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帝师
        卫安良睡了大概四五个小时,便恢复得差不多。然后起床去网吧,摆了三场棋局,现在与他对局的人水平已经越来越高,甚至已经有一些退役的韩国国手前来找他挑战。

         比如今天的第三局棋,前来挑战的便是一个专业七段的退役选手,虽说名气不大,但也表明,【林心诚】已经开始进入职业棋界的视野,而且用的时间,比他和宋东西意料的要快很多。

         准备关电脑时,卫安良突然想起一个茬来,之前他申请了一个QQ号,只加了高一022班那个叫林澹烟的小女生一个好友,之后一直没登,他忽然心血来潮想登上去看看。

         没成想登录QQ之后,耳机“滴滴滴滴滴……”响个不停,弹出足足十几条未读消息来,全是林澹烟发的。

         11月1日晚上7点二十分:

         澹海云烟:“老师,你怎么加了我之后也一直不说话。”

         11月3日晚上9点十分:

         “诶!老师你可是个大骗子呀,你都不用QQ!那还答应加我好友!”

         11月9日晚上8点五十三分:

         “好吧,我算是败给你了!本来还想在QQ上向你请教问题,现在看来是不!可!能!哒!大哭(表情)”

         ……

         11月25日早上6点十七分:

         “早安卫老师,等你有空用QQ一定要记得回我呐!”

         最后一条就是昨天才发的,卫安良想了想,还是不准备回,他的那个老古手机不能上QQ,接收消息十分不方便。【零↑九△小↓說△網】

         走出网吧,卫安良准备去买回桂城的火车票,飞机他是坐不起了,这几趟下来,他在酒吧门口发的一笔横财已经败光。

         在前往火车站的路上,他接到一个电话,是之前委托申请【超级化肥】专利的那个律师事务所打来的,算起来时间也差不多,想必是专利申请下来了。

         果不其然,接通电话,对方让他五点之前去事务所拿文件付尾款,尾款需要八百,卫安良掏空腰包一算,自己仅剩九百块整钱,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钱加起来也没一百,加上去桂城的车票得要两百多。

         叹了口气,还真是一分钱逼死英雄汉,谁能想象,上一世名震全球的灵能领域专家,二十一世纪的发明大王,竟然也有这等落魄的时候。

         专利不能不取,桂城不能不去。

         卫安良只得拨通了阿飞的电话,托他去帮自己买票,这时的火车票还没有开始实名制,完全没有问题。

         他自己前往律师拿了专利,然后打了一个电话给安田化工集团的总裁王平瑞,通知他自己这边专利已经下来,顺便询问一下他们那边的实验数据测试得怎么样。

         王平瑞接到卫安良电话后十分高兴,一股脑把目前实验的情况全部向他说了,并告知卫安良,董事会对【超级化肥】项目十分重视,最多还有一个月,只要实验数据测试出来偏差不大,就可以立即跟他签约。【零↑九△小↓說△網】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卫安良应下后跟他寒暄了几句,问了问近况,然后便挂断电话。

         因为动车票已经售空的缘故,阿飞给买的普快票,卫安良晚上坐上车,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才到,足足坐了十三个小时。

         卫安良先回宋家冲了个澡,然后去医院,卫洗墨精神矍铄,已经能自理生活,加上有宋修缘在一旁帮忙,卫安良离开的这一天对他倒没什么影响。

         倒是宋修缘,好像是一天没有下棋就浑身难受,一见到卫安良便拖着他坐下摆了一盘。

         “安良啊,明天下午我想带你出去吃餐饭,你看如何?”

         棋至中盘,宋修缘已经被杀得个丢盔弃甲,心不在焉的落了几子,向卫安良问道。

         “哦?去哪吃饭?”

         卫安良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清楚,宋修缘绝对没有无缘无故带他出去吃饭的道理,想来是准备给他身份,让他扛起宋家【帝师】这个称呼了。

         “我想向几个老友引见一下你。”

         宋修缘半遮半掩,说道。

         “成。”

         卫安良点头,宋修缘做东,还不至于变成一顿鸿门宴,他自然也没什么顾虑的。卫洗墨在一旁读着《易经》,卫安良与宋修缘的对话他自然也都听得一清二楚,以他的智慧,大致能听出其中包含的那么点猫腻,不过他早就看出来宋修缘非是一般人,卫安良跟宋修缘搭上线,等于是有贵人相助,他一个做父亲的热于见到这事,自然也就不插嘴说什么。

         第二天的饭局摆在江山楼,卫安良早就听说过这桂城季元山江山楼的鼎鼎大名,但是见到这个真的把一座山头直接建成一个楼阁的奇迹,还是感到非常震撼。

         摆席的牡丹厅内,宋修缘请的客人都已经入座。

         毫无意外的与宋修缘年纪相仿,看来全都是他所说的老友。宋修缘走在最前,卫安良在左,西广陪在右,三人一同步入牡丹厅,其余人也都站起来相迎。

         “坐坐坐。”

         宋修缘笑着往下压了压手,然后向在座的所有人介绍卫安良与西广。再又给他们两人一一介绍这些桂城大人物。

         宋修缘手掌伸开,面向其中一个身穿月白色绸缎长衫,左手中常握着两颗文玩核桃的老人说道:“这位是齐钦歌老先生,齐家的元老,上一任齐家家主,如今齐家家主的叔叔。”

         “这位是罗家当代家主的父亲,罗天逸老先生。”

         罗天逸穿着一件皮衣,看起来应该是其中最年轻的。

         “这位是沈家家主沈然老先生。”

         沈家是桂城仅次于宋齐罗三大家族的第四大家族,不容小觑。

         之后还有王家,灵家,周家的三位元老,宋修缘也都一一给卫安良介绍。

         众人落座后,宋修缘望向诸人,笑道:“诸位,想必大家也都听说了,宋某时日无多,恰好宋家情况又十分特殊。宋家传到我这一辈,只有我与妹妹宋阮儿二人,我宋某命薄,又只有一个独子,我本意让他继承宋家这偌大产业,不成想造化弄人,他先离我而去,害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事到如今,宋某即将撒手人寰,这产业的继承也就成了问题。我的孙女儿宋东西尚在年幼,不能堪此大任,西广是我那妹妹宋阮儿的亲孙子,算起来也是我宋家人,但是如今正在国外大学深造,还没有独挡一面的本领。”

         “好在天可怜见。”

         宋修缘说着把眼神转向卫安良,“在我临死之前,老天开眼,给我宋东西送来一位先生。这位先生真可谓是年轻才俊,为人处事滴水不漏,面面俱到,情商与智商皆高,比起三大家族的各位公子也不遑多让。所以我准备在死后,将宋家产业交给卫先生打理,西广在一旁学习辅佐。直至宋东西长大成人,卫先生就是我宋家【帝师】。诸位,今日请你们过来,就是为了说清此事,今后,你们可得给我这个死人几分薄面,多多关照卫先生才是。”

         还未开席,宋修缘便先声夺人抛出如此猛料,饭桌上人神色各异,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