意,其实都记在心里。”

         梁陆离又拍了拍卫安良的手,反过来安慰道:“老师你就放心陪着去看病,师公他一定能康复的。至于我嘛,你就不用担心了,会在中考拿个好名次给你看的!”

         卫安良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嗯。那你知道我们约定是什么吗?”

         梁陆离笑着摇了摇头。

         “只要你能在中考的时候考上道岚中学,我就在暑假的时候把一整套咏春传授给你。”

         “拉钩!”

         梁陆离伸出小拇指。

         “拉钩!”

         卫安良跟他拉钩为约。

         之后中午午饭,卫安良也没藏着消息,把卫洗墨的事都跟梁晓春说了,梁晓春听后脸上挂满的担忧,她说什么也要在晚上的时候跟卫安良一块去看望一下卫洗墨。

         之后去探望的路上,她特地去超市里买了一盒补品,卫安良拦都拦不住。

         到了卫洗墨家中,看见梁晓春的卫洗墨笑容满面,但是一对上卫安良就马上变了眼色,对着他斜眼骂道:“你个臭小子,这事也不知道瞒瞒,生怕全天下人不知道我生病是吧?”

         卫安良也不还口,干笑两声就赶紧躲到梁晓春身后,正所谓一物降一物,梁晓春自然为他出头:“病了不通知我你还有理了?多少年的老交情,要不是安良跟我说吗,我现在都还蒙在鼓里。”

         这回轮着卫洗墨干笑,赶紧吩咐卫安良去倒茶。

         “你看你,都约好了清明节的时候一块去岷山湾摘茶叶,怎么说病就病。”

         抿了一口茶叶,自然把茶、人、事联系在一起,梁晓春颇有怨气的说道。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嘛。”

         卫洗墨晒然笑了一声,“摘个茶叶而已,明年我康复了,再约你一块。”

         “是是是。”

         梁晓春顺着他的话说道:“赶紧康复,你要是不快点好,我就把我们当初那一帮子老友全通知到位。”

         卫洗墨举手求饶:“千万别,你这性子,几十年了就不能温和一点,反而越老越辣,你是属姜的?”

         “你才属姜的。”

         梁晓春嗔道。

         看着两老儿逗趣,卫安良在旁边也插不上话,倒是梁晓春的表现,让他不由得想起那个性子比她老妈还烈,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小魔女梁楚俏来。

         “对了,老梁去哪了?”

         老梁,问的自然就是梁晓春的丈夫,梁国栋。

         “他可好玩,带着楚楚上美国了,一住两个月,总共给我打过三个电话,你说气不气人。”

         无巧不成书,梁晓春这边话音刚落,忽然手机就响了起来。

         屏幕上显示的正是【亲爱的】三个字,站在身后正好能看到这三个字的卫安良哈哈一笑:“梁姨,您也太浪漫了。”

         梁晓春老脸一红,回头瞪了他一眼,卫安良赶紧噤声。

         接通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妖娆到足以魅惑人心,哪怕用狐狸精三个字来形容都不过分的女人声音。

         “妈~~~你猜猜我跟爸在哪?”

         一个妈字拖得老长,卫安良与卫洗墨相视一望,然后不约而同的抖了抖身子,抖下一声鸡皮疙瘩。

         能有这般能量的人,卫安良所知的只有一位,魔女梁楚俏。

         接着电话,首当其冲的梁晓春也是缓了半天,向卫洗墨歉意一笑,后悔开了免提模式而殃及池鱼。

         “好好说话。”

         梁晓春正色道。

         “不嘛~~~”

         妖精即将化形,异常恐怖。

         眼看就要治不住,梁晓春咳嗽了两声:“我在你卫叔家里!”

         “啊?”

         梁楚俏一惊,“他老人家不会听见了吧?”

         “我开的免提……”

         “老妈,你这是坑我啊!卫叔叔,实在不好意思,刚刚小女子放浪了一点,我以为我妈在家里,跟她例行开玩笑呢!”

         小魔女话音一转,若有其事的开始向卫洗墨道歉。

         “没事没事,从小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你性子。”

         卫洗墨笑了一声回道。

         “诶?老妈,我弟弟不在家吗?”

         还是没逃过,卫安良一阵头疼,哼了一声显示自己的存在。

         “咯咯咯。”

         梁楚俏妖娆的笑了几声,然后重重的对着话筒亲了一口,“乖,等姐姐回去就找你玩。”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卫安良这一刻头上布满汗珠。

         “对了妈,我跟爸这会儿在昆仑山下,明天准备上山,今晚住的帐篷捏!打电话就是告诉你一声,我们大概还有一个星期就回家了,我们玩得很开心!你在家要保重身体哦!”

         调戏完卫安良,梁楚俏终于开始说正事,但是语速极快,一大串话说完就有了挂电话的意思。

         梁晓春也是向来拿这个女儿没办法,连忙应下:“知道了知道了,我在家等你们回来。”

         “嗯,您再把手机免提关了,把电话递给我弟弟。”

         梁楚俏忽然笑道。

         梁晓春同情的看了一眼卫安良,把手机递过去。接过电话,卫安良正想说话,那头却传来一声让人耳朵发痒,蚀骨销魂的呢喃细语:“弟弟,我爱你哟~”

         苦笑着摇了摇头,那边已经挂断了,他又只得把手机递回去。

         “说什么?”

         梁晓春好奇的问道。

         “没,就是让我注意身体。”

         卫安良无可奈何的胡诌道。

         被梁楚俏这一搅和,大家脑子里都只剩下那辨识度极高的魅惑声音和她那张妖娆艳丽的脸,梁晓春聊天的兴致也断了,向卫洗墨告辞离开,卫安良出门去送。

         待两人离开不久,卫洗墨的手机一震,收到一条短信。

         “卫叔,您可得帮忙盯着些我弟弟,千万别让他在外边乱惹桃花债哟。——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