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战
        卫安良静静的在门口等了5分钟,房内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他也就不着急,继续守在边上。很简单的道理,樊子胥只要对虞歆鱼做什么事,那么虞歆鱼一定会有本能的呼喊,哪怕她被堵住了嘴,能喊出的声音很小,卫安良凭借自己灵能觉醒后比常人发达十几倍的听力也能很容易听见。

         直到半个小时后,房内传来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卫安良左手运上力,用力一掌推在门上,破门而入。

         然而就在他进门的瞬间,一道银光从门边忽然闪现,直袭向他脖子,还好卫安良反应能力出奇,在瞥见银光的瞬间,低头向下一滚,直接滚进了房中。

         房内宽敞,虞歆鱼双手被背着绑在身后,坐在宽大的金色大床上,看见卫安良进来的瞬间,双眸瞪得老大。

         床边是一个摔碎的花瓶,很显然是卫安良刚刚听到的声音来源。

         大佛樊子胥不再身穿睡袍,而是换上了一件黑色紧身衣和一件宽松的运动裤,左手戴着指虎,右手握着一把二十厘米左右长的单刃匕首。

         “不得不说你耐心很好,足足在门外呆了半个小时,要不是我故意打碎花瓶,都没办法吸引你进来。”

         樊子胥抖了抖肩,望向卫安良,“反应也很快,这样的偷袭居然没伤到你分毫。就你一个人,同伙呢?那么壮观的烟花,是你鼓捣出来的?”

         卫安良站起身拍了拍手:“没想到你早就发现我跟踪你了。”

         “并发现直接看到你,只是感觉有人潜进来了,我也不是傻子,你们玩烟花搞出那么大阵仗,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总不能掉以轻心。”

         樊子胥呵呵一笑,对自己的直觉判断很满意,“我已经叫人上来了,二十来个从部队退役的好手,你觉得自己有胜算?”

         “为什么没有?”

         卫安良偏头一笑,瞬间动了。

         樊子胥瞳孔一瞬间扩散得极大,几乎是下意识的把匕首向着自己左前方刺了出去。

         【啪。】

         卫安良一掌拍在樊子胥持刀的手腕内侧,把匕首打落在地,然后和他对了一拳,再度分开。

         “真快!”

         樊子胥不由得赞叹了一句,死死盯着卫安良,“你是什么人!”

         卫安良一直觉得电影中那种跟人边打架边说话的情节是非常愚蠢的,所以他没有回答,既然对方已经告诉他有支援过来,他又为何要浪费时间,陷自己于不利的局面呢?

         电影中的反派要么死于话多,要么死于自大。

         卫安良是深刻明白这一死亡定律的人。

         一拳轰出,樊子胥用戴着指虎左手来挡,他刚刚跟卫安良右手对拳已经吃了暗亏,不愿再硬碰硬。

         指虎上面有尖锐的凸刺,卫安良自然也不会愚蠢的去吃这种亏,手臂一撇,变拳为爪抓向他咽喉。

         樊子胥闯荡江湖这么久,一身武力自然也不是虚设,他一手掐住卫安良手腕,一手握拳击打向卫安良手肘内侧的薄弱之处。

         两人见招拆招,转眼时间便换了十余招。

         卫安良一个不注意居然陷入劣势,被他两记扫堂腿逼退到床边,眼看就无路可退。

         不得不承认,樊子胥很强,卫安良觉得,自己能跟他打成平手,完全是觉醒灵能能力后的功劳,反应能力提升,让他能在瞬间躲避敌人招式。

         退到床边,身下全是破碎的玻璃碎片,樊子胥咧嘴一笑,认为卫安良已经被逼到绝境,胜负将定。

         卫安良也一笑,不过他是高兴的笑,看到脚下这些玻璃碎屑的一瞬间,他脑中灵光一闪,知道自己赢了。

         樊子胥一拳袭来,目标直指卫安良胸口,像他这样的习武之人,只要这势大力沉的一拳能打中,那么卫安良的心脏会停止跳动近十秒,自然也就失去反抗能力,所以说,这是必杀的一拳,

         而在拳风迎面而来的瞬间,卫安良也动了。

         他没有躲,没有挡,动的是脚,

         一枚几厘米直径的碎玻璃片被他一脚踢飞,直奔樊子胥肩胛,速度之快,宛如离弦之箭。

         “草你爷!”

         樊子胥一声大吼,不管不顾一拳正中卫安良左胸,玻璃片也在瞬间刺入他的肩胛,割出一个血淋淋的大口子。

         卫安良整个人被捶飞,好在后面就是床,落在床上后,卫安良深呼吸了几口气,旋即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接住大床的弹性,用力一踩,跃起扑向樊子胥。

         樊子胥自然不知道,他那一拳对觉醒了灵能能力的卫安良来说,根本不可能造成想象中的巨大伤害。

         心脏停跳?

         毫不夸张的说,怕是给他个大锤锤捶卫安良胸口都不可能让心脏停跳,何况是小拳拳。

         空中一记帅到无以形容的扭身肘击,正中樊子胥露出惊愕神色的侧脸,把他下巴整个打得咔擦一声脱臼,晕倒过去。卫安良落地还不忘摆了个POSS,毕竟虞歆鱼同学可全程关注着呢。

         他就地取了一片玻璃,把捆住虞歆鱼的绳子割断,然后把塞在她嘴中的布包扯开。

         “老师!”

         “先别说话,到我背上来,我先带你出去,樊子胥的人马上就来了。”

         “好。”

         卫安良在床边蹲下身,虞歆鱼上去后,卫安良直接加速就往窗边冲。

         五楼!

         垂直落差十五米,卫安良在带着秦扬灵从山崖往下跳的时候曾经估算过,自己能跳的高度大概是八米,超过八米,他的脚踝就会承受不住而骨折。

         但是他仍带着虞歆鱼破窗而出,如果他没记错,就在这处楼边,长着一颗大树,树高九米左右。

         “抱紧我!”

         卫安良一声大吼,全神贯注的盯着身下,双手张开,随时准备扯住近在咫尺的树枝。

         十一米!

         十米!

         九米!

         越过树冠,在即将掉入树冠中层的一瞬间,卫安良一手死死抓住树中一根半垂的长枝,强行减速。

         树枝的茬口把他的双手摩擦得鲜血淋漓,直到他松手之时,速度已经减缓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卫安良松开枝条,向前一跃,平稳落地。

         一直闭着眼的虞歆鱼在睁眼瞥见卫安良双手那一刻,眼泪瞬间滴落了下来。

         “不许哭。”

         卫安良佯装生气的说了一句。

         虞歆鱼真的就哽咽着止住哭声。

         “这样才乖。”

         他笑了一声,向前走去。

         她伏在他背上,温暖得不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