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双重惊吓,鸿门宴!
        慕向北回神

         “爸妈,你们在说下去她要到桌子下面吃饭了。”他看着满脸通红的迟可可开口替她解了围。听自己儿子这么一说,陈舒芳也知道迟可可脸皮薄,没再开玩笑,动手吃起东西来。

         迟可可光顾着和陈阿姨聊天。那会又被狗吓蒙了,就知道是一个男人出声把自己救了,这不听着声音才反应过来。原来就是慕叔叔的儿子救了自个。

         立马抬起头给了慕向北一个感激的眼神。这会是客厅里,亮堂堂的。她不抬头还好,刚抬起头自然就认出了这个“救命恩人”是你。

         妈呀!这不是那个帅流氓?昨天自己还怀疑他心思不正?还给了他一巴掌?现在看来,迟可可啊迟可可。

         就你这相貌平平胸围也平平的女人,人家能调戏你嘛?好心怕你走光给你盖了件衣服你说你不领情就算了,居然还敢对人家出言不逊还动手!

         啊!想想就要命!最近是怎么了,出门没看日历啊!动手打了自己往后靠山的亲儿子?完蛋了看来江山要倒。

         这顿饭吃的食不知味,起先被陈阿姨接了小时候的囧事,后来看到慕向北就越发忐忑不安。

         想着还好刚才人家没有记仇不救自个,不然小命不保啊!看来有机会要亲自道个歉才好!

         慕向北见迟可可看到他以后头埋的更低了,笑着夹了块牛肝放入嘴里。

         原来这女人会愧疚啊,还算有点良心,也不枉费自己从小到大代她受几次过了。

         来时就吃了一大堆薯片,又加上这么一闹,奈何多好的吃的现在也没兴趣了。

         晚饭以后,她们坐在沙发上,佣人端来一盘水果迟可可就把买的东西拿过来。

         “慕叔叔,第一次来也不清楚你们喜欢什么,就随便买了些,这是古井的茶叶还有陈阿姨这是我妈妈常吃的燕窝。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这孩子人来就好了还买什么东西真是的,喜欢只要是你买的阿姨都喜欢。”

         陈舒芳握着迟可可的手,那叫一个开心

         “这么没我的?”一旁的慕向北酸了一句

         “额…没给你这个年纪的男人买过东西,实在没想好买些什么…改天…改天我请你吃饭好了。”

         迟可可结结巴巴的回道,她才不会愚蠢的说自己根本没考虑到他呢!

         “哦~那好我等着。”慕向北抿了口茶,明明冰山脸还不符合的冲着迟可可笑了一下,像是暗示些什么。

         “呵呵,嗯嗯好。”迟可可觉得自己心虚极了,异常诡异。

         陈舒芳和慕若川。嗯自己儿子有鬼,看来有猫腻。虽然当年妞妞走后的第二年慕向北与陆左琪、顾若清在一场比赛中不打不相识成了好友。

         他们俩人与慕向北一样,因为家庭条件太好许多同学都是明面上不得罪。背地里不知道怎样想,难得遇到不看各自身份又互相欣赏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自此性格也开朗了许多,可大多数他在见到外人时依旧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这次居然主动向迟可可要礼物,还要一起单独吃饭,看来是一见钟情啊!有戏有戏,自己起码不用担心他会不给人家好脸色了。

         慕若川看这得意的慕向北,更是惊讶的不用说,没看出来这小子难不成开窍了。

         他俩默契的对视一眼,你懂得!

         接着陈舒芳又拉着迟可可问了一大堆问题迟可可知道她的好意并无没有耐烦把知道的情况都一一讲给陈舒芳听。

         聊了快一个钟头,迟可可见外面天色已黑漆漆的,起身打算告别。

         “陈阿姨,我明天早上就要开始训练了,天已经黑了我就先回去了改天再来拜访您和叔叔。”

         “哎呀,没事晚上留下来和我睡,我们接着聊,明天让向北带你过去。”

         陈舒芳还意犹未尽呢,聊了会天她就更加喜欢这个女娃娃了,自然想要多亲近些。

         “妈,部队晚上十点要查班的。”

         慕向北对自己这个呆萌妈妈实在无语,就跟以后见不着了似的,以她那性子整天在家又没事,还不待三天俩头往部队跑。

         “管它什么查不查班的,还不说句话的事,我就要小可可留下来陪我。”

         C市也没几个人敢说这样的话了,要知道藐视国家军法可不是小罪,可谁让人家有资本呢,老公疼儿子宠,个个还都是顶尖人物。

         慕若川一听夫人要和迟可可睡?那自己岂不是自己刚回主卧一晚上又要回书房?然后被佣人撞到再说自己工作太晚不小心睡着了。

         不行!绝对不行,上次被撞见都丢死人了。留下来可以住客卧还差不多!只是以舒芳的性子怎么可能让好不容易留下来的迟可可睡客卧?不可以让这种事情在发生。

         “部队里的规矩那能随便改,况且明天可可要早起,刚刚又受了惊,就让向北开车送可可回去休息,舒芳你说怎么样?”

         迟可可刚才还想着自己第一次来就住人家终归是不太好,可陈阿姨这期待的小眼神自己要如何拒绝她呢。现在慕叔叔这么一说自己也好摆脱了。

         陈舒芳一听这话,秒懂立马变样!

         “哎呀,都聊忘了可可给你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和你慕叔叔的儿子,你从小可爱追着他跑呢。叫慕向北,我还有个女儿在美国留学呢,叫慕柔雪和你一样大,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她一定会喜欢你的。向北呢今年26岁,身高1米85,无不良嗜好,现在隔慕叔叔公司做总经理同时也……”

         “妈,妈你说完了没有,说完了我送她回去了。”她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慕向北头疼,妈妈是觉得自己这条件找不到?想让人家当儿媳妇用得着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他也知道今晚肯定要自己亲自送她回去了不然还不得被闹个半死,倒不如抓紧送走这个财神爷。

         这边迟可可更是蒙圈,哪里是喊自己过来做客啊,原来重点在这!无非就是变样相亲啊?可能没有昨天那茬,还会觉得嫁给这么帅的一个男人也不错。

         现在她只想着千万别,嫁过去你儿子还不知道要怎么虐待我呢!

         慕向北这一举动在陈舒芳眼里就是,哦~原来儿子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和可可单独相处了。

         感觉胜利来的好简单,恨不得明天就能报孙子了,连忙答应好好好!

         只是她不清楚其中的情况,事情也并非她想的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