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女王驾到
        清晨。

         桂城国际机场,走出一个美艳不可方物,脸上表情似万古坚冰一般拒人千里之外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得体的纯黑铅笔裙,勾勒出玲珑的身体曲线,雪白的脖颈间系着一条艳红色丝巾,身后拖着一个很精致的皮拖箱。

         她一路走来,气场庞大,不光引起无数目不转睛的注意,更会让人有一种俯首称臣的冲动。黑色高跟鞋“塔塔塔”的踩在地板上,就像是一首女王驾到的协奏曲。秦扬灵,一个完美到让机场其他女人自惭形秽、让所有男人垂涎三尺却不敢亵玩的女王大人,拿出与她气质极搭的亮黑色手机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十分有礼貌的磁性声音,“你往停车场走,我站在一辆沃尔沃SUV旁边。”

         “好。”

         秦扬灵回了一声,挂断电话。

         卫安良知道今天秦扬灵要来,特地问宋修缘借了那辆挺能帮他涨面子的SUV来机场。秦扬灵看见他之后淡淡点头示意,在他打开车之后,钻进了车中。

         “你的车?”

         秦扬灵问道,声音中没夹杂任何情绪。

         “我朋友的。”

         卫安良笑了一声,开着车往秦扬灵早就预定好的宾馆开去。

         秦扬灵没叨叨跟人说话的习惯,卫安良不喜欢热脸贴人冷屁股的去找话茬,哪怕对方是位美女。所以两人一路上的对话屈指可数,秦扬灵索性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在酒店安顿放好行李之后,卫安良惊奇这位女王大人居然没有留在房间内,而是跟着他一块下了楼。

         “听说桂城有很多好吃的,你可以带我去品尝一下。”

         两人站在街道前,保持着一定距离,气氛十分微妙。

         卫安良眯着眼微微一笑:“可我没时间。”

         今天的三场棋局还没有完成,卫安良并不想失约,要知道,他如今在网上的人气已经积攒到一个临界点,这一段时间,一定会吸引到韩国国手来与他对战,他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

         “那我自己去,今天麻烦了,工作的事我改天会专门找你谈。”

         秦扬灵说着转过身去,眼神中没有流露出半点失望,好像已经预见到卫安良拒绝她是一件很正常不过的事,而她本身也没对对这件事抱有什么幻想。

         “两个小时。”

         卫安良忽然笑道,“你先回宾馆,两个小时后我来找你。”

         “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秦扬灵盯着他,问道。

         卫安良挠着后脑勺,似是而非的说道:“或许是我良心发现,不忍心让你一个大美女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街道上闲逛找吃的,也有可能是我屈服了,不敢跟我的上司把关系闹得很僵。”

         “我宁愿相信后者。”

         秦扬灵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走回宾馆,她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答应卫安良的话,却用行动做出了完全的表示。

         “有趣。”

         等她离开后,卫安良笑着呢喃说道,不得不说,他忽然有了几分窥探这个女人真实内心的兴趣,他想看看到底是真的坚硬如磐石,还是虚有其表的外强中干。

         独自开车回到宋家,卫安良早已获得极大特权,宋东西这两天不在,他也能出入自如。宋东西因为学棋,整整一个多星期被不上课,忍无可忍的陈洛婳终于在昨天征得宋修缘同意之后,让大彪把她绑到了学校里。

         电脑也从宋东西房内搬出来暂时放在客厅,好供卫安良使用,今天来对战的仍是三个小鱼小虾,让他提不起半点兴趣。

         三局屠杀之后,卫安良关掉电脑,看了一眼时间,离约定的两个小时还差的远。

         恰时,陈洛婳从房内走出来,走到他跟前之后,把一把汽车钥匙交到手上,巧笑道:“卫老师,这是宋老爷子的意思,说是东西拜你为师的红包礼。”

         “这是?”

         卫安良一愣,车?

         虽说他知道宋家有钱,可这也太贵重了吧。

         “老爷子说你没车,今天还向他借来着,在桂城行走不方便,如果传出去说宋家小姐的老师连车都没有得开,那宋家作为桂城三大家族的脸面也就丢尽了。这不,我按老爷子的吩咐,去帮你置办了一辆车,你看看合不合你胃口,要是不行的话,我明天抽空带你去换。”

         陈洛婳把手收回叠放在小腹前,恭敬说道,哪怕她话里的意思如此骇人,但经由她的口中说出来却是让人没有丝毫不舒服的感觉。

         “车就停在门口。”

         她补充道。

         “好,我去看看。”

         卫安良点了点头,没有再推辞。

         两人并行走到别墅外,陈洛婳指着前方一辆光彩夺目的新车道:“我也不是很懂车,是按朋友的推荐给你买的,捷豹XJ皇家加长版,纯黑色,看上去十分奢华,也不失稳重,你看怎么样?”

         卫安良哑然失笑,这还能怎么样,上来就是豪车,已经把他吓懵逼了。

         “这车得百来万?”

         “算上税的话,差不多一百万。”

         卫安良摇头笑道:“这红包可太贵了点。”

         陈洛婳看了几眼卫安良坚毅的侧脸,眼神忽然黯淡几分:“不瞒你说,宋家虽然位列桂城三大家族之一,可只从老爷子病倒以后,过得并非顺风顺水。我的丈夫,宋老爷子唯一的儿子,在七年前英年早逝,而现在作为宋家大梁的老爷子也时日不多,这意味着,一旦老爷子驾鹤西去,这个家就会瞬间失去主心骨。作为继承人的宋东西还未长大,权力旁落,宋家极有可能面临树倒猢狲散,分崩离析的局面。”

         “所以,宋老爷子请来我一个外人?”

         卫安良虚眯着眼嗤笑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爷子会看上你,但是他这一生阅人无数,与人对弈胜多负少,想来最后一步棋也不会下错。”

         陈洛婳笑靥如花,“我一介女流,哪怕对你有那么些许的不满,但也只能选择相信他。这样的身份,放在古代,那叫做托孤的帝师,你愿意接这个担子吗?”

         卫安良不蠢,他在走进奢华的宋家时,就想过许多,但是他仍然没想到,宋修缘想让自己帮他的,居然是做宋家唯一继承人宋东西的帝师。要么就是宋修缘极其自信他识人的眼力,断定卫安良不会趁机在窝里咬一口宋家,要了宋家的命。要么,就是老爷子病急乱投医,孤注一掷的想赌一把。

         卫安良看不透宋修缘,也看不透自己。

         他会反吗?

         只要他想反,在宋老爷子死后,权力交到他手中,他有把握至少能得到宋家至少三分之一的财产,这笔财产,不知道比安田化工集团10%的股份多多少。

         甚至有可能,他可以一步登天,开始自己觉醒灵能能力的第三步计划。

         “豪门啊!”

         卫安良自顾自笑着叹了口气,没有理会陈洛婳突然变得迷离的目光,走向那辆捷豹X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