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小萝莉
        这天一早,卫洗墨的检查报告也就出来了,主治医生是一个看上去不到四十岁的男人,姓孔,他亲自来卫洗墨这里查房,然后商量手术时间,最后决定下来,在下个星期的星期二手术。

         下午六点多,卫洗墨跟宋修缘一块去医院食堂用餐,卫安良懒得动,托他们帮自己带一份。他正拨弄着阳台窗口放着的几株长势喜人的含羞草,忽然门口传来几声清脆的敲门声。

         卫安良走过去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和一个壮如门板一样的彪形大汉。

         “你好。”

         小萝莉怀里捧着几支鲜花,滴溜溜转着大眼睛往病房里望了一眼,没发现自己想找的人,回过头向卫安良很礼貌的打招呼。

         “你好,卫安良。”

         卫安良简洁的做了自我介绍,撇开身子,请他们两人进去。

         “我的名字就不告诉你了,是我爷爷帮起的,超难听,你可以叫我小西。”

         宋东西走进房里,一边走一边颇有意见的埋怨着帮他起名的宋修缘。

         “哦,对了,这位是大彪叔叔。”

         她走到床边,忽然想起什么,回头很老成的指着站在一旁的大彪说道。

         卫安良很自然的跟大彪打了招呼,大彪沉默的点头回礼。

         宋东西很细心的把放在宋修缘床头的花瓶清空,然后把自己带来的鲜花插进去,心满意足的嗅了一下,可爱的咯咯直笑。

         “不好意思啊,因为上次来的时候没见到你,所以就没带你的份,不管怎么说,祝你早日康复,下个星期来我也会带花给你的。”

         宋东西回过头,略带歉意的向卫安良说道。

         卫安良哑然失笑:“我不是病人。”

         “嗯?”

         宋东西微微歪了歪头,不解的问道,“你不是病人干嘛呆在病房里?”

         “我的身份跟你一样。”

         卫安良笑道,从水果篮里挑了一个苹果递给她。

         “明白了,你也是来看望人的。那岂不是两个病人都不见嘞,你知道他们去哪了吗?”

         接过苹果,宋东西把它捧在手里,小脸红扑扑的,就跟她手中的苹果颜色一样。

         “他们去食堂吃饭了。”

         卫安良笑着回道。

         “呀!”

         撇过头去准备从窗口看看爷爷回来没有的宋东西忽然叫了一声,然后小脸气鼓鼓的望向卫安良,语气不善的说道:“是不是你动了我的含羞草?”

         “大概是你来之前两分钟,我闲着无聊就去随意拨弄过几下。”

         一向勇于承认错误的卫安良挠了挠头说道,这个还未成人的小萝莉在望向他那一刻流露出一种他很熟悉的气质,令他一阵恍惚,算起来,也差不多要遇到她了。

         “那你怎么不道歉。”

         见卫安良承认错误之后就愣在原地,宋东西有些不满的道。

         神游万里的卫安良回过神,正准备向小萝莉服个软,突然门口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道什么歉,卫先生是爷爷千挑万选帮你找出来的围棋老师,你就这种态度吗?”

         宋修缘推开门,看那气势,浑然不像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

         宋东西嘟着嘴想了想,大方的挥手大赦道:“既然爷爷发话,这次就免了,记住,以后不经人同意可不能乱动别人东西。”

         “受教。”

         卫安良苦笑不得,只得顺水推舟的应道。

         宋修缘见卫安良这吃瘪的样子,哈哈一笑:“安良,这个徒弟还行吧?”

         卫安良打趣道:“还没收徒呢,先当上我人生导师了。”

         与对卫安良的态度不同,在卫安良吃饭的时候,宋东西发现了与爷爷一同进来后在旁边看书一直没说话的卫洗墨,很是亲近的跑过去问东问西。

         等卫安良吃过饭,宋修缘把宋东西给招呼过来,让她跟卫安良对弈一局。或许是对卫安良拨弄她的宝贝含羞草而耿耿于怀的缘故,从一开局,宋东西便是无理手的下法,不过遭殃的是,她这在棋院里跟人对局百试百灵的无理手遇到了更无理的卫安良。

         流氓遇流氓,往往胜出的就是更流氓的真流氓。

         卫安良那天马行空的落子让宋东西一阵头大,开始她虽说疲于奔命,但好歹还能应付,可到了四十手后,卫安良的棋路越发飘忽,总是在不经意间一记小阴招让她溃败,她越是不服气,越要进攻,结果越是一溃千里。

         不过六十多手棋,棋盘上黑子已经被逼的偏居一隅坚守阵地。

         宋东西气呼呼的弃子投降:“这算什么下棋法!根本就是流氓!”

         卫安良哈哈大笑:“想学吗?”

         虽然口头上不服气,在输棋之后对卫安良的棋风嗤之以鼻,但是宋东西的心理却还是很诚实,卫安良这路子根本就是她梦寐以求想要学会的完美版无理手啊。

         于是她皱了皱精致的小鼻子,很诚实的点头道:“想学!”

         “爷爷以前教过你的拜师礼,你忘了吗?”

         宋修缘在一旁提醒道。

         “啊?”

         拜师礼要给师父奉茶,宋东西无奈的摊了摊手,“可这没有茶具,连茶叶都没。”

         “大彪。”

         宋修缘向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壮汉喊了一声,那个壮汉也只是应一声,就离开了病房。

         半个小时后,大彪端着一杯热茶递到宋东西手上。

         宋修缘在一旁说道:“安良,这里条件简陋,咱们就化繁为简走个流程,红包之类的老夫之后再补给你,今天就让东西给你行个磕头礼,奉个茶,就算是收下这个徒弟了,你看行吗?”

         卫安良又不是迂腐的老古板,自然应道:“当然可以。”

         宋东西贴身跪在卫安良身旁,低头把茶举过头顶,难得的收起了古灵精怪的表情,一板一眼的认真道:“生我者父母,教我者师父,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卫安良接过茶,宋东西一拜到底。

         “安良,训个话?”

         有生之年眼见自己最心疼的孙女拜了个心仪的师父,宋修缘在一旁乐呵的提示道。

         “不训了。”

         卫安良摇头一笑,他不是那种刻意能讲出大道理的人,除非是恰逢其时心有所感才能说上几句。再有就是生怕宋东西跪久了不舒服,想赶紧把她扶起来。

         宋东西起身后对着卫安良萌萌的眨几下眼睛,握着粉嫩的小拳头:“师父,咱们去抗韩吧?”

         卫安良表情一滞:“抗韩?”

         这又是哪跟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