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二十四岁
        “我说宋老,你这是认真的?”

         齐钦歌转了一圈手上的核桃,笑问道。【零↑九△小↓說△網】

         “自然是认真,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没必要在这时候用什么计策摆你们一道,唯一的愿望就是在我死后,你们真的能帮扶一下宋家。”

         宋修缘说道。

         “你走后,宋家能不能屹立不倒全然不在我们,而在于你选定的这位卫先生能力到底如何,他能力若是并没有你形容的那么出众,想来没有人不会不乐意去咬一口宋家这样的大蛋糕。”

         身材精瘦的老头沈然叉着手说道,“我这是大实话,并非有意得罪你的意思。”

         宋修缘点头道:“宋某自然明白。”

         “所以,以后这位卫先生,就是宋家代言人?”

         罗天逸点出最关键的关系,笑问道。

         “是的。”

         宋修缘点了点头。

         之后的饭局进行得波澜不惊,打了一辈子机锋没说明白几句话的元老们,在这餐饭像是忽然改了性子,有话直说毫不顾忌。

         宋修缘成功把卫安良推到台前,目的也就达到了,对这些人的对话中的冒犯之意也毫不生气,自顾自的吃着佳肴,时日无多,他还想抓紧享受。

         饭局毕后,各家元老先后离开,古色古香的偌大牡丹厅内,就剩下宋修缘与卫安良、西广三人。

         宋修缘舀了几口莲子羹放入嘴中,向卫安良说道:“安良啊,我这样把你推出来,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

         卫安良笑着摇了摇头,所谓风光无限的帝师,何尝又不是宋家急需的一个挡箭牌。

         “桂城如今供着各种各样的大菩萨,宋家又是其中最大,镀金最多的一尊,但是你要知道,当今的宋家今非昔比,已算是空有其表了啊,镀金之下,藏的乃是泥胚子。只要有心人用棍子往上一敲,必然分崩离析,支离破碎。”

         宋修缘握住卫安良的手,“我希望你成为撑住这个镀金泥菩萨的杆子,而别成为了棍子。刚刚出去的那些人,看似和蔼可亲,却不知道心头在怎么算计,利用你对付我宋家呢。”

         “诶。”

         卫安良点头应道,刚刚出去的人各有心思他明白,但其实此刻他与宋修缘,又何尝不是各有心思。

         “西广。”

         “在。”

         西广扶了扶眼镜框,应道。

         “你以后要尽心竭力辅助卫先生,千万别因为他是外人,就不信任他。”

         “是。”

         “安良啊,西广还有两年就学成回国,到时候,你尽管把他当做自己的嫡系来用,千万别有什么保留。”

         “明白。”

         听见宋修缘这样说,卫安良也知道,老爷子怕是时日真的无多了,已经开始安排各种事宜。

         之后的几天,卫安良在宋家收到各种拜帖和礼物,纷纷祝贺他成为宋家帝师。饭局也是一餐接一餐,卫安良在宋修缘的指示下,特地参加一些饭局,冷落一些饭局,渐渐的成为宋家交际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自从掳人事件过后,虞歆鱼在学校基本上不出校园,而一旦出校园,阿飞也都照着卫安良的指示,一直默默跟在她身边进行保护。为了不让虞歆鱼心里出现阴影和负担,卫安良还特地写信与她交流,收到她的回信后,卫安良都会读着尽量分析一下她的内心活动。不过情况还好,卫安良能感受到她内心还住着那个乖巧阳光的虞歆鱼,没有半点黑化的迹象。

         时间一晃过去半月,卫洗墨术后恢复的差不多了,已经能独自下楼溜圈,倒是宋修缘,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已经搬到宋家的一个疗养院去住,说是不愿自己越发虚弱的样子被卫洗墨看见,影响他战胜病魔的信心。

         桂城的全国教师研讨会将在明天召开,这段时间卫安良也跟秦扬灵有过几次接触,聊的都是工作上的事宜。

         第二天早。

         卫安良在与秦扬灵汇合之后,乘坐公交车赶往桂城第三中学教研中心,研讨会就将在这里举行,卫安良没有开那辆捷豹,因为他一个老师开着那种豪车赴会,未免太过招摇。

         会议开得平淡,全都是叫人昏昏欲睡的讲话,卫安良干脆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对这些话充耳不闻。

         直到秦扬灵忽然用手肘捅了他一下,卫安良知道这女人从进来后就没松懈一丝精神,笑道:“这也不是你们局里的会,几十个老师坐在下面,你打打盹没人知道。”

         “你别不正经,马上到你了!”

         秦扬灵皱眉说道。

         “什么?”

         卫安良吃了一惊,什么到自己,难道自己还要上去说话?

         “要你不认真听,刚刚会议主席说了,每一个市的人民好教师都要上去发表讲话。”

         “这算什么回事,这种讲话哪有临时安排的,这不是让人出洋相吗?”

         卫安良抗议道。

         “听说是有一位领导没来,会议时间得相应延长,等那位领导过来。”

         秦扬灵解释道,她倒是不怎么担心卫安良出洋相,甚至觉得,出那么点洋相才好。

         卫安良不知道这女人的怪心思,正色问道:“还有几个人到我?”

         “两个。”

         秦扬灵指向会议台,“这位是邱东市的人民好教师,他讲话完了以后,就到你了。”

         “这叫两个人到我?你数学是音乐老师教的!”

         卫安良瞪眼道。

         秦扬灵扭头翻了个白眼,不作辩解。

         至于台上,那位邱东市的人民好教师因为完全没有准备的缘故,说起话来吞吞吐吐,紧张着耳根都红了。憋过三分钟讲话以后,匆忙下台,把时间留给了下一位倒霉蛋——卫安良卫老师。

         会议主持人喊了卫安良的名字,卫安良整理整理领口,向着台前走去。他的身影才刚刚出现在台中央,下面就开始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

         “这就是道岚市人民好教师,有黑幕吧?”

         “是啊,这也太年轻了!”

         “不会是个官二代吧?”

         “官二代哪个来当老师的!”

         “你懂什么,当老师镀金,今后好进教育系统!”

         因为觉醒灵能能力后听力太好把这些议论全部听在耳里卫安良咳嗽了一声,摆正话筒后笑着介绍道:“大家好,我是道岚市人民好教师卫安良,今年二十四岁。”

         二十四岁这个年龄一说出来,全场哗然。

         秦扬灵揉了揉微疼的眉头,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