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和谈
        参加3000米项目的运动员并不多,连同卫安良在内,一共就8人,其中5人还是体育学院的老师,勉强凑齐一组,由此可见能完成3000米比赛的都只是极少人。

         开赛以后,卫安良直接就冲到了最前面,这一幕落在身后人的眼中,都把他当成了傻子,谁都明白,长跑比赛与短跑比赛不一样,如果说短跑是运动员速度的较量,那么长跑则可以说是体力与战术的较量,怎么节省体力,怎么站位,什么时候加速、冲刺,都是很有讲究的。

         像卫安良这样,一上来就猛冲的,能不能坚持到最后都成问题。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卫安良完全就没有这方面的担忧,只要卫安良想跑,三万米都不成问题。

         所以当后面的人看着卫安良速度一点不减在前面领头狂奔的时候,渐渐开始慌张了,甚至一两个人为跟上他的速度,不小心打乱了自己的节奏,结果被越甩越远。

         5圈下来,卫安良已经套了最后一名整整一圈,他在跑道上唯一的对手就剩下了体育学院的两个年轻老师,这两个老师是今年才刚刚从京畿体育大学毕业的,被体育学院称为今年三千米的夺冠双保险,然而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卫安良,一言不合就拉开这两位上百米。

         最后一圈,卫安良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对手,开始加速。这一幕看得体育学院的两个老师心头剧震,这他妈什么玩意,他还有闲工夫回头看人?

         两人都想要加速赶超,但却奈何根本已经提不上力气,他们之前追着卫安良跑,已经把浑身气力用的差不多了,现在都是勉强支撑。

         最终卫安良以巨大的优势获得冠军,观众们都忘了欢呼,呆呆的看着,心里有一个共同的疑问:这到底是何方神圣?

         接连获得被体育学院垄断已久的400米项目和3000项目冠军,简直就是体育学院的克星啊!

         之后又相继参加完颁奖仪式,卫安良除了两个冠军外,还获得了组委会颁发的超级新星奖,道岚市也因为卫安良的一鸣惊人而获得了优秀团队奖。

         这些奖项对卫安良来说没有什么作用,但对于道岚中学的作用可就大了,道岚市委有文件,在市级运动会获奖的组织,第二年会有相应的拨款资金奖励,道岚中学的跑道已经快建好了,有了资金,今后的发展会更加顺畅。

         至于秦扬灵,在比赛结束后就自己换上衣服走了,让卫安良好一阵气愤,这家伙,说好的要亲自己一下,居然不讲诚信。

         回到学校,卫安良找虞歆鱼谈了谈话,虞歆鱼把周志威胁她的事也都主动说了,卫安良安慰她,不用再担心这事,他会扛在前头解决掉的额。

         周五晚上,按照之前阿飞的通知,卫安良请王守财作陪,在青山酒店摆下一顿鸿门宴,邀请的正是樊子胥。

         这顿饭约在7点,卫安良和王守财阿飞三人早到半小时,没想到樊子胥居然也提前到了,两方正好在门口相遇,让卫安良没想到的是,樊子胥居然只带了一个人,看来此人还真不是鼠辈,有那么点胆魄。

         桌山点的一份烤乳猪,一份爆炒羊肚,这些都是阿飞打听到樊子胥爱吃的东西。酒上的高度白酒,樊子胥点名要喝,卫安良自然也就顺他的意。

         酒过三巡,樊子胥先说道:“想来我与卫兄弟也是不打不相识,之前卫兄弟孤身闯入我府中,把我打伤后从五楼救走虞歆鱼,那真是好身手啊,着实令在下佩服得紧。”

         “哈哈,过奖。”

         卫安良微微一笑:“说起来我能成功,全亏得我这位军师的妙计,用几筒烟花,把你从家中给骗了出来。”

         樊子胥神色惊疑的看向王守财:“那胆魄十足的计谋,居然就是您想的?还真是高人不露相啊。”

         王守财抱拳一礼:“是在下多有得罪,你不怪我,已经是感激了。”

         “题归正传。”樊子胥靠在椅子上,点燃一根烟,“在下混江湖几十年,没什么爱好,一爱钱,二爱酒,三爱女人,不过我不喜欢那些老女人,我喜欢那些白纸一张的青春少女,这个虞歆鱼,那可是我从16岁那年就看上,准备明媒正娶进家门的主啊,没想到,被卫兄弟给坏了事,两年多计划化成泡影。”

         “你还没结婚?”

         卫安良转移话题,问道。

         “我爱江山,江山不定,不敢成家。如今江山初定,才起了这边心思,怎么,卫兄弟准备进来分一杯羹?”

         樊子胥笑道。

         “那自然不会,我对混江湖没什么兴趣,我一个老师,和你是井水不犯河水,唯一的冲突,也是因为你对我的学生下手,我不能坐视不理。”

         樊子胥摸了摸眉头:“话是这么说没错,既然已经起了冲突,你我又愿意坐下来一起谈。对于虞歆鱼,我已经不多想了。有你这样一个连周志都对付不了人挡在前面,我就先来服个软。全凭你说,这事怎么解决?”

         卫安良眯眼笑道:“你是想要一个台阶下,毕竟我抢了虞歆鱼,不能让你在江湖中的面子撂不下,对吧?”

         樊子胥笑呵呵的点头:“毕竟我也是在道岚市江湖被人称一声大佛的人物,如果不讨点场子,恐怕以后谁都敢坐在大佛头上拉屎了对吧?我知道你不是江湖人,不好出面,但是没关系啊。”

         说着,樊子胥转头指向阿飞:“只要是个人都知道,百玲珑程飞的名号,论出名程度,他不比我樊子胥差到哪儿去了,只要你愿意,一句话,让程飞通告江湖,亲自登门赔罪,我樊子胥与你的恩怨一笔勾销,并结成同盟,我把一个地下拳场管理权送给你,以此作为彩礼。你看怎么样?”

         谈话到此,卫安良发现,这位大佛是真的准备和谈,而且摆出了十足的诚意,他愿意送出一个地下拳场的管理权,却只要卫安良的一声赔罪,而且还不要卫安良亲自赔罪,只需要派阿飞做代表就成。

         这样的条件,已经优渥得不能再优渥。

         卫安良转头望向阿飞:“阿飞,你觉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