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百玲珑程飞
        卫安良把虞歆鱼救出来后,先去医院包扎了双手手掌的伤,直接把她送回学校的学生宿舍,然后与王守财阿飞三人一齐回到公寓。【零↑九△小↓說△網】

         一切弄完差不多是五点多,天灰蒙蒙亮,王守财说这算得上是他就任卫安良狗头军师以来的首战,而且取得大捷。怎么着也得庆祝庆祝,于是自告奋勇的去早市买了许多菜,拎了三瓶白酒回来。

         三人准备吃完以后,一觉睡到他个大天黑,恶补一下。

         王守财在厨房忙活半个多小时,把菜上齐,给各自杯里倒满酒,举杯笑道:“来,先走一个。”

         “走一个。”

         阿飞笑着应和,酒品倒是上佳,率先端起杯,喝得一滴不剩。

         “卫老师。”

         阿飞转头看向卫安良,“看来你确实没骗我,还真是一个老师。”

         卫安良笑道:“别叫我卫老师了,我真名叫做卫安良,你跟守财一样喊我安良就行。”

         “那不成。”

         阿飞猛地摇了摇头,“守财大哥比你大,理应叫你安良,我还是叫你一声卫哥。”

         “随你。”

         卫安良喝了一口酒润润嘴,他也懒得在这些小节上计较,其实说起来,阿飞应该比他大才对。

         “那我也自我介绍一下,程飞,江湖人称‘百玲珑’,道岚市的百事通,你们管我叫阿飞就成。【零↑九△小↓說△網】”

         阿飞举起酒杯,分别跟王守财和卫安良碰了一下,笑道。

         卫安良见他这表现,颇有几分投诚的意思,毫不留情的调笑道:“你这胆小如鼠的性子怎么忽然就变了,敢跟我自报家门,不怕受牵连?我可告诉你,大佛樊子胥的报复可还没来,说不定正在路上呢。”

         “别!”

         阿飞义正言辞,“事情我都理清楚了,这个樊子胥不是个什么好鸟,听守财大哥跟我说,他是准备对虞歆鱼霸王硬上弓,我协助你救出虞歆鱼,阻止了一件丧尽天良事情的发生,那不是胜造七级浮屠的大阴德?”

         “九级浮屠。你这种改邪归正的人,多给你两级。”

         王守财哈哈笑道。

         “守财大哥别打岔,我这问卫哥话呢,想埋汰我也稍等会儿再说。”

         阿飞瞪眼道。

         “是,大阴德。”

         卫安良点头,阿飞不清楚,而他却是再明白不过。

         上一世,或许就是这次事件的发生让虞歆鱼想不开自尽跳楼,救下虞歆鱼,不止是救下她的清白,更是救下了一条鲜活青春的生命。

         见卫安良认同自己,阿飞嘿嘿笑了两声,主动向他敬酒。

         “其实啊,有事你就说吧,不瞒你,为了以后防止樊子胥的报复,也为了保护虞歆鱼的安全,我还想找人盯着动静,这事,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谁适合做。”

         卫安良喝下酒,夹了几口菜,直言不讳的向阿飞说道,他已经看出来阿飞心中有事,于是不想再跟他绕弯子。这样折腾一宿,哪怕是觉醒灵能能力的身体都快挨不住了,他还等着吃饱喝足去睡觉。

         “卫哥,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跟你透个底,我程飞从十几岁开始混江湖,从泥里摸爬滚打,一直混出个百玲珑的名号,用了十年。但你别看我在江湖里有头有脸,看似风光无限,其实就是个没人收留的野狗。全靠跟同行抢食喂饱自己,帮人办事,办完就让滚蛋,人家一眼不会多瞧。但是你不一样,跟你这么久相处下来,我发现你用我归用我,但对我是掏心的,没把我当狗,而是把我当人,当朋友。”

         阿飞沉声道,“是你给了我作为一个男人起码的尊严。”

         “所以,今后我愿意跟着你,你吃肉,我喝汤,只要能跟在你身边,有个身份,我程飞就知足。”

         阿飞站起身想行礼,被卫安良一手摁住肩膀拦下去:“别说这些,我这里没有江湖规矩,只有人情道义,你怎么对我,我怎么对你。你愿意帮我忙,我吃到肉,你自然也能吃到肉,多少我不敢讲,但绝对不至于喝汤。”

         “这样说,卫哥准备接纳我?”

         卫安良笑了两声,指着王守财问道:“连这种货色我都当宝贝,你怎么不能用了?”

         莫名其妙又躺着中了一枪,王守财拍开某人的爪子,笑骂道:“你丫的不拿我寻开心不浑身舒服是不?”

         “诶!正解!”

         卫安良笑着应道,旋即望向阿飞,“但是阿飞,我有几句话,还是要跟你说在前头。”

         “你说。”

         “首先,我不认为自己有那种传说中王霸之气一震,万人来朝的能力,所以,你愿意跟我,肯定是看上了我什么地方,觉得我能出人头地。或许你是觉得我有背景,能跟樊子胥叫板,或许是觉得我武力值高,以后能横扫天下。总之就是先跟着我,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也就变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说,你有这想法吗?”

         “有。”

         出乎卫安良意料,阿飞竟然没有丝毫扭捏,实诚答道。

         阿飞如此坦荡,卫安良也就将心比心的敞开天窗说亮话:“其实对这事我没什么好说的,是个人都会为自己前途算计。但我只想告诫你一句,以后帮衬我时,一是别有异心,二是尽职尽责。只要做到这两点,我们就是称兄道弟的好哥们,但若是做不到,你也不能怪我卫安良心地凉薄,翻脸不认人。”

         阿飞没有回答,二是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符,看上去材质应该是翡翠。

         “这是什么?”

         “命符。”

         “这玩意我知道。”

         见卫安良发问,王守财解释道,“这东西在西NS区极为盛行,几乎每个人都一枚,代表自己的诚心诚意,是很神圣的东西。这个玉符一般都是亲自保管,除非遇到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人,才会把命符交出去。”

         卫安良愣了一愣,他第一次听说这种事,王守财还真是见多识广。

         阿飞低头,把玉符双手奉上。

         “这我怎么能接,都说过我们是相互帮衬的哥们,你这玩意还是留给女朋友吧,那才是重要的人。”

         卫安良连连摆手推辞。

         “这东西,好像不是给女朋友的,据我所知,给女人的是一枚金符。”

         王守财斜眼瞟了一眼卫安良,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你就当做是我的心意,卫哥,收下吧。”

         “收下。”

         王守财也帮衬说道。

         “成。”

         卫安良颇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接过这枚意义非同寻常的玉符。现在有了王守财与阿飞的真心相助,他思考着,是不是能开始第二阶段的灵能觉醒计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