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教官是他,变态训练!
        好丢人!好丢人!好丢人!

         不过她这一身实在滑稽谁看了也想笑,三排女兵好像只有苏沐月脸上有些同情,其他人嘴角都掩盖不住的笑意。

         迟可可看了看衣着得体的队友们,都站得笔直笔直的。

         她知道自己现在就像个笑话,要是早料到会怎么丢人自己还不如在睡会,大不了就是跑到腿断算了。可世上有没有回头药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弥补或是重来的机会。

         她这会像个坐错事的小孩安静的站在一旁。手里拿着军帽,从脸到脖子都是通红通红的。在哪里没有任何举动。

         “笑什么笑,再笑都给我围着操场跑十圈,都给我记住了,部队是个严肃的地方。这么点小事就沉不住气,未来怎么能够国家效力。”

         这时慕向北大声呵斥道。

         顿时,下面安静起来,没人在看她脸上也都恢复了正经。只有许多男兵在一旁跑步,123勒123勒。偶尔会有几个眼神往这边望瞟着。

         想想也是,部队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练出来的都是些膀臂三粗的男人,不懂什么柔情,也不同女兵俩三年才能回家数次,自然没时间处对象,能够在部队谈个对象日子也就不会这么难熬了。

         大多数地方还不招收女兵。这边好不容易来了几个,自然都是香饽饽。他们自然个个都往这边瞧着,想着先看着,以后好赶紧下手。

         而此刻的迟可可头低的更深了,丫的这声音不就是,慕向北!!!头一句她就够惊讶的最后就确定了。

         刚刚自己着急跑过来就看见一个穿着军装,个子高高的男人背对着在点名,又出了糗一直没好意思抬头。

         自己这俩天真的倒霉到家了,丢人就丢人吧。还来个认识的,而他们这个关系!!!让人笑话死了。

         怪不得昨晚他说明天见,原来他就是她的教官,自己昨天还以为没有牵扯了,看来真的是傻的让人发指。汗颜

         这女人肯定后悔急了吧,哈哈。那头低的明明尖尖的瓜子脸这会都能看到双下巴了,有那么点意思!

         慕向北心里怎么想可嘴上依旧是冷酷严肃可怕的。所以这样的人时常都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咳咳,念在你是初犯,我就不罚你了。希望大家都能够以此为教训,下次也没怎么好说话了,迟可可归队。”

         “好的教官。”然后迟可可就整理好仪表入列站在了第一排第一个。

         没办法谁让放眼望去个个都是一米七以上,迟可可这一米六七的个子,又瘦瞬间就显得弱不禁风了。

         接着,慕向北那张薄薄的嘴唇不紧不慢的就开始讲述部队的规矩以及每天要训练的项目。

         迟可可看着慕向北想人家都说薄唇的男人对外人一般都很薄情,看来这话一点都不假。

         想必你们没来这边时就知道部队是个清苦的地方,每天的任务都很重,男女更是平等,如果有人接受不了或是觉得坚持不下去的趁早先走吧。

         我自己也是带兵也比较苛刻,要走的赶紧走。以免到时候哭着在说我虐待了她,如果愿意留下来就给我遵守每一条军规做一个合格的军人为国家效力!

         ??都听清楚了吧,现在给你们五分钟考虑一下要走的不用问了直接走!东西收拾一下到我这边签个字就可以出去!

         下面每个人心里都一陣心惊,但毕竟大多数人来之前都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又想着军官肯定是给我们个下马威,所以没人选择离开。

         只有迟可可脑子里可想离开了,可又想着妈妈说过自己答应的,一定要留在C市通过考核找个军哥哥嫁了。

         其实在迟可可心里重要的并不是嫁给军人,而是父母许诺她如果她做到这俩点,回来以后就可以不用接管公司,还可以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做编剧。

         迟可可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写作,她向往自由。上学时文章也拿过很多次奖,她很早之前的梦想就是做旅游杂志编辑。可以写写文章给全世界看,然后没事再去全国各地采采风。

         她忍!为了自己的作家梦忍!

         “看来,是没有要走的了!那好,下面我就简单说下日常的培训。”

         早上:三千米长跑,(轻装五公斤)俯卧撑100,深蹲起立100,100米400米800米中短跑各一次,单杠,还有这些放松运动。下午:五千米,五千米之后立定跳远,跳远一般都和蛙跳鸭子步一起的,单杠(最少是一练习和二练习),10米5折返跑(炼协调力反应力),组合练习,还有一些其他科目的训练。晚上:一百,俯卧撑,下蹲,单腿双腿卷膝跳。

         这是一个星期后的正常训练,这俩天会一点点让你们适应下来。

         一个月过一次考核,半年后还留在这里的人,将会授权军嶂成为一名正式的合格军人,希望半年后我还能看到你们的面孔。现在先站标准军姿三小时。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长官我叫徐梦迪。”

         “上前面对她们做示范。”

         慕向北点了一个站姿标准的,然后他看到那边陆左琪已经讲完在柳树旁等着他。

         “呦,躺躺一个营长过来训练新兵,还训练女兵有福气啊!”

         “要不副营咋们换换?”

         慕向北带唯一的女兵而陆左琪也带的是最严格的特种兵,他俩也是特种兵出身后期留队,参加任务一步步提上来的。

         部队相对而言还是比较严格又加上他们想要靠实力家里便没帮半点忙,好在他俩也没让人看轻。

         其实慕向北本身更加偏向陆左琪带的队形,苛刻慎重是他的风格。而陆左琪就点花花肠子,心里也是想要去带女兵的。可无奈这次实在是有人阻挡调换不了啊!

         “算了我可是听说伯父伯母看中的儿媳妇在这呢,我可不敢!”

         “消息还蛮灵通。”

         “是那个?兄弟我先帮你把把关。”

         “左边第一个。”

         “呦,是个清纯妞嘛,不过我看这妞可不简单!”

         “怎么讲?”

         “她身上有这一股劲,怎么说呢,应该就是种不认输的倔强适合你。相信你兄弟我好歹我也是万花丛中来回过。”

         陆左琪看着因为烈日下站着军姿的迟可可。这个女人明明很难受,汗直往下滴,却只是眯着眼睛不动,大多数都会用手擦下在接着回归原样。

         只有少数人连手却动也没动过,没动过的自然都是有准备的。而迟可可一看就不像喜欢部队的,肯定是家里人逼过来的。

         而且他也了解自己的兄弟,这种女人才会让她有征服感才能长久。

         慕向北自然也看到了,他也有些意外这女人坐个车下来都吐的不行,他想着她肯定坚持不到一小时呢。

         但他才不会表现出来,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了些。

         “那是身为一个军人必须要做到的。”

         “她蛮特别,向北这么多年过去了,明天若清也回来了,这次你可以考虑一下,尝试接受别人。”

         陆左琪虽然花生可对自己是没话说的,慕向北自然也分得清他这句话的真假。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居然能让自己的好友都开口夸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