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sefont id="507482963"><track id="9324785016"><article id="Ohocgqyr7V"><col id="IHOFTKYR"><canvas id="JADBMQS"><dfn id="tIoJR"><bdi id="IHSPZJR"><caption id="52408"><td id="1938752"><var id="2430187596"><var id="58032"></var></var></td></caption></bdi></dfn></canvas></col></article></track></basefon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梦醒,盒子的秘密
        慕向北在家待了一个星期,那天他突然看到自己家妹妹在吃糖果,脑子里就开始想念起那个小胖妞来。

         奈何自己又没法去看他,妈妈现在天天在家里看着他。他只好偷偷吩咐一个佣人去孤儿院,带着些糖果并把他说的躲狗的方法口述给妞妞听。

         “怎么样?妞妞说了些什么?”慕向北见派出去的佣人回来连忙问起。

         “没…没…没说些什么。”佣人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怎么可能什么都没说?你确定话说清楚了嘛?”慕向北想着不应该啊!

         “回少爷,那小妞就是亲了我的手面一下,让…让我回来亲…亲…亲你。”

         慕向北轻声笑了笑嗯是妞妞的风格,随后他又黑了黑脸,这丫头居然敢随便亲别人,还让别人过来亲我!难道不知道欠着下次一块吗?

         佣人看着自己家少爷的脸一会红一会绿的深知情况不妙。

         “现在去多结三个月工资走人吧。”

         那位佣人也是苦恼,本以为是个邀功的机会可谁料…唉!

         又过了俩个星期后,慕向北的伤好的差不多了。爸妈也已经答应他可以领养妞妞,他终于抽出时间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那个小胖妞。

         这次他没有带任何吃的,因为他要带她回去吃。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妞妞已经在几天前离开了孤儿院。

         据院长说是妞妞的亲生父母带走了她。就这样一但错过就是很多年。

         从孤儿院回来,慕向北把自己关在房屋里不吃不喝谁也不让进,说什么也不听,整整三天三夜,吓坏了慕氏夫妇。

         自那以后他比以前更加沉默寡言,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段日子的每一个夜晚他都会痛恨自己,狠为什么当时不再早一点在早一点。

         同时他也在安慰自己会再遇到的会在遇到的。妞妞能被亲生父母找到一定会很开心的会很开心的。

         慕向北这边熟睡这,大宅内的三楼主卧里则是另一番让人窒息的气氛。

         回到主卧的慕若川,自然是开心的拉这自己夫人打算温存一下。毕竟上次因为女秘书冲他抛媚眼被她看到,他已经睡了半个月卧室了。

         自己夫人的脾气自己自然是了解的,没过几天便辞了哪位秘书。奈何那位她手头上项目太多,交接了十来天才好。

         “别闹,慕若川!”陈舒芳对自己丈夫也很无奈。

         怎么多年过去了,他真的没有辜负她的选择,现在子女双全家庭和睦,他待自己也是多年如一日。从未变过!陈舒芳心里也是很甜蜜的。

         “嗯…”慕若川哪能放弃如此大好机会。

         “先去洗澡。”慕若川一听妻子说这话就知道有肉吃啦!连忙爬起来拿衣服去浴室洗澡。

         躺在床上的陈舒芳感到有些口渴顺势拿起床柜上的水杯喝起来,也无意间看到了一个铁盒子,嗯难不成是慕若川要送自己的礼物。怎么还要密码?

         输了生日纪念日都不对,算了既然拿回来自然是送自己的留个惊喜等慕若川来开。

         十分钟慕若川洗完澡出来。

         “这是要送给那个秘书的嘛?”陈舒芳故意问慕若川。

         “哦对,你不说我还忘了,这是迟兄他拖可可带给我们的打开看看。”

         陈舒芳一听是好友的更来劲了。“可是要密码啊!可可和你说密码了没有?”“她说她爸妈说我们肯定知道。”

         “哦那肯定是当年他救我们的日子啊!”

         果不其然,打开了,盒子里有一部手机,还有封信。信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慕氏夫妇亲启,好像还有些水痕,看了才知道那不是水,是泪。

         若川兄,还有舒芳。当你们打开这封信时我和爱妻将在近俩日命不久矣。你们不必来找我也帮不了我,人生苦短这辈子我与柳晴并无什么遗憾。唯一的牵绊也就是我们的独女迟可可。将她送于你那里我很是放心!我会告诉她我们夫妻将会环游世界,手机时常会打不通,倘若她偶尔发来微信希望你能够代我们回上俩句让她放心。

         当然,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倘若有一天可可知道我们已不在人世,希望你们能够给予些许安慰,并且绝对要阻止她调查我们的死因。若是可以我愿意她终身都不知晓。

         好了没什么可说的了你们也别伤心,愿安好。

         迟氏夫妇留

         信刚看一半,陈舒芳的眼泪就哗哗的往下流,慕若川抱着自己的妻子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他们很痛心即将失去恩人与好友,同时也感动深深地体会得到好友写这份信时,哪种绝望以及对女儿的不舍与爱。

         这一晚对于慕氏夫妇来说必定是个不眠之夜,陈舒芳哭到很晚。

         慕若川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搂着自己的妻子,然而那个本身就萌芽那念头也随之长了根。