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article></track>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秦莫有孩子,出乎预料的吻
        “还看什么,还不上车。”罚秦莫她是心疼了?人都跑没影了还看。

         “额…好。”迟可可则是呆呆的,想着慕向北心情不好,她还是不要往枪口上撞了,迟可可打算去开后面的车门。

         “坐前面。”她这个举动无疑让慕向北更加火大,这女人是看到他惩罚秦莫在跟他抗议吗?该死!他偏不能让她如愿。

         “哦。”慕向北这么一说迟可可又移步到了前座。她有些害怕,动作也跟着慢吞吞的,迟可可心里想着慕向北肯定是在徐梦瑶哪里受了挫,而她又耽误了俩人在一起,慕向北气她又顾及爸妈把她怎滴,这才顺道牵连了秦莫。

         “慢死了。”慕向北这会正是气愤的时候,他刚说完就出手拽了迟可可刚伸进来的胳膊。

         呼…还好迟可可的头部和大半个身子伸进来了不然那个画面……这男人的手劲可真大。

         迟可可刚才感觉自己身子被一股蛮力拉进,她本能的闭上双眼,整个脸颊触到一块温热软软的。

         “你还想埋多久?”

         慕向北的声音响起,迟可可这才睁开眼睛。

         艾?眼前这么是军绿色的?迟可可猛的抬头,哎呀妈呀!!!刚刚她居然埋在慕向北的小腹上。

         此时的迟可可还没意识到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她的双腿还在外面,俩只胳膊压在慕向北的大腿上只要一放下……

         迟可可正一脸无辜的看着慕向北,那双眼睛可怜兮兮的,满脸羞红。

         视线相交一秒,迟可可立马回神整理衣服乖乖坐进副驾驶,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现在断然是不能走正路的,广场上满满的士兵们,这要是传出去怕是会坐实了她走后门的传言吧!

         迟可可心里这么想着,刚想要开口,就见慕向北开到另一个方向从一旁的后门开了出去。我靠!这个门她来一葛多月都是锁着的?他一个营长本事这么大?果然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有钱有权压死人啊!

         雨大大:你怎好意思这么想的,搞得我给你写的很差似得。

         迟大大:嗯哼,嗯哼!比慕大大差了些。

         ~~~~

         这点慕向北早考虑到了,他和迟可可的关系不是曝光的时候,他也没看清她到底是真的不屑于嫁到慕家还是说阴谋很深。

         在慕向北启动车子时,迟可可俩手便紧握着安全带,她可没忘记上次这男人开车的速度,简直要人命,提前做好准备。

         意料之外的是慕向北这次并没有开的很快,保持在一百码左右。过了几分钟迟可可见慕向北没有加速了的意思,渐渐的放下警惕。

         “咳咳,那个你干嘛要罚秦莫啊?”迟可可轻咳俩下出声,想缓解一点尴尬去“慕顶”要二十分钟的路程呢!

         “呵…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慕向北没有看她而是冷哼一声,语气中带着明显轻蔑。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人真的是莫名其妙,从她刚下来就阴阳怪气滴。

         迟可可虽然有点怕慕向北可她也清楚这个社会就是胆小被人欺的年代,她也不能随意任人宰割。

         这话一出慕向北爆发了,他猛的一拐将车子停在路旁,将车顶上升一节,高大的身体压了下来,一对赤红的双眸直盯着迟可可。

         “秦莫有孩子。”慕向北咬牙蹦出了几个字。

         此时正在广场坐着项目的秦莫要是知道他的大boss如此一本正经得招摇,非带哭晕在那。他一个大好青年还没慕向北大,怎么无缘无故多出一个孩子了。

         “额…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慕向北得脸庞突然放大,俩人离得近,说话的温热传到迟可可的脸上,她有些紧张说话断断续续的。

         虽然她没有想到秦莫这么年轻就已经有娃娃了,可话说他有没有孩子这应该和她有什么关系吗?他说话的语气干嘛这么冲?迟可可懵圈,况且有必要离她这么近告诉她吗?

         慕向北看着身下这女人一副事不关己得模样,眼睛是满满得疑问,不像是装的,看来是他多心了。

         他慕向北也有判断失控的时候。

         俩人对视,安静到心跳声逐渐清晰,迟可可不敢乱动,她轻轻咬了咬下嘴唇,这是她每次习惯性的动作。

         她这个动作对男人来说就是勾引,让慕向北想起一个月前在“伯爵”的那个晚上,这张小嘴的味道,一触即发。

         慕向北附身吻住了身下这张带有诱惑力嘴唇,好甜!在迟可可的唇角处反噬啃咬,一发不可收拾。

         迟可可则瞪大了眼睛,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涌上心头,陌生却不反感,一时间任由慕向北猖狂。

         终于在迟可可感到那抹温热转移到脖颈,骨骼处正被吸吮,她才反应过来,用力推开了压在自个身上的男人,满脸憋的通红,拍着心口微微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