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周志
        王守财回到公寓,按照卫安良的吩咐把黑衣男子五花大绑起来,然后去荒地先把虞歆鱼背了回来。

         最后才去接卫安良,他仍是不能行动,王守财背了两个人已经是累得满头大汗,他笑着让他歇歇。

         两人一同回到公寓,虞歆鱼已经醒转,正巧遇见他们两人开门。

         “准备走吗?”

         卫安良由王守财搀扶着坐到椅子上,皱眉向她问道。

         虞歆鱼心头不安的点了点头。

         “如果你不跟我说清今晚上发生的事话……我应该是不会让你这样离开的。”

         卫安良笑道,他倒是没生气,因为他了解虞歆鱼的性子,有什么事总是愿意自己一人承担,一点都不愿麻烦他人。最简单的表现就是,她在学习上遇到问题也懒得去找同学询问,而是自己专牛角尖解决。

         “算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卫安良忽然说道,跟虞歆鱼耗着并没有什么意义,他不如等着那个黑衣男人醒来后,从他嘴里问出什么。

         虞歆鱼低头轻嗯了一声,转身离开。

         “我去送送。”

         王守财笑着跟了下去。

         “虞歆鱼是吧?”

         跟着虞歆鱼走到一个僻静的拐角,王守财笑问道。

         虞歆鱼回过头,心事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知道你卫老师为了你操了多少心吗?回过头来你就这样报答她?你以为你是在关心人,狗屁,你这是害人!我告诉你,无论你私下做出什么决定,跟樊子胥达成什么协定,都是对你老师的侮辱!是对他所有努力的否定!”

         王守财指着她骂完,仍是不解气,“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我只告诉你一句,你卫老师心好,唱不成黑脸,不使劲说你,没问题,我来,只要你心思不变,我遇见你一次说一次!说到你哭为止!”

         虞歆鱼哽咽了几声,果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只是不想连累你们,有什么事我愿意一个人承担。”

         虞歆鱼泪珠琏琏,颤声道。

         “回去休息吧。”

         王守财语气忽然变得和缓,“哭出来心里就好受了,有什么事情,你今晚睡觉前把它想通咯,明天跟你老师好好说说,明白吗?”

         “是。”

         虞歆鱼点头道。

         王守财又一直把她送到宿舍楼下,才转身离开。

         “多谢你了,守财。哭一场就行了,这孩子遇事老憋着,肯定出事。”

         卫安良不知何时跟在了后面,吓了王守财一大跳。

         “这都是我这个军事的分内事。”

         王守财大笑,打了个哈哈,跟他扶着他一块往回走,“我说你,还没恢复利索,就非跟着过来,是怕我欺负你的宝贝学生不是?”

         “怕。”

         卫安良笑道,“最怕你见色起意了。”

         “滚你丫的。”

         王守财笑骂道,索性不去搀扶他了,任由他自己挪着往前走。

         卫安良那一记寸拳下了狠手,打得黑衣男子直到夜里十一点多才醒来,他一醒来看见自己被绑,尝试着挣扎了几下,这才惊动卫安良跟王守财。

         “说吧,身份。”

         卫安良端着一杯茶走到他跟前,笑问道。

         “说了你就放我走?”

         “说了不一定放,不说你是肯定走不了。”

         卫安良呵呵一笑,回道。

         “我不说你也明白,你跟樊子胥那档子事算是结下梁子了,你弄走他一个计划三四年的妞,他请我来抢回去。不过分吧?”

         “那你说说吧,你是怎么逼她回去的,为什么她会心甘情愿跟你走?”

         黑衣男人干笑了两声:“我无非也就是说威胁要杀了你,然后在她面前玩了两手绝活,她或许是觉得你打不过我吧,自然就信了。”

         “绝活?”

         卫安良颇有兴趣问道。

         “啊,我不光会点穴,玩蝴蝶刀也是一把好手,我就给她耍了一套华而不实的蝴蝶刀。”

         卫安良气的直搓手,如果真是如此,那妮子也真是单纯心善到没得救了。

         “能放了我吧?”

         黑衣男子笑眯眯道,“我认栽,你看,什么给你交代清楚了,这还不放我,是不是有点儿说不过去。”

         “我最想知道的还是你的身份。”

         卫安良盯着他说道。

         “周志,樊子胥请来报复你的专业……”

         “明白。”

         卫安良点点头,“如果我放掉你,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承诺?”

         “说。”

         “从今往后不再接樊子胥的委托。”

         “你怕我?”

         周志看向卫安良笑道。

         “怕,至少目前为止有些怕。”

         卫安良也不露怯,点头道。

         周志的这一手点穴,确实让他目前阶段没什么好的应对办法,今天要不是他最后用了一计以退为进,那么虞歆鱼说不定还就真的被带走了。

         “成,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周志点头应道。

         “松开他吧。”

         给王守财使了个眼神,卫安良吩咐道。

         终于松绑,周志活动活动酸麻的手腕,撇了撇嘴看向卫安良:“我说,就不怕樊子胥请别的高手来对付你?”

         “麻烦你回去向他交差的时候帮我转告一声,我这个星期六会亲自登门跟他和平解决问题。”

         “绅士风度!”

         周志笑着竖起大拇指,夸道。

         等周志离开,卫安良与王守财相对而坐,王守财思索着问道:“你觉得这姓樊的会拉下脸跟你协商?他可是在道岚市横着走惯了的老螃蟹啊。”

         卫安良笑道:“樊子胥并不是蠢人,一个能掌握道岚市大部分灰色地带与娱乐场所的人,光凭借蛮横是绝对不够的,还得需要脑子。你想想,虞歆鱼在学校里,学校安保严密,除非是高手,不然根本进不来,而像周志这样的高手,便宜吗?”

         “绝对不便宜。”

         王守财点头道。

         “所以,你觉得樊子胥跟我耗着能得到什么好处?两败俱伤而已,他一个有头脑的人,绝对不会这样做的。所以,在等我周末去见他之前,他应该不会再有动作了。”

         卫安良笑道。

         “分析在理,要我说,我们干脆别去他家,不如把他请来,给他来一个鸿门宴,。”

         王守财提议道。

         “诶!这主意不错。”

         卫安良眼眸一亮,夸道,“但是我已经托周志传话了……”

         王守财笑道:“你就不知道再让阿飞给传个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