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明天见,学长初恋。
        迟可可本想这自己打个的或是麻烦小赵送下就好了。

         可转念又想刚好可以借此机会和慕向北道个歉,毕竟是自己不对,下次再见面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便没在说什么。

         她的没吱声在慕氏夫妇眼里就是默认了愿意和慕向北相处。

         “那陈阿姨,今天麻烦你了,我先回去了,改天有空再过来看您。”

         “好的,一定要过来哦!”

         迟可可嘴上很客气的道了别,心里却想着下次没必须要过来的理由还是不过来了,这一天可真够惊吓的。

         “额,那个…你还蛮低调的?我以为你要开辆兰博基尼出来呢。”

         迟可可想着总不能一路不说话吧不太好,看他那样肯定是不会主动开口的,还是自己挑个话题吧。

         “为什么这么说?这是我打游戏赢的。而且它不比兰博基尼差多少,我改装过得要不试试?”

         what?他说什么?打游戏赢的?尼玛一百多万呢?迟可可虽然惊讶也是相信的,有的时候魄力是与生俱来的,它让你在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有能力的。

         可慕向北没有给她时间多想,车速提快到180码,一直以来坐车都习惯开个窗户的迟可可只觉得脸部都要变形了。

         喝了一肚子的冷风,原本二十分钟的路程慕向北硬是缩短了一半。

         车子刚停下来,迟可可就打开车门,隔路边开始狂吐,丫的这男人真是不要命。

         慕向北本打算调头走的,瞅了下路边那抹娇小的绿色身影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他想了想不管怎么说这个迟可可也是自己父母恩人的女儿现在又是正得爸妈欢心的时候。还是下去关照一下吧。

         “喂,给。”他从车上拿了瓶矿泉水递给迟可可。

         迟可可皱这眉本想发火,又忍了下来,算了他刚才整这么自己,也算是和自己昨天给他一巴掌一笔勾销了。

         接过矿泉水。

         “那个,昨天的事情是我没弄清楚情况还动手打了你,抱歉希望你别放在心上。”

         这会的迟可可蹲在地上,素静的小脸还没从惊吓中反应过来又加上呕吐在这霓虹灯下的树旁显得格外苍白。她抬头和慕向北说着话,眉头却是紧皱着的。

         这女人平时都不化妆的吗?脸这么白,这小身板恐怕还没有一百斤吧。在慕向北的心里那些富家小姐都是穿着名牌,出门前要化一个小时妆的。

         最终慕向北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留下三个字就开着车扬长而去。那家伙说什么?明天见?难不成明天还要接我去他家吃饭?不会吧?难不成嫌自己今天吓的太轻了没解心头之恨?我靠?这么一想迟可可都忍不住要骂娘!要不要这么腹黑。

         她懊恼了半天,一下想到对啊自己明天就开始训练了,军校可不是能随意进出的,他上那接自己?怎么一想,迟可可就觉得心里好受多了。自己该道歉也道歉了,他该还回来的也还回来了,互不相欠多好。

         迟可可是欠不得别人什么的,而我们的慕向北则是会让欺负过自己的人再多付出几十倍代价的。

         想通后的迟可可大步走向宿舍,路上边张望着新环境嘴里边哼着小歌。

         打开宿舍门,就看到躺着床上的苏沐月手里依旧是那本下午看的书。

         “可可,你回来啦。”

         “嗯,去一个阿姨家吃了顿饭,你在看什么书啊?”

         “哦,是部灵幻片的小说。”

         “灵幻片?”还有女生看灵幻类的小说,难道不应该看着古代穿越,现代言情什么的?

         迟可可实在不懂,不吃薯片看灵幻片?果然在军队里的人都是想法特殊的尤其是!女人!当然自己是被逼无奈的不算不算!

         “嗯我哥说还不错,部队里又要收手机,我也就买了一些,你要是也想看直接拿就好了。”

         “好啊,我改天有空再看。”

         怪不得看来重点在第一句啊,苏沐月看苏沐彬的眼神分明就是一个女人看着自己爱慕的男人。

         迟可可在高一时就喜欢同校比自己高一届的学长,这个事情也只有她的闺密沈梓瑞知道。

         当时迟可可是靠着奖学金进去的,因为她一直成绩都很好,直接破格考入贵族A高,爸妈也就免了安排这层。

         所以很多学生都以为她只是个和迟家千金同名且家境一般浑身仿货的优秀学生而已。

         而迟可可的爸妈呢又从小到大叮嘱一定要低调,她们这种家庭嫉妒的大有人在!隔外不要把自己是迟家千金挂在嘴边,怕不安去引来杀生之祸。

         时间久了迟可可也就习惯这样平平常常的了,只有沈梓瑞从不在意她身份真心待她。直到有一天意外被沈梓瑞看到管家来接她,这才不得已吐出真言。

         让她没想到的是,大概是沈梓瑞家中也很不错。她知道她的身份后,一直替她保密,她俩依旧和以前一样相互挖苦对方,偶尔还是跟对她打打闹闹的。这让迟可可觉得很舒服。

         在那之后没多久,有人嫉妒沈梓瑞人长得漂亮性格还那么开朗招人喜欢,又与自己姐妹情深便想办法陷害与她。说她对外人说可可的坏话。

         迟可可二话没说,默默的站到了沈梓瑞这边选择相信她,从此她们也就认定了彼此这个好姐妹好闺密。

         自己喜欢那个篮球学长的事自然也没瞒住沈梓瑞,她从来没有多说,每天都会和迟可可去篮球场看着他打篮球。

         后来在初二的那个夏天,迟可可突然就得到了那个学哥青睐她们终于走到了一起。

         初恋终归是要让自己明白自己有多傻的。好景不长,没多久那个男生初三毕业要出国留学便于自己说了分手。

         并且告诉自己,当时他是像沈梓瑞告白的。可她拒绝了他,并拜托他能够给他好闺蜜的初恋有个完整过的结局。所以他才会突然接触她。

         那段时间迟可可有些崩溃,毕竟是初恋是自己曾经的一个梦想,是自己青春道路上第一朵花。

         但她并没有因此去记恨沈梓瑞,反倒觉得她傻,对自己这么好。

         所以下午迟可可看苏沐月看苏沐彬的眼神就像当年自己看那个阳光少年一样,眼睛里遮盖不住的爱慕。

         所以她敢断定苏沐月喜欢苏沐彬!

         这可怜的孩子上辈子是照了什么孽啊,爱谁不好?居然爱上了自己的亲哥哥?着实让人接受不了!自己还是早早洗洗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