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article></track>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要注意“安全”
        陈舒芳有些半信半疑,但怀疑归来怀疑,迟可可来了慕氏夫妇就挺高兴的,餐桌上气氛融洽,陈舒芳时不时会问迟可可在部队习不习惯慕向北有没有欺负她之类的。

         而迟可可的心则是一直悬着的,深怕她的回答让陈舒芳看出破绽来。说到底她和慕向北根本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谈对象,甚至来说她每次看到慕向北都会有点惧怕,她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动作表情都自然点。

         “多吃点。”左手边响起熟悉的声音,随之她的餐盘上多了一块鱼片。迟可可扭过头,转眼双眸在空气中相撞,扑通扑通扑通……

         “嗯你也是。”收回眼神,迟可可将餐盘上的那块鱼片放入嘴里。

         不得不说慕向北其实是个心很细的人,他挑了鱼肚中间那块还刺也挑了出来,心像是被什么轻轻拨动…

         然而迟可可并不知道她不过是扭了下脖子却引得在座的另外三人心情大好,暗自窃喜。

         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可慕向北能给人夹菜可谓是百年一遇,恰巧加上迟可可这一转头刚刚车内俩人温情过后留下的痕迹展漏无疑。

         本身迟可可穿得这身衣服就比较衬皮肤,虽说小脸蛋因为长期训练有些泛黄可脖颈处还是很白嫩的,刚才低头吃饭一般还注意不到,这会一转头况且慕向北也是故意而为之自然是明晚的很。

         “嘿嘿,要注意安全注意安全。”陈舒芳看着迟可可,眉眼笑的眯成了一条。

         迟可可觉得陈舒芳的眼神仿佛要把她看穿似般,心里对俩人的关系又多了几分信服。

         迟可可则是左右看了一圈,陈阿姨在和她说话?这样盯着她做什么?什么注意安全?懵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陈舒芳指的是啥。

         “哈哈哈哈…”

         她这动作给人感觉呆萌极了,傻乎乎的,连着慕少俊逸的脸庞上多了一丝柔和,微微翘了翘嘴里。

         慕向北只觉得既然爸妈喜欢他如他们所愿好了,妞妞都已经不在了他和谁在一起有何区别,

         “咳咳,吃饭。”慕若川此时轻咳了俩声,以示威严。

         唉,他一家人都拿陈舒芳没得半点办法,这种事情心知肚明好了非得给说出来。

         就这样接下来迟可可稀里糊涂的吃完饭。

         “可可,要不你搬过来和阿姨一块住,我们也好照顾你不是?”陈舒芳想着不管说他俩人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她这辈子是认定迟可可这个儿媳妇了,可可搬过来她也好从中撮合不是。

         “陈阿姨,这不太好吧,部队只有连级以上的才能外住吧,而且这…”迟可可泪奔,偷偷朝慕向北投去解围的眼神。她记得上次过来陈阿姨就非要留自己在这过夜,这才第二次便谈到了什么搬过来,那怎么能行?偶尔一次还好说天天在一个屋檐下她可装不来。

         “这都不是事,那些交给向北解决,肯定是部队伙食太差了,看你瘦的嘴唇都发白。”

         迟可可虽说休养了一大天,可毕竟是实打实的累到晕倒,脸色多少有些苍白。

         “部队远,她每天和我一块吃饭,以后会注意。”慕向北插了一句言外之意无非就是不搬他以后会照顾好她的。

         得到慕向北的保证陈舒芳也没再强求,她清楚自己儿子一直是个有主见向来说一不二。

         “向北,来书房一下。”慕若川说完先起身上了二楼,慕向北紧跟着。

         “什么时候接管公司?”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谈话向来简单直接。

         “明年吧。”

         “都三年了!”慕若川叹了口长气。

         “我承诺过的。”慕向北蹙了蹙眉,依旧坚持,这是他答应薇薇的,尽管她现在不在了可并不代表他说的话会变。

         这个承诺是白薇薇向他讨的,因为当时俩人在一起时慕向北刚成为正式军官升到总经理,他总是很忙任务也很多,训练完后还要回公司通宵加班,所以俩人见面的次数并不是很多。

         每一次抽空见面慕向北经常会接到通电话消失一个星期半个月,持续了大半年。白薇薇总算在一个月没看到慕向北后约会时忍不住开口,慕向北心里也感到愧疚这才允诺等几年在接手公司留段时间他们去环游世界。

         虽然现在薇薇早已不在人世慕向北也从未忘记他自己所说过的话,早在去年慕若川喊他接手公司时他便说过。

         “罢了,暂且再缓缓!不过对于可可那丫头你是怎么想的?老实说爸妈是觉得这女娃真的适合你。”慕若川也很无奈拿慕向北没办法。

         “嗯我知道了。”

         “你心里有数就好,走吧。”说着慕若川起身。

         “哈哈,可可你真可爱。”

         客厅三人不知聊着什么,都在那边哈哈大笑气氛好不融洽。

         “淑芳聊什么呢都这么开心。”慕若川最近也是没看自己太太笑过几次。

         这一个月慕向北不在,他并不知道他老妈一直沉浸失去好友的痛苦中,慕若川每天下班回来常看到她抱着柳晴迟兄留下来的盒子眼眶红红的。

         慕慕若川刚才问慕向北何时能接管公司也是想着能放下心来带太太出去散散心。

         解铃还需系铃人啊,可可一来立马云开雾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